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从此之后,这里就叫武神殿!
  而在这个念头刚刚浮现的同时……轰!
  一股灼热的火焰,从吴云五指捏住水寒剑的位置迸发出来。瞬间包裹了整个剑身,并且顺着剑身往剑柄迅速延伸蔓延回去。
  随着火焰蔓延,本来晶莹剔透的剑身重新变回了正常的金属质地。
  高渐离既无法往前插,也没办法抽出来……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弃剑!
  可作为一个绝顶剑客,在战斗中弃剑就宛如丢弃了尊严和脸面。
  可若是不弃剑,那顺着剑身蔓延而来的火焰肯定会将其灼伤!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那凶猛的火焰竟然自动散去,化为一个普通的真气大手。往他胸膛上一拍……
  砰!
  一团罡风气浪炸开,高渐离被一掌打飞出去几十米,被雪女一把扶住了。
  不过这一掌看起来挺猛,但吴云用的是柔劲儿,实际上对方并没有受伤。
  他再轻轻一跺脚,真气弥漫,四周虚空中都涌出火焰,瞬间将刚才被高渐离寒冰真气冻结的地面和墙壁给融化了……
  “我输了。”
  高渐离直起身来,郑重地朝吴云拱手行礼“多谢阁下,手下留情。”
  吴云笑道“高兄不必客气。我之前就说过,天大地大,拳头……咳咳,道理最大。只要你们能接受我的道理,或者哪怕消停十年,看看统一的秦帝国发展如何。我就会以礼相待。当然不听道理的人,肯定是从世界上消失了。”
  他这些话,软硬兼施,再次强调了自己的理念。
  要说和之前的嬴政有什么区别……那就是尽量不杀人。只寻求认同,而不是彻底的肉身摧毁。
  这样遇到的阻力,其实也相对小一点。毕竟,大部分人真到了那份儿上,能活着还是会选择活着的。
  顿了顿,吴云又问到“高兄刚才说的算话吧?你输了,那么墨家就该无条件投降。否则大家都不好看。我也不想双手沾满血腥。天明还在这儿看着呢。”
  说着,他还朝荆天明投去一个善意的笑容。
  “是啊是啊。”荆天明也点头,“为什么一定要反秦嘛。老百姓过的好就行啊。吴大哥也说的有道理,大家就等一些年看看嘛。”
  他只是一个小孩子,众人也没怎么理会这些话。
  实际上对荆天明来说,反不反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朋友们过的好,能够快乐地生活就够了。
  更何况,他从小在咸阳宫里长大,理论上还算是嬴政的养子……
  事已至此,再抵抗也是徒劳。
  墨家众人也不傻,高渐离的剑术多厉害他们心里都有数。结果吴云单手就能击败他!真要打起来,那就是以卵击石。
  从刚才吴云进来的所有言行来看,他确实不是一个滥杀之人。更像是,和他们来进行一个赌约——赌秦国未来会比七国时期更加光明和美好。
  只不过这个赌约是强迫众人参与的,有点儿像是牛不喝水强按头的感觉。
  咳咳……
  班大师咳嗽两声道“阁下的话,我们信了。可若是我们放弃抵抗之后,嬴政硬要把我们全部坑杀怎么办?毕竟当年,秦国将领白起可是有坑杀投降俘虏的凶残往事的。”
  这一点,秦国倒确实有些黑历史。
  班大师这么一说,墨家和项氏一族的人,又都有点忐忑了起来。
  吴云则是耐心解释“我和嬴政兄,其实也有赌约的。很简单,我帮他约束你们十年,让大秦无内患。他腾出手来对付胡人,同时发展民生。若是做不到,不需要你们动手,我自然会让他给我个说法的。”
  他说的也是实话。
  虽然吴云对这位“千古一帝”的始皇帝很有好感,在前世可以说是他的半个粉丝也不为过。但毕竟这是异界诸天,嬴政是不是真的能做一个好皇帝,还得交给时间去判断……
  若事实证明他不是好皇帝,吴云也不会让他胡作非为下去。
  密室内的众人听吴云都这么说了,也都信了,不再抵抗,表示投降。
  当然为了保险起见,吴云还是给他们种下了生死符,作为约束。
  接下来,就是和墨家高层们一起走出密室,各自下令让秦军和流沙组织停止了与墨家弟子的厮杀……
  公输仇虽然略微有些失望,但看到墨家被吴云压制,也算是心头窃喜。
  此时,盖聂和卫庄的对决也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这两个鬼谷派的师兄弟,在机关城内激烈大战。从地面打到水里,从水里打到空中……最后在一条横跨高空的天然石桥上决胜负。
  卫庄使出了横剑术最强杀招,横贯八方!一条完全由剑气组成的黑色龙形,张牙舞爪往前飞出。
  盖聂使出了纵剑术最强杀招,百步飞剑!一条完全由剑气组成的白色龙形,以相似的姿态飞出。
  一黑一白,两道剑气龙形,隔着数十丈距离相撞。
  铮!!!
