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3章 聊表心意
  “你们在聊什么呢?”
  晋风骨和天机赶紧走出房间,然后关上藏着韩帝的房间。
  他们暂时还不想让韩帝的事情被这三个人知道。
  这件事太过复杂,一时半会还说不太清楚。
  “爹,你们是不是背着我在做什么呀?”
  晋巧兮狡黠一笑,然后朝着两人走了过去。
  两人赶紧摇头:“没有,什么事情都没有。”
  晋巧兮可不信。
  “明明就有,你还不承认。”
  “让我看看!”
  晋巧兮扒开了两人,顺势推开了房门,然后愣住了。
  她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后面的李苑清和娄光音也是一阵错愕。
  “巧兮,发生什么事情了?”
  二女也纷纷上前,赫然看见韩帝正躺在床上。
  “他怎么会在这里?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会成这个样子?”
  一连三问。
  哪怕是晋风骨和天机都难以回答这个问题。
  他们也是一脸蒙蔽的状态。
  大厅。
  五人围坐在座位上,没有人率先开口,场上的气氛十分的沉默。
  寂静无声。
  无人作声。
  终于,娄光音率先打破了这片平静。
  “韩帝,他是突然躺在门外的吗?”
  天机点了点头。
  此前他简短的将事情经过和眼前人说了一遍。
  对话又中断了。
  正在几人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推门的声音。
  众人回头望去,发现是已经醒来了韩帝。
  韩帝有些疲惫,当他察觉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地方的时候,第一时间便是在打量周围的情况。
  不过,他却看见了几个老熟人。
  于是韩帝直接开口问道:“这里是哪里?”
  娄光音回答:“上京。”
  “我来到上京了?”
  韩帝满脸疑惑。
  天机这个时候起身,赶紧让出一条位置:“韩帝你过来坐下,先喝点水,你回忆一下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会突然躺在我们院子的门外。”
  韩帝顺势坐下,接过李苑清递过来的一杯水。
  他一饮而尽,脑袋也清明了许多。
  韩帝似乎记得,他在意识消失之前,曾经被瑶槐给强吻了,那一吻的威力太强大,直接将他的全身力量镇压了。
  所以他就陷入了昏迷之中。
  但是这件事说来也太丢人,韩帝并不想将此事讲出来。
  他选择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只要矢口否认,那么就没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但是韩帝却也有些不理解。
  为什么瑶槐会将他带到这里来。
  当韩帝眼见面前坐着的三个眼巴巴盯着他的女人的时候。
  韩帝顿时反应过来了。
  那一刻,韩帝突然站起来,直接将所有人给吓了一跳。
  “韩帝,你做什么?”
  “一惊一乍的。”
  韩帝说道:“不行,我不能在这里呆着,我马上离开。”
  几人错愕:“为什么呀?我们又没有赶你走呀!”
  三女眼见韩帝转身就要离开,连忙上前拦住韩帝。
  韩帝摇头,面色有些苦涩。
  他总不能将自己体内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吧。
  这是他最后的秘密。
  不过,在场之人唯有晋风骨和天机大约猜的七七八八。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韩帝,我和晋老头大概知道你是什么原因了。”
  天机率先发话。
  韩帝闻言,停下了要走的脚步,回头望着天机。
  晋风骨叹了口气:“这应该是你最后一场试炼,此前的所有试炼都是靠着你一个人扛过去的,我们也没有帮上什么忙。”
  “并且星觉遗址一行,你也救了那么多人,包括我们两个,这一次,于情于理我们都不可能让你一个人承担这一切。”
  韩帝听着晋风骨的话,摇了摇头。
  “我不能伤害她们。”
  三女听到韩帝的话,隐隐觉得有些察觉到哪里的奇怪。
  似乎,他们之间的对话,和她们有所关系?
  “这是什么意思?”
  晋巧兮开口说道,目光盯着她的父亲晋风骨。
  晋风骨犹豫再三,开始选择公布真相。
  “韩帝的体内,藏着七种远古的力量,这些力量乃是他在碑墓之行之中,为了救我们所背负上的诅咒。”
  听到这里,李苑清慢慢的闭上眼,然后睁开眼,眼神之中多了几分坚定。
  李苑清自然也是知道当初的经历。
  七宗罪之手要杀掉他们所有人,正是韩帝在最后关键时刻将七宗罪之手吸纳进身体,才救了他们所有人。
  不过,七宗罪之手也成了附骨之蛆,紧密的粘黏在韩帝的身上,怎么都甩不掉。
  “苑清姐姐,你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晋巧兮更加一头雾水了。
  李苑清接过话题:“韩帝体内的那个诅咒,正是七宗罪的诅咒,共代表着其中至邪的负面情绪。”
  “其中分别是暴怒,傲慢,嫉妒,懒惰,贪婪,暴食以及。”
  “前六种韩帝应该度过了,现在苑清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正处于第七个,也就是最后一个试炼。”
  虽然李苑清没有说出那个试炼的名字。
  但是另外两个人,娄光音和晋巧兮皆是明白要说的是什么了。
  她们的脸色不约而同的出现了变化。
  场上的气氛变得十分的低气压。
  韩帝看着现场的一切。
  他直接断然开口:“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我会立刻离开这里,前六次试炼都度过了,难道我还怕这第七次试炼吗?”
