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万族有乐,吾心何忧
  北境之巅,东临碣石。
  高耸入云的脉巅,雾蒙苍苍。
  一道气宇轩昂身影负手立于云巅,一袭风衣猎猎作响,男子的背后,整齐的跪伏着一群穿着铠甲的将士。
  “帝!八方君王来袭!吾辈十方节度使!”
  “吾辈云台二十八将!”
  “吾辈凌帝阁二十四臣!”
  “全数整装待发,亟待帝的一声令下!上阵杀敌!”
  “上阵杀敌!”
  将士整齐划一的声音仿佛穿透云霄一般,声如洪钟,劈开天地,欲要裂开这天地之间!
  山河欲裂,云层破碎!
  “帝”负手而立,望着这万里连绵河山,太平盛世,繁花似锦!
  “八方君王!就此停步!胆敢往前一步者!杀无赦!”
  “帝”张开口,声音贯彻天地,如有神威一般,震慑来犯之敌!
  “你自诩为帝,狂妄自大!如今各国震怒,诛神令落下,你必死无疑!我已布下千军万马,必取你项上人头,歃血祭旗!今日你国,北境门户必然大开!华国,注定轮八大君王铁蹄下的亡魂!”
  遥遥一道声音传来,带着千军万马的轰鸣,铁蹄踏至!
  北境关卡,危在旦夕!
  八束光影而至,君王降临大地!
  “多年的夙愿,终有一结!今日,以八位君王之血,送我成就神位!”
  “帝”轻轻握动右指的铁指环。而后,眼睛寒芒四射,杀意滔天!
  石破天惊,天光俱散,这一战惊天动地,山崩石裂!
  这场旷世战斗整整经历了三天三夜!
  北境之巅,山脉赫然大片被磨平,厮杀布满洁白的雪脉!
  曾经冠以圣峰之名的洁白“帝”脉,如今化作一片死寂。
  天地苍茫,白驹过隙。
  风在“帝”的耳边吹过,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一人。
  八大君王,尽皆湮灭!
  君王的万军铁蹄,尽数覆灭!
  “帝”脉之巅,八枚头颅整齐的挂着一排。
  这世间,从此陪伴他们的,只剩下天地之间一片雪白和永恒的孤寂。
  三日后。
  举世震惊,各国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
  八大君王无一生还,“帝”之下落无踪。
  天榜之上,排名悉数清空,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神位。
  “帝”!
  一年后。
  江城。
  九月授衣,天气微凉。
  十年了,他终于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
  可是,故人已去,伊人又在何方?
  西城陵园。
  天色微蒙,小雨淅淅。
  一场秋雨,增添了几丝寒意。
  一位一米八五的男子,穿着一身漆黑的风衣,带着宽阔的墨镜,举着宽大的雨伞。
  他的身形巍峨,五官刚毅,宛如刀削一般坚毅,剑眉星目,如果有少女见到,定是惊呼这是天下第一俊美男!
  男子紧紧的盯着矮小的墓碑,上面的照片和刻着的墓志铭让他落泪。
  “十年了,爸,妈,孩儿终于回来了,孩儿不孝!子欲养而亲不待,孩儿如今功成名就的回归。但是,你们却再也看不见了!”
  男子放下手里的黑伞,摘下墨镜,不顾他一身昂贵的风衣沾染泥土,他跪伏在墓碑面前。
  “嘭!”
  “嘭!”
  “嘭!”
  重重的三声响头。
  雨落的越发的大了,似乎上苍也在为他默哀。
  “帝儿,妈妈的肚子里有个小宝贝,你希望是弟弟还是妹妹呀?其实妈妈希望她是妹妹,有个你这么懂事的哥哥,一定非常宠妹妹的!”
  “帝儿,过几天妈妈带你去国外旅游!你爸爸他工作繁忙,暂时脱不开身。不要想太多了,就是普通的出去旅游,很快就会回来了。”
  “帝儿,真是抱歉,妈妈恐怕不能陪你去国外了。不过机票和生活用品妈妈已经准备好了,这里还有一张黑卡,你想要吃什么买什么都可以,一定要让自己开开心心长大啊!”
  “帝儿!你还听不听妈妈的话了?飞机还有半小时要起飞了,你赶紧给我上飞机!你要是不听话,妈妈可就生你的气了!”
  “帝儿!永远不要回来了!这里不再是家了!你记住,妈妈爱你,爸爸也爱你!妹妹也爱你!你一定要忘记这里啊!”
  飞机起飞产生的巨大轰鸣声,那是他烙的通红的记忆。
  那一天,他记得晴空万里,飞机飞了好高好远,直到下面的高楼大厦变成星星点点,直到再也看不见他的双亲。
  云层上的世界,仿佛天堂般软和。
  而他的心,却是坠入冰窟。
  韩帝从回忆之中抽离了出来,他浑身已经被雨淋湿。
  “我韩帝同八王之战之中存活下来,我命不该绝,让我回到江城。这一切都是上天的旨意,上天指引我回到梦开始的地方!”