  刹那之间,仿佛想起充塞整个虚空的凛冽剑鸣之音。那璀璨的剑光,像是一轮太阳般放射而出。让许多人眼睛刺痛,下意识地抬手遮住……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嗡嗡的剑鸣声消失,剑光也不见了。
  只剩下盖聂和卫庄相隔百米站立,而两人之间的部分石桥已经被剑气给斩碎。
  “大叔赢了吗?”
  荆天明紧张地握着拳头,看向石桥之上。
  吴云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他赢了。终究还是盖兄略胜一筹,卫庄不及他。”
  仿佛是为了应和他的判断,在话音落下的同时,远处的卫庄“噗嗤”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踉跄后退两步,手中的鲨齿剑拄在地上,控制着身形不至于摔倒。
  而盖聂虽然同样很虚弱,脸色苍白,但并没有吐血。而且似乎还有余力,下意识地往前走了几步“师弟,你……”
  “不用过来!”
  卫庄抬起一只手掌,阻止了他。
  “我卫庄还是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不过,经此一战,我已经找到了盖聂你的弱点。下一次,我不会再输给你了。”
  盖聂眼神复杂,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似乎又没说。
  吴云则是心念一动,真气流转,脚下自动升腾起红色火云,托举着他飞向了空中。停在两人之间。
  “我也是搞不懂,你们师兄弟二人,何必一定要分出胜负?鬼谷子的称号虽然好,但没必要遵循守旧。毕竟天下都已经统一了,诸子百家存在的价值更多是为了发展,而不再是争霸。”
  见盖聂和卫庄都是沉默,吴云继续说到。
  “我知道你俩现在可能听不明白,我也不啰嗦。但从今以后,你俩都是我手下的得力干将。不能再私自斗殴。每隔一个月,给你俩一次堂堂正正切磋的机会。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墨家和项氏一族的人,都已经臣服于我了。盖兄,也不必再反抗了吧?”
  说完,在盖聂惊讶的目光下,他又落回了地面上。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接管墨家机关城了……
  按照约定,他并没有破坏这里,一切照旧。只不过,既然已经换了新主人,那就没必要再沿用之前的名字。
  所以再打扫完战场之后,吴云直接对所有人宣布。
  从此以后,这世上再无墨家机关城。只有……武神殿!
  “机关城改名叫武神殿吗?听起来很酷炫的样子哎。”
  荆天明觉着拳头叫好,可是见自己的好朋友少羽和高月都没有附和他,有些讪讪地放下了拳头。
  他摸摸鼻尖儿“那个……好吧,虽然吴大哥改了机关城的名字。但什么都没变,只是一个名字嘛。你们就别生气了。”
  哼!
  项少羽沉着一张脸,扭头走了。
  他还是对吴云很不信任。
  其实也不能完全怪他,毕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项少羽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都是说秦国是暴秦,天下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他们项氏一族,就是要解救天下!
  这种根深蒂固的念头,不是吴云几句话就能够改变的。
  不过,慢慢来。等他们看到天下的改变,或许就会不一样了……对于这个世界的嬴政,吴云还是很有信心的。
  至少,当时他夜入咸阳宫,看到对方深夜还在认真批阅奏折的样子,绝对不是装出来的!也没有必要去伪装。
  墨家臣服、甚至机关城都被占领的消息,在吴云的授意下,很快就传了出去……
  天下各处暗中的反秦势力听闻之后,都是大惊失色!
