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父母心血,岂可让人!
  “什么?你说宇儿死了?这怎么可能?在江城这个地上,竟然有人无视我吴家,杀害我的宇儿!该死啊!凶手究竟是谁,我要让他偿命,我要让他碎尸万段!啊啊啊!”
  “禀告家主,杀害宇公子的人,是一个身高一米八五的男子,在他身边的还有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
  “是谁?”
  “她是宇公子的未婚妻,即将成为您儿媳妇的白舒望啊!”
  “白家!你竟然敢动我的宇儿,我要让整个白家给我的宇儿陪葬!”
  ……
  “韩帝,要不我给你找个酒店休息休息?我晚上还有事,带着你不方便。”
  “我跟着你。”
  “我都说了不方便,你还要我说几次?我要去参加别人的订婚宴,你又不认识人家,去凑什么热闹?”
  “我跟着你。”
  “!……&”
  白舒望一脸生无可恋的停在帝庭环球大酒店的停车场。
  这个就整个一牛皮癣啊!怎么甩都甩不掉。
  “我警告你!一会进去之后,你一句话都不要乱说!有任何的行动必须先行汇报给我!”
  白舒望不放心的吩咐道。
  韩帝点头,表示明白。帝庭环球大酒店,十年前属于韩家,十年后韩帝回归,它却换了主人。
  经过十年的发展,进入帝庭环球大酒店的门槛越来越高。
  江城的上层名流们,当属选择帝庭环球大酒店为宴会的第一选择,而寻常的普通人,皆是以能够进入帝庭环球大酒店为荣。
  赵氏集团的掌权者赵耀星之女赵秋梦的订婚之宴,自然是无比的奢华。整个酒店提前停业一周,目的是准备一场世纪订婚宴!
  这一切的宠爱全部给到赵秋梦的身上。
  这场订婚宴赵家筹备了足足一个月,请到了江城所有的名流上层,甚至连赵秋梦的儿时好友都请来了。
  整个订婚宴呈西方式,宴会极尽奢华,高档的香槟,昂贵的佳肴,浪漫的现场布置。
  韩帝顺利的跟在白舒望的身后进入宴席。
  里面三两人群聚在一起,或者风趣聊天,或者对饮香槟,他们衣着华丽,名贵腕表,满脸得意之色,这些突出他们身份的不凡。
  “先生女士,请问需要点什么?”
  服务员推着装满酒水的推车,面带微笑的说道。
  “不用了。”
  韩帝淡淡道,同时从风衣的内置口袋里摸了摸,几张绿油油的纸张被抽了出来。
  “谢谢,谢谢!”
  服务员看着韩帝放在车上的小费,喜出望外,她连连道谢,激动的将纸张放进兜里。
  平复激动的心情之后,服务员躲到一个角落里,激动的掏出这沓纸。
  这是美钞!
  足足十张大美钞!
  服务员频繁回眼望向韩帝的背影,她只觉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比不上眼前这个男人。
  赵家的掌上明珠,赵秋梦的订婚宴,来者皆是江城名流。
  但是,随着韩帝的出现。
  气质上无人能于韩帝相比!
  韩帝自带帝王之气,冠绝全场,镇压的所有人不敢直视!
  他随意出手,便是数张美钞!
  他负手而立,就是全场的焦点。
  遗世而独立,一枝独秀,纵然赵秋梦是全场的焦点,但是也难掩他炽热的光芒!
  白舒望感觉有点不对劲了,这个韩帝天生aoe吸引力啊!怎么全场都在看他!
  “这人的气质太独特了!虽然我出入江城的各大高端场所,不说全认识,至少见多絕大多的公子爷,但是像他这般的,我今日也是第一次遇见啊!”
  “莫非是某家族之中不出世的后辈?”
  “赵家不愧是即将晋升为江城第五大家族的存在了,这等人物前来捧场,看来赵家要腾飞了啊!”
  尽管主角未出场,但是只要来人足够显赫,那都是赵家脸上的光。
  韩帝站在聚焦之中,目光一扫全场,脸上却浮现一丝落寞。
  “十年前,这本是韩家之物。”
  随即,落寞消失,换上一贯的冰冷。
  “韩帝。”白舒望轻轻唤了一声,她感受到韩帝情绪的变化。
  那一瞬间,她觉得周围的空间变化了,一股肃杀的气味弥漫,她仿佛置身炼狱场之中。
  但是很快,这种感觉消失了。
  韩帝缓缓吸了口气。
  “父母心血,岂可让人!”
  十年间,韩家失去一切,家破人亡,双亲惨死,亲妹失联!
  韩帝镇守北境八年,化用“帝”名,默默无闻。
  十年来,他镇守北境,分身乏术,当他得知双亲离世的那一刻,寒风君王正在率军进攻!
