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醒来
  “唔!”
  王良按住了头,努力地睁开眼睛,想看一下自己身处何方,但他睁眼之后,却发现转眼前非常昏暗,只有远处一点油灯证明着这是一个什么地方。
  这竟然是一处只有五平方米左右的牢房,王良背靠的位置是巨大的青石堆砌而成的主墙,两侧都是人头粗细的木头制成的栅栏。
  这牢房可能位于地下,王良此时躺着的稻草都有一丝的潮湿与霉味,一个水桶就放在靠门口的位置,一看就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
  在房间的左右两侧,传来了轻微地呼吸声,一个急促,一个细不可闻,可以看的出来,在这两侧的牢房里,也关押着什么人。
  再一细想,王良这才想起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他记得自己好像因为与边关大将联系,被诬陷和边疆的将领勾结,图谋不轨,全家被抄家,受他牵连的人全部死了,只有他被宦官求情保住了性命,免了死罪,流放到驩州。
  他在去驩州路遇山匪,被山匪抓了回来,这都已经二十几天了。
  轻轻地按着额头,王良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个疑惑,他刚才为什么会产生自己在哪里的疑惑呢。
  就在这个时候,牢房外的门突然被人踢开,一股血腥位从门外传来,王良有些疑惑地站起身,走到栅栏边向外看去,正好发现五名男女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五人身穿古怪道袍或是衣甲,头发是红色、紫色与绿色的,看起来相当的怪异。
  最让王良无语的是,他们头顶上还飘着一行字,分别写着‘骑龙炮手尹志苹’、‘张嘴就来’、‘绞尽’等古怪的文字。
  走到牢房外面的走廊时,其中那个头顶写有骑龙炮手尹志苹字样的男子就大声地说道“大家好,外面看守牢房的山匪头目已经被我们杀掉了,从他身上,我找到了一把钥匙,不过只有这么一把,我应该放谁出来。”
  他的话音才落下,王良左侧的牢房就传来一位女子的声音。
  “大侠,如果大侠愿意放我出去,我愿意为奴为婢跟随大侠。”
  她的话才说完,王良右侧的牢房里传来了一个声音,“我这有本《先天乾坤功》心法,山匪把我关在这里,为的就是这本功法,只要你把我放出去,这功法我就送你了。”
  骑龙炮手尹志苹并没有做出选择,而是看向了王良,“你呢?”
  “我……”王良正打算说一下自己的身份,但他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我自认为占卜易算水平不错,如果你放我出去,我可以为你们占卜一次。”
  王良说完之后,这五位并没有马上做出选择,而是在那里商量起来,王良隐隐约约可以听见他们一些对话。
  “那个妹子长的不怎么样,也没有优势技能,收他做追随者有些浪费了。”
  “《先天乾坤功》是好,但他给出来的应该是残本,要十五本才能合为一本,我们只来这里刷一次,有些浪费,外面价格也不高。”
  “那个占卜星只能算到山寨里的事情,没办法算到外面的机缘。”
  “……”
  商量片刻之后,骑龙炮手尹志苹拿着一把钥匙走到王良牢房左侧,开门把里面的那个妹子给放出来了。
  之后他们看也没看王良与他右侧的牢房,转头就这样离开了。
  当他们走出地牢的大门时,那大门竟然自动关上,同时王良吃惊地发现,在左侧的牢房里,竟然又传来了轻微的呼吸声。
  这是怎么一回事,左侧牢房的人不是被放出去了吗,怎么又来一个,这是人是鬼?
  这种诡异的情况让王良心中充满了不安,他盘算着要如何逃出眼前的这个鬼地方。
  想一下刚才那五个怪人所说的话,他们好像说外面的山匪头目已经被杀掉了,现在不逃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王良没有多想,他直接走到了栅栏门前,此时他发现这些天下来一直都没有发现的异常,明明这栅栏木头与木头之间的空隙差不多,不知为什么,王良可以看到正面走廊上的一切,却没有办法看到两侧牢房里的人。
  同时他注意到其实这栅栏并不严实,这门虽然用的是铁链锁着,但是这个栅栏却是用木头拼接起来的。
  虽然这里做的并不是太起眼,但细细一看就会发现,这全部都用的是榫卯结构进行处理的。
  可以看的出来,建造牢房的工人里面也有一些高手。
  王良以前是玩过鲁班锁之类东西的,他知道这些榫卯结构不能硬拆,这东西越用暴力就越难打开,反而找到一些开口或是机关,这才有机会将这栅栏打开。
  王良细细地在所有的木头上摸着,寻找着可以利用的东西。
  他注意到,自己的动作并没有引起两侧牢房里那些人的注意,似乎不管他在自己的牢房里怎么乱来,两侧的牢房都好像是另一片天地一样。
  王良对所栅栏上所有的木头都细细地摸过之后,终于给他找到了一个可以摇动的木头,只不过那木头并不是正面大门这里的木头,而是靠着右侧牢房的一根木头。
  王良轻轻地摇动着这根木头,并且开始移动着这根木头上面的榫卯,最后竟然被王良撬开了一道缝,最少可以让一个正常的人从这缝里进入到右侧的牢房。
  把那木头给撬下来后,王良看着眼前的空隙,有些无语地低下了头。
  作为一名能文能武的官员,王良的个头比较让人吃惊,他身高一米九多,膀大腰圆,手臂能跑马,长着一张充满了正气的国字脸,白白的皮肤,一看就知道是一个中年帅哥的样子。
  只不过他那个身体,想要从这空隙里挤过去,还是比较困难的。
  但为了这好不容易被撬开的空隙,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地把自己的肚子缩小,从这空隙中挤到了右侧的牢房。
  挤进来后,王良才看到这里躺着一位六十来岁一头乱发的老头,他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在王良挤进来的时候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王良注意到,在他的身后放着几本蓝色封皮的书,上面写着。
  《先天乾坤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