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锋芒初露!
  “可能我就没办法做他的替身了?”易言问道。
  “是的,不仅如此,而且你也做不了其他人的替身,其他人都有替身,而且不止一个。”
  易言单单听了这句话就知道这位“爷”有多难伺候,或者说是这位“爷”的要求有多高!
  别人都有好几个替身,他却一个都没有。
  是因为谢图南不红,没人愿意吗?no,谢图南可是南国当红的流量小生!
  陈导继续补充道:“因为这场戏的难度极高,需要演员先是逃跑,接着从四楼跳到车上,而跳车的这个动作,就是替身需要完成的。虽说有防护,但是也非常危险。
  一般的拍摄过程都是跳的动作,接着落地的动作,并且车辆都是静止的,是通过摄像头后拉与后期合成制作的。
  但是这一镜戏需要一镜到底的长镜头才好看,因此,剧组中没有合适的替身。即便有合适的替身,谢图南也”陈导没有继续说下去,易言早已猜的大概。
  陈导继续说道:“我刚才也是去招聘大厅碰碰运气,没想到却遇到了易氏演技的传人。”
  陈导说“易氏演技的传人”语气极为着重,像是在强调什么。
  易言手指托住下巴,沉思片刻,说道:“同不同意,只有让他过来才知道。”
  陈导立马挥了挥手,生怕晚那么一时片刻,向助手示意。
  易言早就知道谢图南虽不但是不好伺候的角儿,而且嫉妒、摆谱、脾气大却是一等一的高手。
  凭借着自身的相貌,才成为了如今南国当红的流量小生。
  换做以前,易言自然不会给这种人当替身,甚至有些看不起他,但是现在他别无选择。
  因为他不会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一来,只有再次进入影视圈,他才能调查那起演出事故。
  二来演戏是自己的梦想。
  三来他不能辜负已故的母亲。
  刚还说梦想不要了,事故不调查了,转眼之间又变了,真香!
  没过多久,谢图南穿着一声干净的白色西装,像是要去参加演唱会一般便来了。
  易言心中很清楚,现在是剧组的休息时间,但是在这仅仅只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内,谢图南便将脏兮兮的演出服换成了其他衣服。
  是洁癖吗?不!是“洁癖”啊!
  陈导望着谢图南,有力地拍拍易言的肩膀发出“——”的声音,“这是你的新替身,十五场七镜这场跳车戏和以后你需要替身的戏都由他完成。”
  陈导并没有用商量的口吻,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让谢图南自己挑替身,不知道挑到猴年马月去了。
  再说了,之前那么多长相帅的替身谢图南都不同意,而易言,更不用说了。
  谢图南扫了眼易言,撇了撇嘴,暗想:“不知道这像乞丐一样的人究竟是导演的什么人?估计又是陈导从哪找的不用试镜的关系户。”
  嘴巴只一努,轻视地对易言问道:“你当过替身吗?”
  易言刚准备开口,陈导打岔道:“谢老师,我是这样想的,行不行我们需要试一下才知道。”
  陈导故意抢先回答谢图南的话,生怕易言说出自己不会演戏的“事实。”
  谢图南忽然语气有所提高道:“陈导,我很忙的,你知道的,拍你们这电影,我还是从档期里好不容易才挤出一些时间,万一不行,拍个一下午,又耽误我的时间。”
  说罢之后,两只胳膊交叉抱在胸前。
  易言看着谢图南这样子恨不得给他两个大嘴巴子,但是现在人家是角儿。
  说道:“谢老师,我不会耽误您的时间,您只需要给我十分钟时间,如果达不到您想要的效果,我拍拍屁股走人便是。”
  “十分钟?”谢图南侧目而视易言,“呵呵,十分钟怕你最多能拍两遍,难道你有把握两遍之内完成这个镜头?”
  易言点了点头,“也许也许我真的可以。或许或许一遍就可以。”
  “hat!!!!???”
  陈导忽然看向易言,轻轻皱了下没有,眼神怪异。
  他相信易言能够完成这条戏,但是根本不相信易言能够在两遍之内完成这个镜头,因为之前无数优秀替身无数次拍摄都没有过。
  谢图南冷笑一声,“哼,也许你真的有可能,谁知道你是陈导的什么亲戚。”
  这句话不仅仅是对易言的挖苦,更是对陈导暗示:如果你不喊“cut,”他不就过了吗?你的关系户,你当然能让他过。
  接着,侧了侧身子,转头对陈导说道:“陈导,他在镜头里的样子观众都会以为是我,影响的可是我的形象。您看他这瘦的和猴儿一般的样子,我有这么瘦吗?
  您是可以随便找个关系户,再让他通过,最后造成形象损失的是谁?还不是我吗?”
  易言听着谢图南的语气恨不得现在就想让他啪啪打脸,真以为我是小白呢?
  淡淡说道:“替身的使命便是让观众误以为替身就是主角,并且完成主角完成不了的事情,通过现在的化妆技术完全没必要考虑这些问题,再说了化妆如果实现不了,还有cg特效。”
  陈导听了易言这话极为惊讶,这小子,不是说没拍过戏吗?
  “你说什么?”谢图南嘴角微微抽搐,越发的讨厌面前的这个黝黑的瘦子,说道:“你拍过戏吗?你懂戏吗?在我面前讲戏?好,咱们就不说你这身材,你就能保证你的脸让摄像机一点都捕捉不到?”
  易言指着遵循一百八十度规则的四台摄像机,再次淡定说道:“看这场面就能猜出来了,现在四台摄像机分别在我的正面和侧面。
  我跳下去的那一刻只需要注意我面前的这台大摇臂,低头,以极快的速度跳下,基本是拍不到正脸的,我再在空中调整姿势,在落地的一瞬间以背面面对车尾的这两天摄像机,至于那一台拍摄特写的摄像机,拍摄的是脚落地的瞬间,我想,我是不用过多在意的。
  当然了,拍摄这种动作幅度较大的戏,可能还会有一台斯坦尼康,但是无论怎么摆放,摄像机都要遵循一百八十度原则,因此一定和其他摄像机在同一侧,所以应该也在车尾,拍摄的是我的背面。
  谢老师,您说摄像机能捕捉到吗?”
  易言洋洋洒洒的说完,心中酣畅淋漓,陈导几乎都要傻眼了,而谢图南却要红眼了,说道:“即便如此,你的演技又怎样呢?”
  易言说道:“谢老师,既然你这么不相信我的专业性我们不如打个赌,如果我能在十分钟内拍完这镜戏,那以后我就留在剧组,当您的替身。”
  他和谢图南心中都都有千万个讨厌对方的心,但是现在的易言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却也别无选择,只能忍!
  谢图南冷笑一声,“哼,打赌便打赌,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