二百四十三章 我真希望你永远待在这里面
  杨星完全不敢相信,她震惊且茫然的看着杨芬:“不可能…不可能!”她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你在骗我,骗我!!!”
  杨芬的泪水止不住往下滴落:“对不起,星星,对不起…”
  颜沐晞起身,眼里如冰一样带着寒意:“你为何要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来获取你想得到的东西…”
  “对不起…”杨芬瘫软的坐到冰凉的地板上:“对不起。”
  颜沐晞嘴角勾出一抹凉薄的弧度:“对不起…这三个字不是所有肇事者做错事后,都能得到受害者的原谅。”
  “我真的是迫不得已…我当时在梧城真的无法生活了,而且当时我弟弟急需要用钱…”
  “够了!”颜沐晞打断她话,她眸子里闪过戾气,神色冷漠:“你的幸苦,凭什么要让别人来替你偿还。”
  颜沐晞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用语气很严肃说:“每个人的出生都无法选择,但这不是由你来做坏事的原因。”
  ……
  “别听了。”
  颜沐晞坐在床上,缩成一团,双手抱着膝盖的位置,她抬头看向许熠言:“我爸爸没有错。”
  手机里还播放着杨芬所承认的真想,颜沐晞特意录了音。
  许熠言熄灭手机:“是。”
  “可…”颜沐晞哽咽了一下:“我却没相信他。”
  “这不怪你,”许熠言温柔的声音飘进她的耳朵里:“当年的事情叔叔自己都没搞清楚。”
  他轻轻的拍了拍颜沐晞脑袋:“你们都没有错。”
  颜沐晞晞了吸鼻子,没有回话。
  几天后,颜先生去找了杨星杨芬母女俩。
  “你都知道了吧,”杨芬的眼睛十分红肿着:“对不起。”
  颜先生没接受她的道歉:“星星呢?”
  杨芬:“在楼上。”
  “叩叩叩…”
  “可以进来吗?”颜先生说。
  屋里的杨星一夜没睡,她的目光望向窗外,没有回答。
  “我进来了,”说完他打开门。
  杨星背对着他:“你来干吗?”声音又沉又哑。
  她自问自答:“来看我落魄的样子!”
  “对不起…”颜先生开口。
  杨星顿时一愣。
  至始至终杨星都是无辜的,这句对不起是他为以往对杨星的冷漠而道歉。
  杨星换了个坐姿,她面对着颜先生:“什么意思?”
  颜先生答非所问:“你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说完他转身而走。
  话落,杨星拿起枕头向颜先生扔去,她眼眶发红,咬牙切齿道:“我死也不会去找你!”
  颜先生一出门就和杨志明碰了个正着。
  但他没给杨志明一个眼神。
  “等一下!”杨志明叫住他。
  颜先生停下脚步。
  杨志明:“你怎么发现我和林奎的?”
  颜先生眼里是蔑视:“你以为天衣无缝的事,其实一直被别人掌握其中。”
  杨志明沉默。
  颜先生转身:“我倒是想问问你是怎样找上林奎的。”
  杨志明冷哼一声:“想知道,自个去查呗。”
  “你以为我查不到!”颜先生反驳回去:“你是被张蜜带进公司的吧。”
  杨志明怔住。
  说完这句话颜先生迈步离去,随后他开车去往了警局。
  林奎因触犯了多条法律,又加上私自挪用公司资金,被判五年有期徒刑。
  颜先生拿着电话看着隔音镜里的林奎:“你也没把我当成朋友。”
  林奎穿着警服,神色疲惫,短短几天时间下巴和唇上长满了胡子:“你不也是嘛,都把我弄进这不见太阳的地方了。”
  颜先生冷笑:“这是你咎由自取!”
  “哪有怎样!”他理直气壮说:“你什么都有,拿走你一点东西又如何!”
  颜先生失望的摇了摇头:“我的东西凭什么让你拿走!”
  “你说得是陈云吗?”
  话落,颜先生蹙了蹙眉,神色突变阴沉:“她不是东西。”
  林奎的嘴角勾出嘲讽的弧度:“那你还不是上了其她女人,还让她怀了你的孩子。”
  “哦对了,”林奎的眸子里闪过得意:“当年那药就是我指使人做的,你还得感激我,让你多了个女儿!”
  “闭嘴!”颜先生空着的手握成了拳头:“畜生!”
  “哦,”林奎还在笑:“你在和畜生说话,那你又是什么?”
  颜先先眼底的怒火被点燃:“杨星不是我的女儿,当年我没碰杨芬!”
  林奎顿时愣住。
  就在不久前,林奎收到了杨志明的电话,他告诉林奎,颜先生有个一直被安排在国外的女儿。
  因此林奎去细查了此事,找到了当年的大堂经理,他告诉林奎他当时把药给了一个从乡下来的服务员。
  来龙去脉林奎了解清楚,难怪当年他安排的女人为什么一直没等到颜先生,原来是被杨芬所截胡,才有了杨星。
  所以他和杨志明暗中合作,准备把颜先生打压下去。
  可林奎千算万算没算到,颜先生比他先了一步,还一直在怀疑他,偷偷的暗中调查他和杨志明。
  “林奎!”颜先生顿了几秒,眼里是冷淡:“我真希望你能永远都待在这里。”
  ……
  关上这段时间网上所传播的消息,我做出回答。
  第一:我的父亲没有做过对不起我母亲的事。
  第二:关于这段时间所传的私生女身份,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我父亲没有除了我和我弟弟以为的孩子。
  第三:我认为我家里的私事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你们凭什么站在道德制高点来指责我与我父亲,你们有了解过事情的缘由吗?你们知道真相吗?
  你们就凭借着一篇歪曲事实的报道就来攻击我和我父亲,你们追随大众,你们跟风就是雨,说得难听点你们就是没有脑子!!!
  最可笑的是我父亲用法律保护自己,维护自己的权利,还会被你们嘲笑,被你们侮辱。
  “鲁迅用文字来救人,而你们用文字来杀人。”
  紧跟着颜沐晞的这篇长文,上了热搜。
  但无声的攻击永不回停歇。
  题外话
  创了个围脖:这是妍文
  点击用户可以搜索到我,有关于的事儿,和一些番外我会发布在围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