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翻脸不认
  “闭嘴!”
  季煜磊的脸顿时阴沉下来,眼底露出凛冽的寒意,冷声说道,“听说伯母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我要不要”
  “磊哥!不要!我马上去查!”电话那头急着打断他的话,“磊哥!你可千万别跟我妈说我在哪啊!不然我又得被抓回去相亲!”
  季煜磊邪魅一笑,“20分钟!我要结果。”
  “好好好!我惹不起你,20分钟后我给你打电话。”
  “不!”
  季煜磊扭头看了看正在熟睡的杨斯羽,提醒电话那头,“发消息!小公主睡的正香!不许吵到她!”
  “”
  电话那头陷入长长的寂静,好一会,才爆发出杀猪般的尖叫,“我靠!磊哥!你个禽兽!今天可是杨大小姐的订婚宴!你把人家给睡了?”
  “”
  紧接着,电话对面又接着说道,“话说回来!磊哥,你终于开窍了啊!知道追求真爱了啊。不过,你这变化的有点大,从掩藏爱意一下就跨到运动了!真是佩服佩服!”
  季煜磊听着对面的滔滔不绝,冷眸一挑,刚想发话打断,对面好像感觉到他的不满,立马说道,“总之,磊哥,我代表我全家祝你幸福!再夸一句哈,磊哥棒。磊哥牛,磊哥睡得好!挂了!”
  嘟的一声,也不给季煜磊反应的机会,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
  信息果然如约而至。
  “秦锋晚上是和一个叫邢一琳的女人一起离开订婚宴的,那女人是他初恋,大概一年前从国外回来的,他们之后一起去了豫园别墅区,秦锋在那买了一栋别墅给她。这个渣男,真不是个东西,你的小公主是被他绿了一年啊!”
  季煜磊懒懒的倚靠在阳台,点起一根香烟,初春深夜的凉风将他的衣角吹起,隐约露出精壮的腹肌,指尖夹着的香烟火光也随着凉风若明若暗。温柔的月光,衬着他俊朗的容颜,愈发显得邪魅神秘。
  他悠悠吸了一口烟,袖长的手指划过手机屏幕,将电话拨了过去。
  “确定吗?”
  语气冷冽。
  电话那头不禁打了个寒颤,“很确定,磊哥,小公主这么受欺负,咱们可不能干看着,你说吧,要我做点什么?”
  “不用!”
  嘿!这么淡定!什么时候能搞定他的小公主!
  “磊哥,你到底有什么打算啊?咱们得让小公主看清楚秦锋的为人啊!到时候你不就可以英雄慰美了么!”
  季煜磊眼底风云变化,语气也愈发阴沉,“不需要,他不配。”
  电话那头顿了顿。
  恩,磊哥的意思就是那个秦锋还不配他亲自动手。
  “行!磊哥,我听你的!”他就喜欢这种霸道总裁范儿。
  挂断电话,季煜磊掐灭手中的香烟,转身回到房间。
  双人床上,杨斯羽睡得正香,嘴角还挂着浅浅的笑意,季煜磊看着小娇人儿,脸上浮起前所未有的温柔,周身的寒气也尽数褪去,在另一侧躺下,陷入了梦乡。
  一夜好梦。
  直到第二天早上,身体的疼痛让杨斯羽逐渐恢复了些许意识,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正枕着男人结实有力的胳膊。
  一丝慌乱在心中蔓延开来,她身体僵住,豁出去了转身看去,睡在一旁的男人确实是她的私人医生季煜磊。
  长舒一口气,她就静静的看着这张俊脸,手指不自主的摸了上去,浓密的头发,长长的睫毛,高耸的鼻梁,手指慢慢滑过薄唇,一直到腹肌。
  小脸蓦地红了起来,昨晚
  “醒了?”
  耳畔传来男人略有些沙哑的声音,季煜磊慵懒的睁开眼睛,定定的看着杨斯羽,“是不是没事了?”
  女人的小手僵直在他的胸口,小脸羞的更红了,“你你醒了?”
  “恩,从你转身的时候。”
  “你!你该走了。”
  杨斯羽低头掩藏自己的慌乱,不敢再看季煜磊的眼睛。
  “昨晚吃亏出力的可是我。”季煜磊坏笑着低声提醒面前的小公主。
  杨斯羽瞬间血气上涌,抬头,眼睛睁得大大的,“你可以给我冲冷水澡啊!”
  “这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男人面不改色。
  “”
  杨斯羽气的握紧了拳头,恨恨的开口,“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老板,你你怎么能对我做出这种事?总之,今天开始你被开除了!”
  说完,强忍着身体的疼痛,随手抓起手边的被单,盖住自己,从床上慌乱的起身。
  “还有!昨晚的事,你最好烂在肚子里,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男人沉默不语。
  杨斯羽紧紧的抓住挡在身前的被单,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补了一句,“技术也不怎么样。”
  季煜磊一愣。
  女人又红着脸,背过身,飞快的解释道,“你技术太差了,我都无聊到睡着了,你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不行吧,所以,昨晚的事,我们谁也不要提!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这话怎么听都像是个提起裤子不认账的渣男。
  说完,快速朝洗手间奔去。
  季煜磊看着她慌乱逃开的背影,邪魅一笑,“小宝贝,等我忙完再回来收拾你。”
  穿好衣服,他开门离开,楼下早已有辆豪车等着接他了。
  “季少,这是机票,3小时后就起飞。”赵一把早就定好的机票递给季煜磊,恍惚间,好像看见季大少爷在笑。
  他揉揉眼睛,不敢相信,他们的面瘫季少爷居然会笑?
  “其他事情也都安排好了?”季煜磊脸上的笑容转瞬即逝,又恢复到以往的冷漠淡然。
  赵一赶紧点点头,“都安排好了,美国那边的合同出了点问题,需要您亲自去一趟,还有创思的王总已经约了您3次了,我把会面安排在了”
  越说越觉得背脊发凉,季少的眼神已经开始变的有些狠戾,他就知道!季大少爷才不会那么温柔!
  赵一说话的语气已经开始哆嗦,浑身直冒冷汗,只好跳过这些工作安排,优先汇报季少真正想听的,“杨小姐的复诊时间已经安排好了,到时我会提前安排您的行程。”
  季煜磊冷冷的瞟了一眼赵一,“以后注意分清主次!”
  赵一连忙点头,“好好!”
  总统套房内。
  杨斯羽把自己丢进浴缸,气急败坏的用力揉搓着满是痕迹的身体,好像这样就能把昨晚的荒唐一并洗去。
  身体上青青紫紫的痕迹,一遍遍提醒她昨晚发生的事。
  她没法忘记。
  秦锋在晚宴结束后拥着别的女人离去,全然不顾被下了药意识涣散的自己。
  她更记得,是她把季煜磊叫了过来,还主动央求他
  “啊!怎么会这样!以后还怎么见人!太丢脸了!”
  杨斯羽捂住脸,整个身体往浴缸下滑去,将头埋进水里,不管怎么较劲,依然还是无法忘记和季煜磊在一起的画面。
  “不行!我不能在想这些了!”杨斯羽自言自语嘀咕着,从水中起身。
  为了能想清楚和秦锋的关系,梳理好自己的情感,在和父母告假后,杨斯羽跑到乡下,自己一个人呆了整整一个星期。
  一周后,她回到杨宅,发现家里的一切都变了样。
  “小姐!你去哪了?”
  管家刘叔远远就看到了杨斯羽,一路小跑朝她奔来,带着哭腔说道,“小姐!你怎么不开机,先生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