  因为在反秦阵营里,墨家算得上是整体实力最大、最有组织的,依然被这么轻松的镇压。其余的大部分势力,自然是人心惶惶。
  机关城深处……哦不,现在应该叫武神殿了!
  吴云正在尝试着新的武功招式。
  在秦时明月的世界,由于“天武屏障”比功夫(中华英雄)更高,天地灵气更浓郁。所以他修炼的速度也更快。
  最明显的,就是他有两个思路已经趋于完善。
  第一个就是降龙十八掌的改进——这是他获得的第一门绝世武功,也是由如师如父的洪七公亲自教授的。哪怕现在看起来似乎不算最强一列,他也不愿意放弃。
  所以早在功夫(中华英雄)位面中得到火云掌之后,吴云就一直在思考,将这两门武功融合的可能性!
  现在,已经快要成功了。
  呼呼呼,呜呜呜。
  吴云身旁方圆十丈之内,掌风呼啸,狂风吹拂。
  这是他左手在施展降龙十八掌,右手施展火云掌,掌影翻飞,打得空气爆鸣。
  渐渐的,双手的掌法竟然越来越趋于一致……降龙和火云,就像是重叠在了一起。最后,彻底合而为一!
  “火龙护体!”
  吴云猛然双手往两侧一划,火焰燃烧和巨大咆哮声同时响起。一道道火焰龙形虚影环绕四周,像是一个巨大的火焰漩涡将他护在中间。
  这是火龙组成的漩涡墙壁!
  这一招,隐隐约约能看出“火云铁桶”和“见龙在田”的影子。火云掌和降龙十八掌中的防御招式,被他融合成了这一掌,名为火龙护体。
  其余的招式,也都通过不同的办法进入了结合……
  最终,吴云将这门全新的自创掌法命名为——火龙神掌!
  或许还是出于情怀,火龙神掌依然是以降龙十八掌为主,火云掌为辅的。威力和真气消耗量都堪比“九阳霹雳”了。
  创出了火云掌之后,他又琢磨了一下《忘情天书》……
  这个来自某高武世界的神秘武学,同样玄奥强悍。虽然可能攻击力不一定比得上九阳神功,但更综合和全面。
  而且系统赠予的武功虽然是直接就会,但也只是小成。想要大成乃至巅峰圆满,同样需要靠自己不断的去领悟和修炼……
  就这样,吴云闭关了大概七天。这才再次现身。
  “诸位,有没有兴趣陪我去道家人宗走一趟啊?”
  他虽然脸上带着慵懒和煦的笑容,说话的声音也非常柔和,看起来就像是人畜无害的偏偏佳公子。
  但说出的话,却让盖聂、高渐离、雪女等人都是一惊。
  很显然,这位是打算要对道家动手了!
  谁都知道,道家在三百年前分裂为“天宗”和“人宗”两派。其中的“人宗”一直在积极反秦,暗中和六国遗族已经墨家等都有联系。
  众人都没有开口,只有荆天明好像不怎么惧怕吴云,大声说到。
  “那个,吴大哥,你该不会也是要去镇压道家吧?是不是有点太强势了啊。”
  哈哈哈!
  吴云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这才哪到哪儿啊?我和嬴政兄——也就是你的养父有过约定,帮他彻底地镇压帝国内患。让他好好实现自己的雄心抱负。这意味着,所有反秦势力,我都会去走一趟。要么听我讲道理,要么,呵呵呵。”
  “哼!他才不是我的养父,他是我的杀父仇人。”
  荆天明皱着眉,抗议着吴云的说法。
  但声音里,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或许在他自己心里,对于嬴政这个事实上的“养父”也是抱有非常复杂的心情吧?毕竟出生在咸阳宫中,在荆轲刺杀事件之前,嬴政对他其实还是非常不错的。
  直到荆轲刺秦皇,他和嬴政的关系才急转直下。最终,为了安全起见,不得不跟着盖聂逃出了咸阳……四处流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