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曾漂泊十年
  赵秋梦穿着一袭洁白的纱裙,款款而来,聚光灯打在她的身上,衬托出一股出尘的仙气。
  红毯之上,赵秋梦如同仙女一般,面带微笑。
  这就是赵家的千金大小姐,赵耀星的掌上明珠宝贝!
  “不愧是赵秋梦,真的美的像仙女一样啊!只可惜我的梦中女神今天要订婚了,真是人生一大遗憾啊!”
  “如果我能娶了赵秋梦,让我少活十年都行!我就是馋她身子啊!”
  “你们都别痴心妄想了,赵秋梦的另一半,那可是京都来的少子爷啊!人家家境又好,人长得又帅,有钱多金!你们这群虾鱼土狗癞蛤蟆,拿什么跟人家比?”
  “”
  场上不少年轻男子情绪激动起来,纵然都是天之骄子,但是在赵秋梦的面前,他们感觉卑微到尘埃里。
  不少人以能够接近赵秋梦而感到无上光荣,甚至赵秋梦只是看了他一眼,足以让他兴奋上好几天。
  韩帝盯着赵秋梦,冷哼一声“今日你万千荣光,无数宠爱汇聚一身。当日你赵家落魄不堪,可曾记得是谁赠你家一场尊荣?我的未婚妻。”
  几个男的靠了过来,他们看见了颜菲摔倒的一幕。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美女跟你说话,你非但不回话,还让她摔倒在地,这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态度吗?”
  为首的一个男子,带着黑框眼镜,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宋俊,赵秋梦的高中同学,现在某家上市公司当总经理,人前风光无限,走到哪里都是别人簇拥的对象。
  他手里拿着一支香槟,一脸狂拽的表情盯着韩帝,他正愁没有机会可以在老同学面前装个逼,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不过,韩帝并未理会。
  宋俊的脸色有些难看,旁边的老同学都看着在,韩帝直接无视他让他颜面大失。
  “警告你,给我把头转过来,看着我!你欺负美女还有理了啊?信不信我把这件事告诉赵秋梦,我让她直接将你赶出去!要知道,赵秋梦可是我高中最要好的同学!”
  韩帝目光依旧看着赵秋梦。
  宋俊脸上无比难看,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无视,就算是泥菩萨那也有三分火气吧!
  为了挽救自己的尊严,宋俊决定必须做点什么。
  “喂,你真以为自己长的好看就可以无视别人?妈的老子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小白脸!真以为有人包养你就能上天了?信不信我让你见识下社会的毒打?”
  宋俊抬手,直接搭在韩帝的肩膀!
  刷的一下!
  空气骤的寒冷下来了。
  世人皆知“帝”恐怖,殊不知“帝”为何恐怖!
  宋俊突然浑身一颤,打了个寒噤,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感觉坠入冰窟的感觉!
  韩帝缓缓转过头,轻轻吐出几个字“你自己选择一个死法!”
  塞外征战数年,韩帝的反应神经早已超出常人,只要有人从他身后靠近他,无论敌友,他一律杀无赦!
  宋俊脸色难看的说道“要我死?你可知道这里是哪里?”
  还没等宋俊说完,一股巨大的暗劲从韩帝的肩胛处爆炸而出。
  宋俊如同触电一般,他的手掌不受控制!
  滋滋滋!
  宋俊手掌突然咔嚓作响,很快,宋俊震惊的发现,他的手掌正在以一种夸张恐怖的姿态扭曲着。
  “啊!我的手!”
  宋俊忍不住嘶声喊叫起来,身子无力的朝后退,他不敢触碰他的右手。
  咔嚓!
  一阵清脆的骨折声,宋俊的手赫然折断了。
  宋俊的喊叫声吸引到全场所有宾客的目光。
  在外人看来,宋俊只是碰了碰韩帝的肩膀,然后宋俊如同见鬼一般,疯狂的后退,突然间他就狂喊狂叫起来。
  反而韩帝是一脸淡然的看着宋俊,面无表情,肢体没有任何动作。
  “宋俊!你的手!”
  几个高中同学连忙跑过来扶着宋俊,颜菲怒视韩帝一眼。
  “你这人怎么这样?宋俊只不过碰你一下!”
  从颜菲的视角来看,宋俊的右手爆炸是在他闪电般触离之后的事情。
  况且从头到尾韩帝也没有动一下手。
  但是,颜菲只想趁着这个机会往韩帝身上泼脏水,一会赵秋梦过来的趁机打报告。
  她相信凭借赵秋梦的能量,解决这个装逼的人不要太轻松!
  “魔,魔鬼啊!”
  宋俊双目涣散,最后惊惧几声之后,突然昏厥过去。
  韩帝瞥了一眼宋俊,冷笑一声,不过是因为疼痛晕死罢了,真是没用的废物。
  一个学医的高中同学摸着宋俊的脖子,发现失去了脉搏,对着周围无奈的摇了摇头。
  “没脉搏了。”
  “啊!不可能吧!”
  周围人纷纷惊呼。
  不过,要知道韩帝所用的手段,岂是常人能探查出来的?
