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风萧萧兮易水寒
  他施展的是如来神掌。
  说起来,这门掌法的品阶也是极高,比降龙十八掌、火云掌都要高出不少。可以说,几乎快要能媲美他的九阳神功了。
  但同样,修炼如来神掌也是极其困难。
  无他,佛门的武功都太过玄乎。讲究太多,牵扯复杂。以至于以吴云的悟性和天赋,也一直止步第六式。
  但这次穿梭到秦时明月的位面,和始皇帝一番秉烛夜谈后,他发现如来神掌竟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这让吴云有些摸不着头脑……
  在他的认知里,如来神掌应该是偏向佛门宽厚的心性才能突破——比如阿星之前做慈善。可自己这也算吗?
  无论如何,如来神掌能更进一步也是好的。毕竟这门掌法本身威力极大,破坏性极强。
  比如这墨家密室的陨铁大门,降龙十八掌和火云掌可能都难以在短时间之内轰碎,但如来神掌却可以!
  就在密室中的荆天明等人看着门上透出的巨大手掌印,惊疑不定时……
  轰!
  门外之人又是一掌,还是打在刚才的掌印上。但却把透出三寸的掌印又打得深了几分。
  班大师焦急道“还愣着干嘛?立刻从后门走!去禁地躲藏。否则……”
  话没说完,第三掌打来。
  砰……嘎吱,咔嚓!
  巨响中混杂着让人牙酸的金属撕裂破碎声,然后陨铁大门被直接整个打穿,空洞的掌印占据了大半个门。同时铁门应声而倒,激荡起一地烟尘。
  吴云那张年轻的脸,出现在墨家众人眼前。
  卫庄跟在他身旁,沉默寡言。
  实际上要是他自己一个人的话,估计也不太敢托大不带任何士兵和下属就独自一人前来。但如果有吴云在的话……
  渐渐的,卫庄已经将吴云彻底当成了主心骨!
  看清吴云的脸,荆天明顿时瞪圆了眼睛,指着他惊讶地说到“吴大哥,你,你?怎么……”
  一时之间,他有点儿懵。
  毕竟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不太明白事情怎么会出现这样的转变。
  至于盖聂,则是瞳孔骤然缩紧,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渊虹剑。
  吴云笑着看向荆天明“天明,这段时间过的开心吗?”
  “还行吧……”荆天明挠挠头,“吴大哥你怎么和他们混在一起啊?”
  “因为我就是他们的老大啊。卫庄,你认同吗?”
  “是,大人。”
  卫庄朝吴云抱拳,态度恭敬。
  什么?!
  这一幕,让密室里的众人都是心头大骇。
  刺客组织流沙的大名,他们自然听说过。而流沙的首领卫庄更是凶威赫赫,可此时在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微笑青年面前,竟这般恭敬。
  不过转念一想,刚才这人直接徒手将陨铁大门轰碎,恐怕已经厉害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吴云又看向盖聂“盖兄,你的伤势好像差不多了?”
  “嗯,多亏了端木姑娘。吴兄,真要兵戎相见吗?”
  “那倒不一定,主要得看诸位的想法了。选择权在你们身上。”
  盖聂有些紧张。
  因为他明显感觉到,眼前的吴云和之前在沙漠里遇见的时候气息完全不同了!
  如果说在沙漠里的吴云只是让他感觉厉害的话,那现在就让他感觉到心悸和恐惧……那种来自绝顶高手的本能直觉告诉他,眼前之人十分恐怖。
  项少羽是个急脾气,虽然年纪小,但和秦国仇怨很大。立刻叫嚷道“各位,何必怕这个暴秦的邪恶走狗?他们现在只要两人,我们一起上,不信杀不了他们。”
  “少羽,吴大哥不是坏人,他救过我和大叔的……”
  荆天明为吴云抱不平。
  “天明,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不要被骗了!他刚才自己都说了,自己是这些坏人的首领。那个叫卫庄的大坏蛋,都对他毕恭毕敬。”
  看着同样只有十几岁的项少羽——也就是项羽,对自己恶狠狠的样子,他突然觉得有点好玩。
  就像是人在看着一只毫无威胁的小奶狗一样。而这只小奶狗在原本的历史上,恐怕会成为一头超强猛兽。
  吴云淡淡道“盖兄,你的师弟卫庄想和你堂堂正正一战,分个胜负高下,我愿意给他这个机会。所以,你俩可以先去外面比剑,我想和这里的诸位谈谈。”
  “这……”
  盖聂眉头一皱。
  旁边项少羽大喊“别听他的,肯定一出去就有秦军士兵围攻。”
  高渐离和徐夫子等人也摇摇头。
  不过还没等他答复,卫庄就已经冷笑一声“由不得你了!”
