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机器故障!
  经过短暂的准备,易言已经穿上了和谢图南演出时候,一模一样的衣服,并且化了同样的妆容,远远望去,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分不清两人谁是谁。
  几分钟后
  易言已经在拍摄的地点,准备开机。
  在南国,大多数剧组拍摄电影的时候,都是执行导演或者副导演拿着喇叭指挥现场,而导演需要坐在机位面前喊“cut。”
  可是,这镜戏比较特殊,一方面陈导想留住易言,另一方面对于谢图南替身的人选已经进行了几个月的选择,而谢图南又是这部戏的主角。
  所以,这场戏说大点,几乎关乎到一部电影的质量。
  因此,陈导亲自在现场督导。
  【第十五场,第七镜,第一次,action!】
  场记版只是在镜头下短暂的闪过两秒之后,这镜戏便开始拍摄。
  易言的眼前浮现出《易氏演技》的屏幕。
  【根据分析,本场戏难点有三。
  第一点:从高处跳下,落在车上的位置越靠近中心点,动作越漂亮,这场戏越好看。
  第二点:高度影响演员,无论是心理素质还是身体素质。
  第三点:作为替身,正面要完美的避开摄像头。
  第四点:记得食用本公司产品,《易氏演技》名声好,不如演技调料做的好。】
  易言先是一脸慌张的模样,迅速跑了两步,站在高台处,脚尖刚好触碰到边缘,胳膊在空中晃了一晃,用来平衡身体。
  “哗啦哗啦”一些高台石子从高处落下,特写镜头对这些石子进行快速的捕捉,这是为了在后期剪辑中体现这场戏的紧张之感。
  接着,易言身体向前倾,忽然又向后。他竟然在这时候犹豫了。
  站在陈导旁边的谢图南笑了一声,“看来他还是没胆子,没胆子做什么替身。啧啧啧”接着,又摇了摇头。
  陈导却伸出右手,手背对着谢图南摇了摇,“我却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他对角色心里的状态把握的很好,无论是谁,在这么高的地方总要犹豫一下。如果不犹豫,那么人物的心里便会失去质感。”
  “是吗?”谢图南不屑的问道。
  易言微微勾头躲避镜头对他的直接拍摄,大摇臂云台上的机器刚好在他的前上方,忽然,易言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眼神微微瞟了一下摄像机,云台上机器的故障红色灯微微闪烁。
  摄像头竟然出现卡顿了!!!
  他纠结无比,如果现在不跳下去,导演喊“咔,”极有可能在十分钟内无法进行第二次的补拍。如果跳下去,那么镜头现在发生故障,这一镜头戏也要重拍。
  易言本想将这件事告诉导演,但是,多年拍摄电影的经验告诉他,在剧组,能叫停的只有导演一个人。
  纪律就是纪律!
  二来如果自己叫停,会让谢图南怎么想?
  他想打谢图南的脸啊!
  一旁的谢图南再次抓住机会,“陈导,你看吧,我早都说了,这家伙根本就不行,你看他连跳下去的胆量都没有。”
  陈导的脸色有些难看,比起平时在剧组那笑嘻嘻的脸,简直就是另一个极端。手心中的汗渍多了许多。
  “陈导,还不喊咔吗?就算是我们主角,现在这时候也应该喊咔了吧?”谢图南再次催促道。
  陈导右手微微提起,拿起喇叭,慢慢的放在嘴前,陈导也犹豫了。
  “没关系,陈导您可以不喊咔,其实我也是为了他好。”谢图南补充道:“汽车马上就要开走了,如果他没有准确的把握时间,那结果”
  说着,谢图南轻轻瞟了陈导一眼。
  易言心头开始泛起紧张之感,这时候他多么盼望陈导千万不要喊“cut,”根据易言以往的经验,这个闪烁的红灯是机器的故障灯,故障灯会在二十秒之内解除,机器也会重新拍摄。
  他的眼睛又向上微微瞟了一眼,“滴~滴~滴”三下红灯。
  心头无数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假如汽车已经行驶过了,就算他的演技再精湛,一切也是白搭!
  一动不动,只是用眼神瞟了眼摄像机,忽然,红灯转为了绿灯。心中大舒一口气。
  易言右腿轻轻一弯,左腿狠狠一踏,向着自己的右边俯冲下去。
  几秒之后
  “波——”
  易言准确的落在车的中心位置,加上剧组对演员的防护,全身没有受到任何一点伤。
  陈导忽然转颜一笑,心中暗叹:“不愧是易氏演技的传人,真不愧是易氏演技的传人!对于车速的把握简直太完美了!这动作,这状态!让我不得不想起一个人——‘金牌武替’顾临潇。
  不!怕是现在顾临潇现在也没有这么漂亮的动作了。”
  谢图南瞪大眼睛,脸色极为难看,不由自主的只说了两个字——“卧!槽!”
  说罢之后,惊讶的眼神转而又有了一丝希望与邪恶,“陈导,这场镜头不是说好要一镜到底吗?你觉得这家伙犹豫那么长时间,难道能算通过吗?”
  “谢老师,您先不要这么武定,咱们先看看这条能不能用,说不定可以呢?”
  谢图南心中已经笃定“一镜到底”四个字,所以,现在看这镜戏就是在浪费时间,没有多加考虑便说道:“好!”
  两人便向机位前走去。
  易言在不远处,看向陈导和谢图南争执的样子,虽听不到再说什么,但也猜出来大概了。
  不到一分钟时间,易言走到两人身旁。
  导演助理正在调试机器的回放。
  谢图南盯着机位前的屏幕转向了易言,看了看手上的劳力士,对易言说道:“瘦子,你还有四分钟时间。其实我也很想让你当我的替身,只因为你自己的承诺,我很抱歉。”
  说罢之后撇撇嘴,肩膀一耸,显得自己很无奈的样子。
  “不是我想当你的替身,实在是因为其他人都有替身和备用替身了,只有你的替身没人肯干。我也很抱歉。”
  易言用了谢图南同样的口气,将这句话学的惟妙惟肖。
  “当我的替身?”谢图南大拇指指向自己的鼻尖,“你有没有搞错,这条戏是需要一镜到底的。”
  “谢老师,您怎么知道我没有一镜到底呢?”
  谢图南听了这话,一股火气从心底“蹭”的一下冲上了脑袋,“你是觉得我不懂戏还是怎么?你在现场发愣那么长时间,你觉得这条戏可以用吗?小白就是小白!”
  话音刚落,摄影师喘着粗气跑了过来,对着陈导唯唯诺诺的样子,“陈陈导对对不起!”
  陈导忽然后脑勺有些发凉,站起来道:“怎么了?”
  “刚才大摇臂的伺服系统出了故障”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本来还觉得有一丝希望,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