  那一战,他杀的眼眶通红,浴血奋战,杀到寒风君王闻风丧胆,节节败退!
  孤身一人,面对万人精锐!
  一人一刀,血染边疆!
  世人皆知东方古国有一尊真神,名为“帝”,携带万名“帝”军男儿,守卫边疆!
  八年来,“帝”无数次击退八大君王的进攻,换的华国一片盛世太平!
  但是,“帝”的身份,总是蒙着一层面纱,谁也不知道“帝”的真名。
  八大君王的覆灭,韩帝也得以从北境退下,荣归故里。
  他需要去完成心里的执念。
  韩帝曾无数次托人去查当年事件的真相。
  在最终一战的前一夜,他终于得到了当年事件的全部真相!
  设计陷害他父母的人,正是父亲一直无比信赖的兄弟,赵耀星!
  今日他全身归来,必沉冤当年真相,还双亲一个公道!
  在这个时候,韩帝望见不远的一小戳人,这群人谈笑风生,韩帝只觉得他们眼熟,走了过去。
  韩帝有些意外,这些人是他的高中同学。
  一晃十年过去,倒是快要认不出来了。
  离开的时候,他正是十五六的稚嫩年少。待到归来之时,已然二十五六的成熟稳重。
  “韩帝,你认识他们吗?”白舒望有些疑惑。
  “高中同学。”
  白舒望闻言心里喜出望外,赶紧道“那你跟你高中同学叙旧,我就不打扰了。”
  然后,白舒望逃也似的飞离这里。
  终于摆脱这个古怪的人了!本姑娘终于轻松了!
  这一群男女看见韩帝走过来,步伐不大,但是透露出高贵而沉稳的感觉,一举一动,衬托出韩帝气质非凡。
  几位女子眼中带着惊叹之色“他是”
  “他看上去有些熟悉之感,有点像当年的韩家大少呀!”
  “不可能呀,不是说韩大少已经死在外面了吗?十年都杳无音讯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怎么可能!”一个戴眼镜的男子努力想要看的更清楚,“十年前韩家发生了一起重大车祸,当时的韩大少的父母全部死于车祸之中,这个时候韩大少早就消失一段时间了,据说是已经投江自杀了!”
  “韩家的千金又失踪了,车祸之中没有找到她的尸体,也不知道现在还活着吗?”
  “十年了,当初仅有六岁的小姑娘,想要活到现在,难啊!”
  韩帝听力惊人,隔着十几米的距离都能听见他们谈话。
  “颜菲,你高中的时候不是暗恋韩大少吗?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当年他根本看不上你呀!现在来了个长的七八分像的人,这不赶紧上去拿下?”
  “别瞎说,谁暗恋那个冷漠的韩大少了?我可没有说要看上他的意思,只不过仗着他家里有点钱罢了,整天冷冰冰的跟个木头似的。更何况,那个韩大少已经死了,就算没死,他现在根本就比不上眼前的这个男人。我一看见他我就浑身酥软起来了。不说了姐妹,看我的!”
  颜菲自信一笑,将低胸晚礼服往下拉了拉,拿出小镜子精致的补了补妆,然后挺起高傲的头颅,露出微笑朝着韩帝走了过去。
  正当颜菲接近韩帝的时候,颜菲故意身子一倾,装作意外跌倒的模样,朝着韩帝的怀里倒进去。
  颜菲极其自信,普通男人的下意识动作就是搂住她。
  但是,韩帝可不是普通男人。
  韩帝看着颜菲突然朝他跌倒,眉头紧皱,身子轻轻一侧,颜菲直接扑了个空,极不文雅的摔在地上。
  “哎呀!”
  顿时,全场的注意力全部聚焦过来。
  颜菲抬头微怒道“你是不是男人?看我跌倒了你也不来扶扶我?”
  韩帝看着颜菲的浓妆,他回想起高中时代,这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使用简陋的伎俩啊,当年的时候,她似乎还想追自己来着。
  颜菲是什么人,韩帝早已看透。她仗着有几分姿色,已然在高中男生中勾搭了一个遍。
  只是,韩帝并不吃这套。
  几个女生看见颜菲跌倒,连忙跑过来扶起。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看见女士跌倒也不扶着,是不是个绅士啊!”
  “就是,看着外表人模狗样的,没想到却是一个野蛮的粗俗男人。”
  这,就是当年的同学啊!
  似乎一切都没变化。
  “这个臭脾气倒是和高中那个韩大少一模一样!”颜菲啐道。
  韩帝并未理她,转眼望向正中央,订婚宴的正主已然出现!
  dhizhidianfengzhanshe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