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个小兔崽子坏得很!
  虽然洪七不认识江南七怪这种小角色,但丘处机乃是五绝之首——“中神通”王重阳的弟子,他自然是见过那么一两面的。
  而全真教的势力范围在北方,丘处机一个掌教真人跑来嘉兴,而且似乎和一群没啥大名气的江湖人士起了冲突。
  他有些疑惑。
  嘿嘿嘿。
  吴云轻笑道“老家伙你管那么多干嘛?好好吃你的鸡。来了来了,名场面即将开始!我得好好看看。”
  这家伙纯属看热闹不嫌事大。
  当然,更重要的是,终于能看到射雕的主线剧情了。有种莫名的兴奋感……
  那丘处机手中托着的那口铜缸,是庙宇中常见之物,用来焚烧纸锭表章,直径四尺有余,只怕足足有四百来斤!
  缸中溢出酒香,显是装了美酒,那么份量自是更加沉重,怕有六七百斤。但他单手举着,面不改色,并不怎么吃力。
  只是每跨一步,楼板就喀喀乱响。楼下这时早已乱成一片,掌柜、酒保、厨子、打杂的、众酒客纷纷逃出街去,只怕楼板给他压破,砸下来打死了人。
  就在这一刻,吴云脑中“叮”的一声!
  系统音响起。
  【随机任务发布1、故意引导江南七怪与丘处机争斗和矛盾更大,最终全灭。成功后获得邪功——强化版葵花宝典。2、强势插入双方争斗之后,开解误会,达成和解。获得奖励——降龙十八掌功法境界提高一层。】
  呃……
  吴云一阵无语。这还有的选么?
  葵花宝典这种东西,就算了。还特么是强化版的?难道要自宫两次?那材料也不够用哇!
  “当然只能选2咯。”
  叮!
  【宿主已成功选择任务。】
  吴云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听听双方的互怼,等打起来了再去。毕竟系统说的是“强势插入”这样的形容,那肯定是得先打起来啊!
  不然人家都还在说话呢,怎么插?
  所以他便暂且按兵不动,一边和洪七抢鸡吃,一边继续关注江南七怪和丘处机那边的动静。
  此时,丘处机已经来到江南七怪面前。
  还没开口,那焦木和尚便抢先说到“道兄惠然驾临,却何以取来了小庙的化纸铜缸?老衲给你引见江南七侠!”
  丘处机淡淡道“适才贫道到宝刹奉访,寺里师父言道,大师邀贫道来醉仙楼相会。贫道心下琢磨,大师定是请下好来了,果然如此。久闻江南七侠威名,今日有幸相见,足慰平生之愿。”
  实际上,他久在北地,对南方武林所知不多。更何况江南七怪也就在江南一带小有名气,丘处机要不是这次应邀而来,根本听都没听过!
  由此可见,他虽然脾气暴躁,但身为一派之主,还是很有气度的。
  当然,两人嘴巴上说的还算客气,其实已经有点火药味了。
  洪七听了微微皱眉,若有所思。
  而吴云则是看好戏的心态。
  “到现在为止,事情的发展都跟电视剧小说的非常像啊……不过,原本的射雕小说就有几个版本,金老爷子喜欢改来改去。至于电视剧电影,就更是五花八门了!每一个版本,都有区别。”
  这一幕江南七怪和丘处机的冲突,各个版本大体脉络倒都相似,只是细节不同。
  但吴云现在所处的是一个真实的武侠江湖世界!
  或许之后的走向,和原本所知的都不一样。
  那焦木和尚跟丘处机打个招呼之后,又沉声道“这位是七侠之首,飞天蝙蝠柯镇恶柯大侠。”
  说着,伸掌向那瞎子身旁一指,跟着依次引见……
  那个穿着长衫、头戴纶巾的是妙手书生朱聪,排行第二。
  矮胖子是马王神韩宝驹,排行第三。
  挑柴担的乡农排行第四,名叫南山樵子南希仁。
  第五是那身材粗壮、屠夫模样的大汉,名叫笑弥陀张阿生。
  那拿着秤砣,小商贩模样的后生姓全名金发,绰号闹市侠隐。
  那渔女叫作越女剑韩小莹,也是江南七侠中年纪最小的一个。
  这所谓江南七怪,吴云仔细看去,也就只有年轻漂亮的韩小莹让他印象不错,应该是个挺好的人。至于其余所谓的江南六怪,他都没啥好感,挺烦的,负分滚粗。
  “嗯,肯定不是因为长相,我是那么肤浅的人么?我这是属于高手的直觉啊!”
  吴云摸了摸自己的脸皮,并不算厚……
  而那边焦木引见之时,丘处机逐一点头,算是打招呼。但右手却一直托着那几百件的大铜缸,并不放下,而且好像一点不觉得疲累。
  原本酒楼下吓得作鸟兽散的众人见一时无事,有几个大胆的就悄悄溜上来瞧热闹。在楼里那儿探头探脑的,就像是乌龟的头在一伸一缩,看的吴云有些好笑……
  柯镇恶沉声道“两位虽佛道有别,但都是出家人,又都是武林一派,大家不如尽释前嫌,一起来喝一杯如何?”
  呵呵。
  丘处机皮笑肉不笑地说到“贫道和焦木大师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也没什么好冰释的前嫌。只要他交出两个人来,改日贫道自会到法华禅寺负荆请罪。”
  “交出什么人来?”
  “贫道有两个朋友,受了官府和金兵的陷害,不幸死于非命。他们遗下的寡妇孤苦无依,被奸人掳走。却被焦木大师藏匿在寺庙之中,不肯交出。七位既是侠义之人,请评评这道理!”
  丘处机越说越怒,须发皆张,一双锐利的眸子直瞪着焦木。
  那和尚也气得不轻“你,你胡言乱语,辱我清白!”
  丘处机再也忍耐不得“和尚,我何必辱你清白?你好歹也是武林中人,竟这般无耻!”
  说着,浑身内劲一震。右手一送,一口几百斤重的铜缸连酒带缸,向着焦木飞去。沿途风声阵阵,吓得他赶紧纵身跃开避过。
  那些站在楼头瞧热闹的人吓得魂飞天外,赶紧把乌龟一样的头缩了回去,一连串的骨碌碌滚下楼去。
  吴云见状哈哈大笑,嘴里的酒都喷出来了,喷了洪七公一脸!他都懵了。
  “师父莫怪,徒儿实在是觉得有趣。呃,哈哈……”
  洪七眼睛一瞪“我信你个鬼,你个小兔崽子坏得很!是不是觉得师父平时对你练功要求太严,想趁机报复?这么好的酒,太浪费了。”
  你可拉倒吧!
  吴云瘪瘪嘴“每次都是你让我一个月学会的功夫,我三天就会了。哪儿要求严了?更何况,这一桌酒菜都是花我的钱。就师父你那从来不想捞钱的性格,活该要一辈子饭。”
  洪七“……”
  说不过自己这徒弟,打又舍不得,只能默默继续吃鸡喝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