  手中鲨齿剑一震,整个人如同鬼魅般闪烁而过,刺向盖聂。
  铛!!!
  剑击之音响起,盖聂手中的渊虹挡住了他的剑。
  盖聂知道此战无法避免,看了吴云一眼,没再多说,和卫庄一前一后出了密室。在外面宽敞的地方去进行师兄弟之间的宿命对决了……
  吴云看向密室里剩下的人。
  “那么,我们谈谈?是战是和,在诸位一念之间。其实很简单,我认同嬴政兄大一统的理念。只有统一的天下,才会没有战争,百姓才会有更好的生活。而且这个世界很大,甚至在我们的极西方,还有十分强大的帝国。若是神州不成为统一的大帝国,终究是危险的。”
  “废话少说,你这……唔唔唔,阿巴阿巴。”
  项少羽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是吴云隔空点了他的哑穴。
  高渐离开口到“嬴政是个刚愎自用、刻薄寡恩之人。你奉他为主,不担心事成之后他再将你除去?”
  “他性子确实偏激,但也并非不能改正。我和他平等相处,并无主仆关系。若是他真对我动了杀心,呵呵呵……”
  吴云脸上浮现出一抹不以为然的笑容,顿了顿继续道“我与嬴政只是理念相和。天下一统,书同文,车同轨。整个华夏族都会赢来更好的未来。”
  班大师皱眉“你就这么确定?现在的百姓,就一定过的比六国时代好吗?还不是一样徭役赋税沉重。”
  “至少,不用担心像曾经七国混战时代一样朝不保夕了是吗?就算战死沙场,那也是和更北方胡人的对抗。更何况,徭役和赋税的沉重,很大一部分诸位也要承担责任。若不是反秦势力太多,秦国朝廷的负担也不会这般沉重。”
  吴云侃侃而谈,似乎没有打算动手,只是把众人“堵”在密室里讲道理。
  项家一名长老冷哼道“阁下还挺会讲道理啊?”
  “没错。”吴云点点头,“我一向都是以理服人的。”
  可在我听来,都是一派胡言,歪理邪说。凭什么七国就要合而为一。昔日周天子乃天下共主,不一样分封诸侯?替天子镇守四方。”
  “是啊!你说天下一统好就好吗?我们偏就觉得不好。”
  另一个项家中年人也针锋现对。
  或许是因为吴云一直比较温和的态度,本来心中担忧的他们态度开始强硬了起来。
  尤其是项氏一族,许多人都是暴脾气,嚷嚷开来了。
  最先开始怼吴云的那项家长老心中暗暗得意“讲道理?呵呵,没想到此人竟有些儒家的迂腐。本来以为今天要完了,没想到却是柳暗花明啊。”
  然而下一刻,他只感觉浑身一烫、一紧,整个人就被一只赤红大手捏着提上了半空中,无论怎么运转内力都无法挣脱。
  刚才附和他的那个中年人也是同样的情形,只是更加恐惧,吓得大喊大叫。
  “阿巴,阿巴阿巴……”
  项少羽见自己族中长辈被俘,激动地冲过来。然而吴云隔空一巴掌就把他扇飞了出去,摔在地上。
  他刚爬起来,就对上了一双冷漠而充满杀意的冰冷双眸。
  “看在你叫项羽的份上,刚才是你最好一次挑战我耐心的机会。再有下次,死!”