  “我不相信我的父母是意外死于车祸,这背后,一定藏着某人的黑手!我韩帝,定要揪出这幕后黑手,以祭奠父母在天之灵!”
  “还有我的亲生妹妹,她躲过了那场车祸,但是她如今又在何方呢?”
  这是他无数次魂牵梦萦的故乡啊!
  韩帝轻轻的除去父母墓前的杂草,眼神流露出少见的温柔,眼眶晶莹泪珠混杂着泪水落下。
  “爸,妈!杀害你们的幕后凶手,我一定会找到的!孩儿现在过得很好,希望你们九泉之下也能安心。”
  “妹妹我也一定会寻到的!长兄如父,她若还在的话,我会代替你们给她最好的爱!”
  风呼呼的挂着,秋雨越发的寒冷。
  肃杀的气息从韩帝身上不断散发出来。
  “天呀!你在干什么?这么大的雨为什么不撑伞!”
  突然,在韩帝的身后传来一阵婉转动人的声音。
  一道白色的雨伞为韩帝撑起。
  韩帝回头,雨水浸染了他的头发,几缕头发不羁的垂在额前,增添几分浪人感,显得成熟魅力。
  白舒望看着韩帝的脸庞,心脏突然砰砰直跳,天呐,竟然会有这么英俊的男人!
  眉目之间带着唏嘘和沧桑,仿佛阅尽世事般的成熟和稳重,从他的脸上,白舒望觉得这是一个有很多故事的男人。
  “这样会感冒的。”
  “谢谢谢”
  韩帝有些笨拙,身为君临世界的“帝”,从来只有别人对他卑躬屈膝的地步,哪曾轮到他对别人说一声道谢?
  “这样吧,我的车停在外面,你身上全被淋湿了,我车上有毛巾给你擦擦,感冒了可就不好了。”
  韩帝一愣,白舒望还没等他同意,直接拉着他的手腕,自顾自向前走。
  “虽然你们男人体质好,但是也不能这样祸害自己身体呀!对了,我这里还有几粒感冒药,你一会也赶紧吃了吧。”
  韩帝看着白舒望的侧颜,她关心的语气好像自己的母亲。
  白舒望正值二十芳龄,清纯惊艳,漂亮动人,在江城的女神排行榜之上,那也是排名第七的存在。
  韩帝心里一阵暖流,十年了,这还是第一个人对他如此关心。
  “帝”在属下面前,从来都是冷峻的一张脸,他需要借此震慑三军。下属们觉得“帝”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尊贵存在。
  殊不知,“帝”落凡尘之后,也是如同普通人般有血有肉。
  天气突然间晴了。
  雨也不再下。
  白舒望莞尔一笑“天晴啦,没想到天公也作美呀!”
  韩帝看着白舒望的笑颜,如同三月初春,莺飞草长,寒泉解冻,他的心里,万年的冷酷玄铁似乎在消融。
  嘶!~
  突然,一连串的急刹声音响起。
  一辆跑车迈凯轮方向盘猛打,漂移入弯,精准的停到白舒望的跟前。
  “望望!我到处找你,若不是岳父告诉我你的位置,真的要急死我了!”
  来人正是有名的江城四大恶少之一,吴天宇!
  白舒望看见吴天宇出现,秀眉微蹙,脸上浮现不耐烦的神色。
  “吴天宇,我跟你说过,我对你没有兴趣,请你以后不要叫我望望,我和你没有好到这种关系。还有,请不要叫我爹岳父!”
  吴天宇没有生气,咧嘴笑道“望望,你成为我未来的妻子,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我爹过几日便会亲自上门提亲,到时候整个江城有头有脸的人物皆会前来祝福我们。你家现在什么情况你还不清楚吗?相信岳父会做出正确的抉择的。”
  白舒望脸色惨白,白家的企业最近一段时间连连挫折,产业大幅度缩水,再这样下去,恐怕就保不住了。
  父亲为了挽留危机,从早到晚焦头烂额,华发滋生。
  她深深的明白,在家族大义面前,父亲肯定会选择牺牲掉她的爱情的!
  “小望望,不要害怕,我肯定会好好疼你的!”
  吴天宇邪笑着,伸手想要朝着白舒望滑腻的小脸蛋上刮一下。
  啪!
  一声惊响!
  吴天宇惊恐的缩回手掌,瞬间,他的手掌通红无比!
  “小王八蛋,你竟然敢打你爷爷我!你可知道我是谁?你是不是想死!”
  韩帝无视掉吴天宇的蹦跶,看着白舒望冷冷道。
  “你不想嫁给他?”
  这番话冷峻而有力,充满了庞大的自信,仿佛只要她点头,从此他赠与她一场自由!
  “嗯!”白舒望点头。
  “好!”韩帝沉声道。
  “好你个王八蛋好!你脑子残疾了?我和望望的婚礼轮得到你这个丝插嘴吗?”吴天宇破口大骂,他好不容易消肿红色。
  韩帝冷冷的看着吴天宇。
  “现在,你可以给你家里人打电话了。”
  “打电话干什么?”
  “给你收尸!”
  dhizhidianfengzhanshe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