  他能轻易制造出最完美的假死状态!
  对于宋俊,若不是他念了昔日同窗情谊,早已让他当场暴毙了!
  这简单的出手,只是稍作惩戒,给宋俊个记性罢了。
  赵秋梦眉头紧蹙,在她的订婚宴上,竟然有人胆大包天不给她面子,聚众闹事?
  “秋梦,你可要为我们这群高中同学主持公道啊!宋俊不过是碰了他一下,竟然被他痛下杀手!”颜菲赶紧跑到赵秋梦的身旁,哀声哭泣。
  “什么?他杀了宋俊?”赵秋梦眼神霜寒,朝着韩帝望去。
  “是啊,他胆敢在赵家的宴席上捣乱,这分明是不把赵家放在眼里啊!”颜菲怨毒的说道。
  只要能激起赵秋梦对韩帝的愤怒,她敢张口就胡乱造谣。
  韩帝朝着赵秋梦缓缓走去。
  忽然,赵秋梦一抹熟悉的印象涌上心头。
  那个男人?真的是他吗!
  一袭黑色宽阔的风衣,略带唏嘘沧桑的脸庞,眉宇之间英气十足,成熟男人的魅力尽显。
  虽然十年过去了,在她面前,现实与记忆中那双脸庞逐渐重合。
  她的帝王,她魂牵梦萦多年的男人,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曾经许下的山盟海誓,永远在一起。
  他告诉他,总有一日,我要让这江城放满烟花,举城为你庆生!
  可是,在她成年礼那天。
  他消失了。
  从此石沉大海,了无音讯。
  他带着他的承诺永远的离开。
  这一离开就是十年!
  视野终于清晰了,韩帝站在赵秋梦的面前。
  轰!
  霎那间,一声惊雷在赵秋梦的脑里回响,她捂住嘴巴,眼角不断有泪水簌簌落下,她精致的妆容点点的晕染开来。
  “秋梦?你怎么哭了?”颜菲焦急道。
  “真的是你,你回来了”
  赵秋梦呢喃自语,怔怔着。
  “秋梦,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呀?他刚才当众大打出手,你的高中同学宋俊现在还昏迷在地上呢!他就是杀人凶手,罪魁祸首,这个人肯定是存心想要来破坏你的订婚宴的!”颜菲不断的往韩帝身上泼脏水。
  颜菲心里冷哼一声,就凭我和赵秋梦的关系,她肯定会站在我这一边。而且,让颜菲有恃无恐的底气,这可是赵秋梦的订婚宴啊!品格相当之高,来人都是各界名流上层,韩帝在这里出手,无疑是狠狠打了这些人的脸。
  “闭嘴!”
  一道严厉不耐烦的声音响起,颜菲不敢置信打断她的人,竟然是赵秋梦?
  怎么可能?秋梦我可是你的闺蜜啊!这些年来,颜菲通过各种手段接近赵秋梦,她苦心经营的关系在霎那间,崩塌了!
  “秋梦!你怎么帮着外人”
  还没等颜菲说完,赵秋梦直接扬起藕臂,五指张开朝着颜菲的脸上狠狠扇去!
  啪!
  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颜菲的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起了红印子。
  颜菲懵了,她怔怔的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赵秋梦,她不敢相信赵秋梦对她下手了,为了一个男人打了她!
  “秋梦,你竟然打我?”
  “哼!今天是大好的日子,禁止任何人在酒店里胡搅蛮缠。保镖,将这个泼妇拖出去,永远禁止入内!”赵秋梦面若霜寒。
  “是!”
  几个身材健壮的保镖强势的上前,直接将颜菲架出场外。
  “秋梦!你别被他鬼迷心窍了啊!我可是你的闺蜜啊!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明明是他有错在先,为什么你要赶我出去!秋梦求求你,别赶我出去!”
  颜菲嘶声呐喊的声音愈发的弱小,渐行渐远。
  “真抱歉,混进来跳梁小丑,不过现在已经安静了。”赵秋梦不好意思的开口。
  “韩帝,真的是你吗?你终于回来了。”
  赵秋梦轻轻开口,深情凝望着韩帝。
  “是的,我回来了。”
  “可是,你却要嫁人了。”
  韩帝平静开口,但是却在赵秋梦的心里炸起一阵惊雷!
  赵秋梦的眼神有些闪躲和犹豫。
  “其实,这只是订婚宴而已。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帝,你能告诉我,这些年你都去哪里了吗?”
  韩帝凝望着赵秋梦的眼神,他读懂了一些东西。
  在帝庭环球酒店的门口,他就想过,如果赵秋梦一如十年前,他会选择掀翻整个订婚宴,强势带人离开!
  但是,十年过去了。
  物轻易的都会改变,更何况人呢?
  赵秋梦望他的眼神里,早已失去了当初的存粹,眼眸依旧好看,但是韩帝已经读不懂了。
  秋梦,我多希望你能和从前一样。
  韩帝心里有些微凉。
  “四海漂泊罢了。”韩帝淡淡回道。
  dhizhidianfengzhanshe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