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天人之约、妙台观剑(上)
  实际上,吴云只是觉得《忘情天书》本来就是道家的意境,其中更有诸多神奇手段,自然也算是道家的法门。
  “不过……”
  吴云想了想,又说到“我觉得你们天宗对于忘情的理解,有些偏差。想要忘情,必须先有情。你连情都没有感受过,又如何去忘情?就像你从来没有拿起过一件东西,又如何放下?”
  闻听此言,晓梦猛的一震。
  不可思议地看向吴云。
  刚才他说的话,简直如同闪电一般击中了晓梦。
  不过,身为天宗掌门,她瞬间就平复了心情。只是淡淡道“阁下果然对道家的理念十分熟悉,若是有机会,晓梦真想好好请教一番。”
  吴云心说我哪里懂什么,我只是习惯性地顺手装了个逼……
  而晓梦也不再看云海,只是邀请吴云一同上山。他欣然同意。
  于是,两人走在最前面,一路交谈。盖聂、卫庄等人紧随其后。
  一路上,晓梦谈起道家天宗的理念,吴云倒也没有再次直接反驳,只是和她探讨。
  幸好靠着前世网络上一些装逼套路,已经确实在射雕位面和徐新义、黄药师也曾经讨论过一些道家学说,才没有露怯。
  很快,一行人抵达了太乙山的山顶。
  这里是一处巨大的开阔平地,四周云雾聚集缭绕。从任何一个角度望出去,都是云海翻腾不息,宛如飘渺仙境。
  而在太乙山顶的正中心位置,是一处巨大的八卦形石台。
  正是道家天人两宗每隔五年的比剑之处——众妙之台!
  此时,在众妙之台四周,已经围满了道家门人。天宗弟子在西,人宗弟子在东,彼此对峙着。眼神之中,都有不屑。
  虽然双方源出一脉,但这种道统之争,最是残酷!
  除非是像五百年前的阴阳家一样,彻底摈弃道家理论,完全独立,自成一派。
  吴云一眼就看到人宗那边站在最前面的老者。
  须发皆白,大袖飘飘,整个人仙风道骨,看上去最符合普通人心目中“老神仙”的相貌和气质。
  他就是道家人宗的掌门,逍遥子。
  他的目光,朝这个方向看了过来。然后,顿时一怔。
  “晓梦师妹,你身边这些人?”
  逍遥子当然能够感觉得到,这几人的强大!除了荆天明和项少羽他俩还是武功不算太强的小孩,赤练和雪女的武功虽强但比他还差得远……
  可剩下的四名年轻男子,除了那个隐隐散发冰寒气质的之外,其余三人他都看不透。
  尤其是站在晓梦旁边那个微笑着的青衫男子,逍遥子竟然感觉不到他的气息!就仿佛是,他站在那儿,天地自然本身一样。整个人都融入了自然之中,无法捕捉到存在的痕迹。
  用眼睛去看,他就站在那儿。但用意念真气去感知,就像是一片虚无!
  逍遥子的境界也是先天巅峰,和晓梦在伯仲之间——估计功力虽然稍逊一筹,但战斗经验却要更丰富一些。
  谁强谁弱,确实还要打过才知道!
  卫庄也是同样如此。
  至于高渐离,战力应该要弱于逍遥子。盖聂则稳稳要比逍遥子略强一些。
  晓梦没有说话,吴云等人开口自我介绍了一番。
  “在下盖聂,江湖散人,不值一提。”
  什么?!剑圣盖聂!
  在场的道家弟子,不管是天宗还是人宗,听到这个名号都是大吃一惊。
  逍遥子似乎早有预料,拱手道“剑圣阁下也来太乙山观礼吗?”
  “流沙,卫庄。”
  冷酷的声音,冷酷的表情。
  道家弟子同样震惊——杀手组织“流沙”的大名,威震天下。
  “墨家,高渐离。”
  “墨家,雪女。”
  “流沙,赤练。”
  “我叫荆天明。”
  “我叫项少羽,楚国项氏。”
  听着来者的名号,都算得上是大名鼎鼎。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吴云。
  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他才是这群人中领头的!
  尤其是逍遥子,他甚至感觉连晓梦都对吴云十分尊敬,仿佛有种面对师长的感觉。
  “在下吴云,大秦朝廷江湖事务总领。”
  此言一出,比刚才还要震撼,简直像是一颗炸弹投入了水中,顿时掀起滔天波澜。
  道家弟子顿时议论纷纷起来。
  “难怪掌门和他走在一起,咱们天宗现在似乎在和秦国朝廷合作吧?”
  “没错。据说那嬴政的长子扶苏,对晓梦掌门礼敬有加。”
  “可恶!天宗的这群人不但跟暴秦合作,竟然还引狼入室?让朝廷高官来太乙山。”
  “小声点……听说晓梦大师认为生死无常,因此对杀人没有芥蒂。动辄杀人。别到时候掌门也阻挡不了。”
  很显然,对于吴云的身份,天宗和人宗弟子的反应还是不太一样的。
  毕竟人宗本身属于反秦势力的一部分,而天宗则是跟流沙一样,跟秦国朝廷是合作关系。
  吴云也看出了逍遥子眼中隐隐的警惕,便笑着道“逍遥子前辈不必担心。一来,我与道家也有一些渊源。二来,我也是非常讲道理的。你们大可以放心的进行天人之约,妙台比剑。等分出胜负之后,我再说服你们人宗不要反秦,可好?”
  逍遥子还没有说话,人宗弟子里就传出声音。
  “说的好听!到时候掌门和晓梦大师比剑,都消耗大量内力真气。你若再突然发难,如何是好?更何况流沙的恶名,我们早已听过。有你们在场,如何能顺利地进行天人之约?”
  “是啊是啊!这样豺狼虎视眈眈,根本不可能。你们速速退去。”
  “此处不欢迎你们!”
  “真没想到,连墨家竟然也屈服在暴秦的铁蹄之下了。你们反秦不是最为激烈的吗?”
  “叛徒!”
  道家还是比墨家要平和一些,虽然也反秦,但面对吴云等人时主要还是呵斥为主,没有直接就动手。
  卫庄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冷意。
  吴云则是朗声道“诸位,反秦有什么好处呢?自从轩辕黄帝和神农炎帝打败蚩尤,开创华夏。再到大禹治水,商汤立国。周天子分封诸侯,牧守四方。属于华夏族的土地越来越多,但战争却越来越多。嬴政兄统一天下,再无战争,一致对外,不是好事吗?从此七国百姓,都是一国百姓。说着同样的语言,穿同样的衣服,用同样的货币。天下太平,盛世在望。”
  他的声音,恢弘盛大,宛如天音,充满了一种崇高意境。
  落在所有人耳中,竟产生了强烈的认同感。
  甚至连身后的高渐离、盖聂等人,再听一遍,竟然都有和之前在墨家机关城内不一样的感觉。仿佛他说的,就是真理一般!
  “不对!他的话有问题。”
  逍遥子恍惚中,猛然惊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