  吴云的声音,犹如就有寒风,吹过项少羽的心坎。让他恐惧得不敢动弹。
  没错!
  或许在前世,对于项羽这个西楚霸王吴云还是有些好感的。但是不代表,在另一个诸天位面里的“项羽”能够再三挑衅他。看在他是小孩子,不和他计较两三次,已经给足了面子。
  “我问你,是天下一统好,还是分封诸侯好。”
  吴云看向被他固定在空中的项家长老。
  “这,这……”那人大汗淋漓,“你不是说,自己一向是以理服人。这又是……”
  “是啊!没错啊。我这就是在和你们讲道理啊。”
  这……
  密室里的人面面相觑。
  以理服人,是先将对方控制着再讲道理的吗?这尼玛叫以理服人啊?
  “回答我,大一统好还是分封制好。”
  “分……”
  轰!!!
  项家长老顿时被一股烈火吞噬,不到一秒钟时间就直接化为灰烬飘散了。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一声。
  吴云耸耸肩“看来,他没有听我的道理。那么你呢?”他的目光移向另一个同样被赤红大手抓在空中的项家中年人。
  “大一统好,大一统好!饶命,饶命。”
  那人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了。
  他平时和死去的项家长老关系很好,刚才还活生生的一个人,瞬间连存在过的痕迹都找不到了。这种诡异恐怖的死法,他畏惧了。
  哈哈哈!
  吴云大笑“你看,你听了我的道理吧。”
  说着手一松,赤红大手虚影消失,那人落地,被其余的项家族人赶紧扶住了。
  此时,房间里的墨家众人也都看向吴云,表情复杂。
  雪女握紧了手中的萧,却被高渐离按住了手,轻轻地朝她摇了摇头——意思很明显,恐怕就算这里的人一起上,也未必能打得过吴云。
  诸子百家中,墨家在这个时代虽然和儒家并称为二大“显学”,势力很大。但墨家弟子的个体战斗力并不算强。
  这密室里又没有机关兽,但凭他们这些人,恐怕就算一拥而上也不够吴云打的!没有必要去做无畏的牺牲。
  更重要的是,这个武功高得没边儿的年轻人虽然好像对“以理服人”有什么误解,但若是认同他的观点,好像真的就不会做什么了。
  比如刚才那个被饶了一命的项家族人……
  “可这般被迫承认和自己信念相悖的说法,难道你能接受?”
  雪女看着高渐离。
  当盖聂和卫庄出去进行鬼谷一对一师兄弟对决后,密室里最强的人就是高渐离了。是战是和,就等着他拿主意……
  高渐离沉声道“我凭什么相信你在我们投降之后,不会滥杀?”
  吴云轻笑一声“如果我是那种嗜杀之人,有必要和你们费这么多唇舌么?直接大开杀戒就是了。说实话,哪怕你们启动青龙机关兽,我也无所谓。”
  什么?!
  此话一出,在场的墨家统领们皆是一惊。
  “他怎么知道青龙机关兽能毁灭整个机关城?”
  “而且……他说就算启动机关青龙他也不怕?真的这么强悍吗。就算是鬼谷子或者东皇太一,恐怕也要费一番功夫。”
  “不可能!这个年轻人,难道能和鬼谷子、东皇太一、荀子相提并论吗?”
  “也说不定,毕竟听他的意思,似乎虽然是暴秦朝廷的人,但似乎和嬴政平等论交?这样的人,不至于说谎吧。”
  说实话,高渐离听到吴云说出“机关青龙”的时候也是一愣,然后苦笑着摇摇头——这个对手实在太厉害了。恐怕就算巨子大人回来,也不是他的对手吧?
  投降,还是死亡?
  呼……
  高渐离长出了一口气,眼神变得坚定起来“你如果能空手接我一剑,那我就代表墨家,向你投降。”
  “好。”吴云点点头,一口答应下来,还补充到“就单手吧。毕竟你的剑术比盖聂和卫庄,还是有一点差距的。你出剑吧。”
  他手还背在身后,似乎显得不怎么在意高渐离的挑战。
  实际上,高渐离提出这个要求,也是存了最后试探的心思!
