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2章 强势
  猛然一下。
  韩帝直接将瑶槐甩开。
  瑶槐被甩在地上,颇为凄惨的模样,但是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她半瘫在地上,努力撑着脖子看着韩帝。
  这个举动,风情万种,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
  微微露出的春光,让韩帝腺上肾素激发,整个人仿佛死灰复燃一般。
  “帝哥,看来这玄尊女帝不能让你尽兴啊。”
  瑶槐微微失望,但是对于韩帝的强大更加的欢喜了。
  “若不是槐儿无法现在让帝哥触碰,否则槐儿绝对不会看帝哥如此的难受的。”
  说着,瑶槐从地上慢慢爬起来。
  她朝着韩帝微微走过来。
  韩帝直接伸手,试图去夺下瑶槐轻薄的衣衫,但是却被瑶槐轻松的挡下。
  “你!放开我!”
  韩帝嘶吼一声。
  他的整个身体被瑶槐给固定住,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这也足以说明瑶槐的滔天实力。
  虽然从万年前到现在的重新苏醒,但是她此前的实力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谁也不知道瑶槐此刻的真正境界究竟多高!
  瑶槐慢慢走到韩帝的面前。
  然后,瑶槐慢慢递上薄唇,在韩帝的嘴唇上轻轻一点。
  那一刻!
  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在韩帝体内上下不停的游走!
  韩帝整个人身躯开始抖动起来!
  仿佛一股来自遥远的苍古力量冲入他的体内!
  这股力量甚至连他体内的七宗罪之手都抵抗不住!
  他的眼前世界变的不断地晃动。
  黑白不停的闪动。
  这是濒临昏厥过去的前兆。
  瑶槐颇为难过的看了一眼韩帝“帝哥,请原谅槐儿,只能暂时选择让你睡一觉了。”
  “你我之间的力量差距太大,现在你应该明白了,为什么槐儿不能将自己给你的原因了。”
  “仅仅是亲吻你,就险些让你丧命啊。”
  砰!
  韩帝身体僵硬,眼前一黑,顿时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瑶槐看着沉睡过去的韩帝。
  她慢慢的开口“绫子,你可以进来了。”
  在外面迟迟不敢进去的川合绫子,听到主人的喊话之后,终于是敢走进去。
  “主人。”
  瑶槐背对着川合绫子,淡淡开口“我会带他离开,你留在这里吧。”
  “是,不过主人要去哪里呢?”
  “带他去寻找这世界上最优秀的女人,只有最漂亮,实力最强大的女人才能得到他的宠爱,其他的女人,甚至沾染一次,都会让我绝对羞辱。”
  强大的控制欲从瑶槐的口中说出。
  川合绫子吓得浑身一颤。
  她赶紧低头回应“是。”
  下一刻。
  当川合绫子抬起头的那一刻,瑶槐便是已经抱着韩帝消失在别墅大厅之中。
  除了这里看起来颇为迤逦春光的现场,有一些荒乱狼藉,人已经走,楼也空了。
  “这个姐姐带哥哥去哪里了?”
  “去做重要的事情了。”
  “有什么事情不能带着小落一起做吗?”
  “你还小,以后就懂了。”
  “哼。”
  小落嘟着嘴,有些不高兴,大人们总是将她当成小孩子,可她才不觉得自己是小孩子呢!
  川合绫子检查了一番别墅,发现此刻玄未央正躺在房间里休息。
  她有些头疼,不知道玄未央醒来之后,该如何安慰她呢?
  虽然说她当初也经历了这一些,但是她很快就接受了。
  按照她理解的玄未央的性格,这种强势的女人,应该很难接受这件事情吧。
  上京。
  偏僻小院之外。
  晋风骨和天机原本正在院子里互相下棋博弈。
  突然手持黑子的天机突然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晋风骨也察觉到门外不对劲,似乎有什么特殊来客出现。
  “出去看看?”
  “看看。”
  两人起身,放下激战正酣的棋局,选择出门看看究竟是何方来客。
  当他们走到院子外的时候,赫然发现半靠在路边的韩帝。
  此刻韩帝正昏迷不醒。
  “韩帝?”
  “怎么是他?”
  两人连忙上前扶着韩帝,晋风骨为其把脉,确定韩帝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天机则是环顾四周,不断地寻找可疑人物,但是并没有看见其他人。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并且还是昏迷的,谁会把他打到昏迷?”
  “我更好奇的是,是谁将他送到这里的?”
  “难道,是那个人吗?”
  两人不约而同的回忆起星觉遗址之中的那个女人。
  凭借一己之力,便是让全场千人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恐怖女人。
  “难道是她将韩帝送到这里的吗?”
  “她的动机又是什么?”
  “管他什么动机,现在赶紧将韩帝带进院子吧。”
  两人紧接着将韩帝抬了进去,寻一个房间住安置下来。
  这个时候,屋内的其他女人都还没回来。
  此刻只有天机和晋风骨两个人。
  “你看韩帝的手臂。”
  晋风骨率先发现异状,他抓住韩帝的手臂,抬起来一看,赫然发现韩帝的手臂上一段段的神秘符文盘踞,并且都是紫色的。
  “七宗罪之手的最后一场试炼?”
  天机下意识的开口。
  “根据这个颜色判断,再根据我们离开碑墓已经如此长的时间了,韩帝应该是迎来了最后一项试炼了吧!”
  晋风骨有些感慨“是啊,当初我们谁也想不到,韩帝竟然能够一路走到今日,每一场试炼都扛下来了。”
  “好多次,他真的差点就要死了。”
  天机点了点头“所以这最后一场试炼,不会就是那个吧?”
  晋风骨面色凝重“应该是的。”
  “那个女人把韩帝扔到这里,目的难道是?”
  “她很清楚韩帝身边有什么女人。”
  “我们该怎么办?娄光音,李苑清,以及晋巧兮她们三人,不就是那个女人盯上的目标吗?她这是想让这三女替韩帝度过最后一次试炼吗?”
  “为什么,她对韩帝如此的上心,但她自己却不愿意帮韩帝度过这一次试炼?”
  正在这个时候院子外传来声音。
  “爹!”
  “师傅!”
  “我们回来了。”
  三女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了。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晋风骨和天机倒是不会相信,原本那么敌对的三人,竟然变成如胶如漆的闺蜜一般。
  不得不说,这个娄光音在处理人际关系上还是十分有一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