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天宗之道和忘情天书
  吴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然后环视四周,淡淡道“所以,没有人和我一同前去咯?”
  项少羽一咬牙,举起手“我和你去!”
  哦?
  吴云有些意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不是觉得我是恶人吗?更何况你一个小毛孩,去了能帮什么忙吗。就算壮声势都没用啊。”
  “我,我……我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会滥杀无辜!”
  项少羽一咬牙,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吴云也没再戏弄他,点头同意了。
  接着,盖聂和高渐离也答应跟着前去。至于荆天明,他一直相信吴云,自然也想跟着去看看……
  道家,实际上算是诸子百家之中十分特殊的存在。
  五百多年前,阴阳家从其中分裂而出,自成一派。
  三百多年前,道家本身又再次分裂为“天宗”和“人宗”两脉。
  若非如此的话,道家才应该是真正意义上的诸子百家第一大势力!
  在秦国统一天下之后,道家人宗加入了反秦势力一方,抵抗所谓“暴秦”的残酷统治。至于天宗,原本是不过问世俗之事。
  但由于和人宗的本能对立,既然人宗反秦,天宗就加入了秦国乙方——这么说起来,也算是吴云的下属了。
  ……
  行至半路,卫庄却同时收到了秦国和流沙的飞鸽传书,上面称恰逢道家人宗和天宗五年一度的“天人之约”临近,所以人宗山门内已经无人,他们都去了太乙山。
  哦?
  吴云摸着下巴,心中暗想“我隐约记得前世身边的秦时明月粉聊天时,好像天人之约没这么早吧?”
  不过诸天位面的现实和文艺作品有差异,他已经非常清楚,因此也没太惊讶。只是既然如此,就索性直接改道前往太乙山。
  道家的天、人两宗,每过五年会在太乙山的观妙台进行比试,通过胜负来决定宗派信物“雪霁”剑!
  这把剑据说乃是道家创派祖师传下,在《名剑谱》上排名第六,是道家的象征和镇派之物。
  而这场比试被称之为——天人之约、妙台观剑。
  ……
  太乙山下。
  此时已经是到了初秋时节,层林尽染,天高云淡。
  自先秦时候起,太乙山就已是名山,有许多隐士和求仙问道之人在此居住。后来更是成为了道家天人二宗争夺雪霁剑的场所。
  吴云这次并没有带秦军士兵,除了他自己外,就只是卫庄和流沙四天王、盖聂、高渐离、雪女、荆天明和项少羽。
  除了两个小孩之外,其余都算得上是高手!可当近万普通秦国士兵。
  一行人在吴云带领下,慢悠悠地上山。
  “丹心似火万般红,妙舞仙姿摇碧空。这红枫真是秋日的绝佳观赏之景啊。”
  他观林中山景,忍不住诗兴大发,便随意吟咏了几句。
  在射雕世界时,他跟着好友徐新义和结拜兄弟黄药师谈论诗词歌赋之道,本身也已经算得上是大才子。
  旁边活泼的赤练忍不住笑道“吴大人这般模样,若是不知情的人看了,估计还会以为是某位儒家公子呢。”
  是吗?
  吴云笑笑,没有说话。
  如果从之前的经历来看,他倒确实接受了很多儒家的东西——毕竟不管是徐新义还是黄药师,三观的基础还是偏向于儒家的。
  这时,吴云发现旁边的一处往外伸出的石台上,站着一个美丽的好女。
  她十七八岁模样,头发却是罕见的银白色,在后面挽成一个发髻,一根细长的玉石发簪从其中穿过。
  身上的衣服轻柔飘荡,如同天上的云层一般席卷。手中的白色拂尘也随风飘扬。将她整个人衬托得宛如仙女下凡一般。
  就算是美貌艳丽的赤练和温婉绝色的雪女,在这个少女面前都要黯然失色。无法与之相比。
  “哇!好漂亮的姐姐。”荆天明都不不由得赞叹,眼睛发亮。
  那是对美好事物的由衷欣赏。
  项少羽更是瞪圆了眼睛,他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
  但其余的绝顶高手——盖聂、卫庄、高渐离三人,则是下意识地握住了剑柄。他们从这个宛如仙人般的少女身上,感觉到一股无比恐怖和让人心悸的气息。
  就算是“剑圣”盖聂和自负如卫庄,他俩内心深处也不敢说有必胜的把握!