  他是整个墨家众人中武功仅次于巨子的人,是此时密室中的最强者。如果连他全力出剑,都无法胜过空手的吴云,那恐怕确实没办法了。
  所以当高渐离说出这个想法时,包括雪女、班大师、徐夫子等在内的墨家高层都没有反对。而是全神贯注地盯着他俩。
  高渐离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他拔剑了……
  铮!
  清越的剑鸣之音响起,整个密室之内的气温迅速降低,转眼之间竟然已经如同寒冬腊月。
  咔嚓咔嚓……
  地面和四周的墙壁上,竟然都开始有水汽凝结为寒冰了。可见这温度之低!
  哦?
  吴云眼睛微微眯起“寒冰真气?有点儿意思。”
  “此剑名为水寒,《名剑谱》上排名第七。你小心了!”
  高渐离将手中长剑一震,脚步轻轻一踏地面,施展轻功整个人化为一道白色的寒冰幻影般朝吴云逼近了过去。
  他的速度极快,而且不断变幻着方向,让人难以判断是从什么方向发起攻击的。
  “这高渐离,也有堪比先天后期大圆满的实力!这种蕴含着极寒的剑意,也是十分凛冽强悍。若是能够突破到先天巅峰,说不定在剑术一途上会比卫庄还更有前途。这种运转真气的剑术法门,连我都能有所受益。”
  吴云从高渐离动手的招式中,竟也看出了许多奥妙,瞬间融入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可见他的天赋之高,武功之强。同时,也算是起了爱才之心了。
  而已经逼近吴云身旁,正在不断调整步伐寻找最佳进攻实际的高渐离则是敏锐觉察到了他似乎精力没有集中。
  “此人真的就如此自信吗?!空手与我战斗,竟然还敢走神?真当我的水寒之利的开玩笑的吗。绝杀……易水寒!!!”
  高渐离眼神一凛,找到了他认为的最佳时机和出剑位置。
  全身的寒冰真气高度凝聚,尽数涌入手中的“水寒”剑中,施展出了他最强的一招绝杀剑术——易水寒!
  方圆百米之内,地面全部化为坚硬寒冰。
  高渐离的水寒剑此时变成一把晶莹剔透的“冰剑”了!
  这是易水寒剑招施展时的三大形态之一,也是单体攻击最强的一种。
  极寒真气完美地凝附于剑,通透清澈,散发着能够冻结一切的恐怖寒意。而那锋锐的剑意却丝毫没有减弱,反而因为极寒的加持,变得更加锋利和充满毁灭切割之意。
  易水寒一出,号称连石头都会冻得龟裂。
  就算是剑圣盖聂和曾经的最强刺客——荆轲,都叹为观止。
  “好!此招,已经不弱于鬼谷横剑术最强一招的横贯八方了!是你自己领悟的吗?果然也是奇才。”
  吴云哈哈大笑的同时,竟然不躲不避,右手径直硬朝着刺来的水寒剑抓将过去……
  在这一刻,时间仿佛都静止了。
  整个密室里的人都瞪圆了眼睛,试试盯着他俩。
  可是,他们根本看不清!
  因为高渐离的“易水寒”太快了,而吴云的动作也太快了。全场之中,实际上只要高渐离自己看清楚了。
  在自己的剑锋距离吴云的手只要极短的距离时,对方的五指剑骤然发出惊人的剑气——铛!
  五道剑气同时以手掌抓握的环绕形式,三百六十度斩在水寒剑上。而且这五道剑气,都是赤红之色,火焰隐而不发,却带着无法想象的灼热焚力和刚猛剑气。
  这剑气一斩,不但把高渐离这一剑的速度给荡得慢了下来,剑气大减。同时那附着其上的冻裂石头的极寒之气也被削弱了七八成。
  紧接着,吴云的五指已经捏在了水寒剑上!
  高渐离顿时就感觉仿佛是被一头远古凶兽给拽住了一般,手中的水寒剑既无法往前送刺,也无法收回。
  “不好!我的易水寒剑招已经被破了……”他心中升起一股警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