  听着韩帝的话,众人十分的动容。
  特别是晋风骨和天机,对这个与他们而言是十分年轻的男人,但是其言行和举动都不得不让他们感到敬佩。
  韩帝能够有他今日的成就,和他个人魅力是分不开关系的。
  正在这个时候,李苑清鼓起勇气开口。
  “韩帝,我愿意帮助你。”
  “如果不是你,我可能现在还被锁在李家的那座阁楼之中,终日不能见天日,是你去除了我身上的诅咒,让我能够重新以人的面目在阳光下行走。”
  “可以说是没有你,也就没有我李苑清。”
  “如今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我不能选择袖手旁观,哪怕是贡献我的几分绵薄之力,我也愿意。”
  听到这话,韩帝的表情更加复杂了。
  看着李苑清,韩帝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叹道一声:“傻女人啊!”
  说完,李苑清毫不犹豫的站在韩帝的旁边。
  她的眼神无比坚定,从现在起选择跟在韩帝的身边,帮助韩帝度过难关。
  与此同时。
  另一边娄光音也开口说话了。
  看起来,她也像是做出了什么重要的决定。
  “韩帝,我也想好了,我会竭尽我所能的去帮你。”
  她的脸色通红无比,但是仍然鼓起勇气抬头望着韩帝。
  “昆仑山一次,是你从天而降救了我,如若不是你的出现,可能我就被那卑鄙的人玷污了。”
  “你不仅救了我,更救了我的师傅,甚至救了整个昆仑。”
  “如此大恩大德,我不能忘却。”
  韩帝看着娄光音和李苑清。
  “如果你们是为了报恩,那大可不必,我韩帝从来不希望有人是为了报恩选择委屈自己。”
  “如若是那样,那我韩帝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碰你们一下!”
  听到这话。
  两女愣了一下。
  但是下一刻,她们脸上慢慢露出微笑,然后坚定的朝着韩帝点头。
  “我们都是志愿的。”
  晋风骨和天机商量了一下,打算离开这座偏僻小院。
  这个地方,暂时借给韩帝居住。
  他们在上京不只是这一个能够休息的地方。
  但是韩帝不同,他本不是上京之人。
  所以晋风骨和天机作为东道主,选择先离开这里。
  同时,也带走了晋巧兮。
  这个小姑娘半天还没有从白天的爆炸信息之中缓过劲来。
  夜晚。
  韩帝,李苑清两人呆在院内。
  星辰落下。
  韩帝靠在躺椅上,旁边李苑清正身坐着,就这样陪着韩帝的身边。
  “你们真的想好了吗?”
  李苑清听着韩帝的再三询问,她知道这是韩帝在关心她们,不希望她们受到伤害。
  但是她也想告诉韩帝,她是认真的。
  “其实呀,韩帝,你知道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
  “从你替我解除身上的诅咒那一天,我就喜欢上你了。不,应该是更早,我们还在上京的时候,我就对你有好感了。”
  听到这话,场上的气氛有些微妙。
  韩帝沉默了许久。
  他慢慢的开口:“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
  李苑清的脸上有些高兴。
  她又有些担忧的说道:“我知道你有白舒望了,不过你不用担心,这一次的事情我会替你保密的,并且我永远不会去打扰你的生活,更不会让你对我负责任。”
  韩帝听着李苑清说的话,他有些心疼这个女人。
  明明看似柔弱,但是一直装作坚强。
  这个时候又说出这种话来,让韩帝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不过,韩帝眼神凝望着李苑清,李苑清回望着韩帝的双眸。
  双目动情。
  韩帝微微开口:“不,我会对你负责。”
  李苑清有些动容,眼眶泛出泪水。
  韩帝轻轻的搂着李苑清,然后将她的脑袋慢慢的靠在肩膀上,发梢上的香味传来,让韩帝一阵心驰向往。
  体内的七宗罪之手正在苏醒。
  第七次试炼又开始发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