  高渐离就更不用说了……他明确刚知道,若是动手,自己必败。
  “这究竟是什么?才十七八岁,竟然给我如此恐怖的压迫感。”高渐离往雪女身边挡了挡。
  吴云则是在惊讶对方的美貌和空灵气质后,反应了过来。
  “你们放松一点,不用这么紧张。”
  说着,他也朝那探出悬崖的石台上走去。
  而那美丽少女则是回过头来,一双眼睛淡漠地看向吴云。她眼中仿佛有天地乾坤,但却唯独缺少一丝人的情感。
  不过她的意思,显然是让吴云不要过去打扰她。
  吴云笑道“道家天宗,晓梦大师,道家数百年难见的绝世天才。传闻在八岁那年就击败了天宗除掌门赤松子之外的其余全部六位长老。之后被北冥子收为关门弟子,成为掌门赤松子的师妹。之后闭关十年,武功大成,破关而出担任天宗掌门。”
  此话一出,少女眼神微动。
  而吴云身后的几人,则是大吃一惊。
  赤练捂着红唇,满脸惊讶“她就是传说中的天宗掌门,晓梦大师?这么年轻。”
  也是因为她境界武功太高,所以刚才赤练和荆天明、项少羽根本感觉不出来,只以为和普通人一样。
  晓梦看着吴云,开口到“原来你已经知晓我的身份了。而且,对我的过去也有所了解。”
  她的语气空灵淡漠,不沾染一丝烟火气。
  “那是自然。作为一个首领,如果连自己的下属都不了解,那就是失职啊。”
  吴云笑着,继续往前走去,并没有停下脚步。
  下属?
  晓梦微微皱眉。
  “你们道家天宗既然已经选择靠向了大秦,而我乃是负责大秦江湖事务的总领。你自然算是我的下属。”
  “原来如此。前不久听赵高说起,大秦有了一位神秘的年轻权贵。想必就是阁下了。只不过我道家天宗和大秦朝廷只是合作关系,并非上下级。所以,我并不算你的下属。”
  说完,晓梦不再理会吴云,而是继续扭头看向远处连绵的山峦和雾气。眼神没有焦点,仿佛神明在俯瞰人间山河。
  就在吴云再次往前踏了一步的同时,刹那之间,周围的景色骤然一变!
  以晓梦为中心,半径十丈的圆形范围之内,像是褪去了颜色。所有的一切景象和事物,都变成了暗灰色。
  而且变得无比的缓慢,无限接近于静止!
  随风掉落的树叶,往下坠落的速度慢地难以觉察。
  远处的卫庄一见这个笼罩释放的灰色空间,顿时脸色一变,沉声道“这是……道家天宗的秘法绝技,天地失色!”
