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独守空房
  初春,万物复苏的季节。
  一切事物都好像从冷冬中苏醒,一派春机盎然。
  此时的安曼酒店,正在举行一场豪华盛大的订婚宴。
  这场盛宴的女主人杨斯羽,二十岁,豪门杨家独女,掌上明珠,受尽万千宠爱,上流社会中真正的公主。
  今天是她和秦氏集团少主秦锋的订婚宴,金童玉女的组合不知羡煞了多少人,浪漫又不失的订婚仪式结束后,两大家族的亲友轮番上前敬酒,纵然她的酒量不错,也禁不住这般狂轰乱炸。
  “喝的够多了!良辰一刻值千金!秦锋都回房间了,你也赶紧过去吧!听说顶楼的套房景色极美,你们可以边欣赏美景,边做些有意思的事哦~”好友在一旁坏笑着提醒。
  杨斯羽端着酒杯,轻轻摇晃了一下,没有理会好友。
  因为酒喝得太急,头疼的厉害,身体也有些站不稳了,她慢慢站起身,准备回房间休息一下。
  正穿过熙攘的人群,突然有人端着酒杯上前,有意无意踩住了杨斯羽的礼服,酒杯中的酒顺势全部倒在了上面。
  “啊!实在抱歉!”那女人撤开脚步,一只手用力擎住险些摔倒的杨斯羽。
  杨斯羽抬起头,朝那女人看去,这个人,她并不认识,敬酒的时候也没看到。
  大概是秦氏集团受邀的员工吧。
  她朝女人客气的笑了笑,转身离开,因为醉酒,那双本来清澈透亮的眼眸更添了一份美丽。
  “一琳,你怎么敢!”旁人拉住了那女人,“那可是杨家大小姐!”
  杨秦俩家联姻,强强联合,以后在商场上更加所向披靡,谁敢得罪,她一个普通女孩,居然敢明目张胆的故意往杨大小姐身上泼红酒!
  年轻的女人看着杨斯羽离去的背影,紧紧握住了手中的酒杯,语气极为不屑的说道:“是谁的还不一定呢!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一直这么好命!”
  周围人不明所以,倒是又继续八卦起了这场门当户对的政治联姻。
  安曼酒店顶层。
  享誉世界的总统套房,极尽奢华,只为社会名流预订服务,而且私密性极佳。
  “哗哗”杨斯羽打开房门,就听见不远处浴室的水声,她慢慢靠近这个声音,水雾气充满了整个透明的玻璃,但隐约间,她还是可以从朦胧中看见秦锋强壮的身体。
  匆匆一瞥,便立刻慌乱的移开了视线。
  不知是不是醉酒的缘故,她只觉得自己浑身有些热,心里慌得受不了,脚也站不稳,只想赶紧靠在哪个坚实的物体上。
  “哗”水声突然停了。
  浴室的门打开了。
  秦锋刚一出来,女人的身子就靠了过来,直直倒在了他的怀里。
  他下意识环住了她,眼神却十分冷漠,眉头紧紧一皱,有些嫌弃的质问,“杨斯羽!你想干嘛?!”
  女人靠在他的身前,双手环住他的腰,扬起娇俏的小脸,声音软软的问道:“秦锋!你爱我吗?”
  他冷着脸,嘴里嘟囔了一声。
  杨斯羽迷糊着,没有听清,却又委屈的紧紧靠在他身上,“你为什么都不拉拉我的手,都不亲亲我呢?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未婚妻了,我们之间还要这样疏离吗?”
  话音刚一落,她的身体便被狠狠推开,脑袋一阵眩晕。
  “你够了!”秦锋的声音没有一丝体贴和温度,伴着初春夜晚的凉风,更让人觉得清冷。
  已经逐渐迷离的杨斯羽却丝毫不在意,“秦锋,我好热,好难受”
  她只觉得体内热气上涌,烧的她浑身发软无力,小手胡乱拉扯着礼服,想要赶快脱离这个束缚。身体又不自觉的靠近着秦锋,她发现只有靠近他的时候,才能释放体内不断翻涌的热浪。
  感知着女人传来的滚烫,凌厉的眼神扫过她红粉异样的脸庞,秦锋蹙了蹙眉头,用力攥住她的手腕,又狠狠的推开。
  “你怎么了?”
  杨斯羽也不理会他,扭动着身体,“秦锋,帮帮我,帮帮我,我好难受”
  说着,不顾手腕传来的痛感,紧紧靠着秦锋坚实的胸膛。
  秦锋眸色逐渐深沉起来。
  杨斯羽软嫩的小手在他身前轻轻乱划。
  “秦锋,我们已经订婚了,你不想吗?”
  话音一落,唇便被吻住。
  一股甘甜紧紧将她的唇封住,体内的躁动也被安抚住。秦锋双眼充满了掠夺的狠戾,一边啃噬着她的唇。
  “嗯”
  秦锋停下动作,恢复些理智,“你故意的?”
  她不懂。
  什么故意的?
  她只知道,刚才的接吻让她很舒服,身体也没那么难受了,她现在只想让自己有个依靠。
  她颤抖的抱住秦锋,“秦锋!”
  既然已经订婚了,不如今晚就成就好事。
  这时。
  砰砰砰。
  “锋,你在不在?快开门!”一阵嘈杂的敲门声打破了屋里俩人的氛围。
  秦锋愣住了。
  滴--
  套房的门居然被打开了,秦锋脸色骤变,杨斯羽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被闯进来的女人撞开。
  女人抱住秦锋,满脸委屈,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
  “锋,我找不到你,好害怕!”
  摔倒在地上的杨斯羽看着眼前的俩人,声音颤抖着问,“秦锋!她是谁?”
  眼前的女人看起来柔弱无比,不就是刚才泼她红酒的那个人吗,她怎么会有套房的门卡?
  “你闭嘴!”秦锋只顾拥着怀里的女人,呵斥着摔倒在地的杨斯羽,转而低头对女人柔声说,“一琳,是不是时间太久,哪里不舒服了?”
  女人不说话,只是又用力抱紧了秦锋。
  眼前的画面深深刺痛了杨斯羽,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静,“秦锋!难道你不该解释一下么?”
  秦锋一听,脸色一沉,身体拉开些距离。
  “你不该上来。”
  “锋,我知道我不该上来,可是,我真的好害怕,你能不能送我回家?”邢一琳眼中噙着泪花,楚楚可怜的看着秦锋,完全不把杨斯羽这个未婚妻放在眼里。
  秦锋没有回应。
  邢一琳眉头一皱,捂住心脏,表情痛苦的说道,“锋,又开始了。”
  “心脏又疼了?”秦锋急忙护住她,弯腰抱起,眼里再无他人,“走,咱们现在就走!”
  杨斯羽一怔,心里顿时深感不安。
  订婚的大日子,秦锋是要丢下她一人,跟别的女人走么?
  “秦锋!你站住!你要去哪?”
  男人停下脚步,扭头看着她,眼中闪过深深的不耐烦,“一琳身体不好,我得送她回家!”
  杨斯羽定定的看着他,“那我呢?”
  秦锋淡淡的说道,“你和一琳不一样,你可以照顾好自己,懂事点,别给我添麻烦!”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杨斯羽瘫软在地上,不可思议的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这就是她要嫁的人!她的未婚夫!订婚宴上还深情满满对她发誓会一辈子疼她爱她的男人,居然一转脸就跟别的女人走了!
  她死死的咬住嘴唇,强迫自己不要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