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崔琅出事
  “怎么会这样?”
  看着脸色发红的崔琅,王良眼中充满了不解。
  在崔琅身边照顾的是一位银童子,此时王良问的也是这位银童子。
  那银童子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按这位姑娘的吩咐去拿药给她修行,小蓝管家那边安排,只要我们有的药,就全部拿给这位姑娘,结果我听到动静,进来就发现变成这样了。”
  王良一把将崔琅抱起,此时崔琅身体像是被放在火炉里一样,全身发烫。
  一开始王良以为崔琅是修行出了问题,但很快王良便发现情况并不是这样。
  他看到崔琅的脖子那里出现了一个如同白莲花一样的纹身。
  这个情况让王良吓了一跳,他也顾不上男女之防了,开始解崔琅的衣服。
  此时崔琅还睁了睁眼,发现解她衣服的是王良,就是脸红了一下,便没有任何反应了。
  王良现在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在解开崔琅衣服之后,他发现在崔琅的身上并不止一朵莲花。
  这莲花是以崔琅的心口为中心向四周长出来的,莲花一共有七朵,只有靠近脖子附近的那朵已经有了开花的趋势,余下的六朵全部都是花苞。
  不过王良明白,等这所有的莲花都开花了,就是崔琅毙命之时。
  眼前的情况让王良心中一紧,他想了想把一部分的法力注入到崔琅的体内,随后他注意着崔琅身上的那些莲花。
  王良发现,他注入的法力对于这些莲花并没有什么影响。
  甚至那已经有些开花趋势的莲花也收缩起来。
  这个情况让王良放心不少,正打算松口气的时候,却发现当他法力被收回时,那莲花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王良一下便明白过来,自己是没有办法处理眼前的莲花。
  不过还好,随着王良法力的注入,崔琅也有了一点精神,她睁开眼看着王良,眼中充满了眷恋的神情。
  “你放心好了,这个事情我能处理。”
  王良已经打定主意,到游戏里去寻找处理的方法,如果不行,就到八景宫去找人帮忙,想来这都不是问题。
  不过崔琅关心的并不是这个,听王良这么一说她反而笑了起来。
  “你紧张我我真开心,你在紧张我。”
  “好啦你有完没有。”
  王良拿开崔琅摸上来的小手“关心一下你自己的身体好不好,你现在的情况很不对。”
  “没什么不对的。”崔琅笑了起来她感觉自己很开心,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对于崔琅的行为王良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也不知道梦里崔琅那么精明的脑子跑哪里去了,怎么会做这种小女儿恋爱的样子。
  “你清醒就好,你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知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王良一面为崔琅拉了拉衣服盖住了她的身体一面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修行你送过来的功法,修行着就变成了这样。”
  王良一听,第一时间就怀疑崔家的功法有问题。
  但他查看了一下,发现这功法没有什么问题啊最少在打基础方面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而且崔琅眼前的情况,也不是功法修行出错的原因虽然看起来崔琅现在这个样子不好受,但只要把一下脉就可以知道崔琅现在气血旺盛,是修行有成的表现。
  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修行功法失败或是修行出错带来的影响。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那崔琅眼前的情况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王良想了一下很认真地问道:“你把之前那些人找你的过程还有之间她们所做的事情详细地说一下,一定要认真地想一下,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不对的地方,没有啊。”
  崔琅摇了摇头,“她们一开始找到我的时候,说自己是仙人,之后……”
  崔琅很认真地讲着自己在长安崔宅里遇到了神圣红玫瑰这些人的过程。
  王良也很认真地听着,每个细节王良都会来来回回地问着。
  而崔琅此时也表现出了世家才女的能力。
  虽然已经过去了比较长的时间,但只要崔琅肯去回忆,一些细节就可以回忆得起来。
  而且她讲述的相当到位,一切都娓娓道来,让王良就好像亲眼见到了当时的情况一样。
  王良怎么说也比崔琅多经历了许多,不管怎么样,见识方面都要超出崔琅。
  特别是在眼前局面下已经有所指定后,王良对于一些细节就抓的更紧了。
  “等等,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再说一下。”
  “哦,我们一直在赶路,从长安赶到这边来,因为一路上没空休息,我有些支持不住,神圣姐姐那边就给了我一些莲子,说吃了就会有足够的体力与精神,不会困也不会累,可以一路赶路。”
  “莲子吗?”王良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重点,但又没有抓到关键,“你再想想,这一路上你还有没有遇到有莲子的地方?”
  崔琅这才反应过来,她很认真地想了想,“好像这一路上我一直在赶路,吃了不少的莲子。”
  “不少是多少,之前你说吃一粒莲子就可以不累不困,那应该吃不了多少粒才对。”
  崔琅这才轻轻地计算起来,最后她肯定地说道:“七粒,我一共吃了七粒莲子。”
  王良回想了一下崔琅身上那如同纹身一样的东西,七朵还未开放的莲花。
  最后王良猜测,崔琅现在身上的情况很有可能是那七粒莲子所引起的。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王良的猜测是崔琅修行了崔家的功法,把失去的气血补了回来,刺激了这些还没消化完的莲子。
  之后这莲子就以崔琅的身体为田地,重新生长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王良就要重视起来了,他需要想办法把崔琅体内得莲花给拔出来。
  否则的话用不了多久,崔琅就会被这莲花抽成人干。
  看出王良的脸色不对,崔琅拉了拉王良的袖口。
  “不用那么担心,没事的,我感觉自己好好的。”
  王良什么也没说,但他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