  高渐离也是一愣“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地失色么?据说,是能自身的至纯内力释放、覆盖到周围,让一切景象都变成暗灰色,同时使自身周围一定空间内的事物变得无限缓慢,接近于静止。位于天地失色覆盖范围内的生灵,则是会无法动弹,没有抵抗之力,慢慢的死去。”
  就算是以他们三人的强大,一旦中招也十分麻烦。
  盖聂则是有些担忧“吴兄虽然厉害,但他修炼的主要都是进攻杀伐之术,对道家天宗这种玄妙的能力不知道有没有破解之法。若是有意外,我们立刻出手。”
  他握住剑柄。
  若是在正常的斗剑之中,盖聂自然有八成的把握能击败晓梦。更何况,他只是担心吴云被“天地失色”所拘,想从旁解救……
  晓梦那双没有情绪的眼眸,也是盯着被灰色半静止空间笼罩的吴云——她刚才从这个人身上,隐隐觉察到了一种心悸的灼热焚烧气息。
  就仿佛是那英俊温和的外表下,藏着能够焚尽世间万物的恐怖烈焰!像是一轮人形太阳。
  更何况她也确实对这个大秦朝廷内统率江湖势力的神秘高手有一丝好奇,因此算是一种警告和试探……
  晓梦自然不会觉得,凭借自己的“天地失色”就能让对方怎么样,只是用这种办法警告他不要靠近。
  然而下一个刹那,出于她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因为按理说在这片灰色的半静止空间中,只有她这个施术者可以行动自如,其余一切存在都会变得比蜗牛还要慢很多很多……
  可她眼前的吴云,脸上依然带着微笑,朝自己走来——速度并没有任何变化。意味着对方完全没有收到“天地失色”这一绝招的影响。
  甚至晓梦能从对方脸上看出一种饶有兴味的感觉,似乎对自己这招道家绝技充满了浓烈的兴趣,却是在以一个更高层次的角度欣赏。
  “不错不错,这就是道家天宗的天地失色吗?传说中,一旦中招,只有道家人宗的万物回春能够解除。果然叹为观止。以内力沟通天地之力,制造一个半静止的死亡空间。创出这一招的人是个天才。”
  吴云侃侃而谈,仔细感受着天地失色的力量运转形式,想从中学一点东西。
  毕竟秦时明月也是一个高武位面,充斥着道妙法门,这些是纯粹的攻击杀伐之外的境界。
  吴云走到了晓梦面前三尺之外,然后站定。再轻轻地一挥衣袖。
  呼!
  一阵清风卷起,仿佛整个天地间猛的一亮。下一刻,这半径十丈的圆形之内,重新恢复了色彩。
  这一刻,不但是远处观看的盖聂、卫庄等人大惊失色,就算是情感极为淡漠的晓梦大师也瞳孔骤然一紧。
  “你……破掉了我的天地失色?就算是逍遥子的万物回春,也不可能破解得这么轻松。而且在刚才那一瞬间,我似乎感觉到了一股浩瀚如天地大道的气息。你也是道家修行者?但不应该啊?”
  晓梦喃喃自语,显得有些困惑。
  因为在刚才,她感受到吴云身上散发出一种莫可名状的空灵浩瀚之气——那分明是道家的天道之意!
  甚至比起她自己和逍遥子,都要纯正一些。
  荆天明拉了拉盖聂的衣袖“大叔,吴大哥的武功,不是火属性,而且以刚猛凶悍为主么?刚才好像,不太一样啊……”
  这孩子虽然看起来天真烂漫,有点傻乎乎的。但作为《秦时明月》的主角,在真正的世界里就相当于“位面之子”,绝对不简单。
  他一眼就看出,此时的吴云气质不太一样。
  盖聂、卫庄、高渐离自然也有类似的感觉。
  原因很简单,因为此时的吴云施展的乃是《忘情天书》的功力,和《九阳神功》当然不太一样。
  自从在功夫(中华英雄)位面得到《忘情天书》全本之后,他同样也潜心钻研,已经将其中十五个招式中除了最强的“天意”和“我无”之外,基本已经大成。
  刚才破解晓梦的“天地失色”是直接以忘情天书的意境,将其消弭无形。
  看着面前十七八岁的少女,吴云淡淡道“大道无形,天道无情。以逍遥子他们人宗的理解,视众生一视同仁,没有贵贱之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以悲天悯人为怀。而你们天宗认为,既然生死如春秋一般自然而然,就不值得悲喜,道家修炼大道,就应该无我,融入天地。万物忘情,所以无情。我说的可对?”
  晓梦微微颔首。
  “没想到阁下对于我道家的精髓,竟理解得如此深刻。该不会,你是我道家历史上的某位前辈?”
  她十分怀疑,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否和他的相貌一样年轻!
  毕竟,一些活了很多年的老怪物,也有办法让自己看起来比较年轻。
  吴云摇摇头“我和你们道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恰好我修炼的一种功法,和道家——尤其是你们天宗,或许有些渊源。”
  渊源吗?难道……
  晓梦眼中闪过一丝思索。
  她想的有点儿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