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狂蜂
  悬浮车在军队的带领下稳步前行着,戈薇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景物,一阵困意上涌,她不由微阖上眼,没一会便睡了过去。
  “嘘……”林云拉住儿子作乱的手,把车帘拉上轻声道,“姐姐累了,让她休息一下。阿棠乖,妈妈给你拿你最爱的小果冻!”
  戈棠抿着小嘴点了点头,乖巧得吃起果冻来。
  一路上,悬浮车队一直稳速前行。大约行进了两个多小时,异变突生,戈武连忙控制悬浮车来了一个急刹车。
  “啊……”睡梦中的戈薇身子前倾,整个身子撞到了前座靠背上,她惊呼一声,一下子清醒过来。
  “小薇你没事吧?”林云扭头,关心得问道。
  “妈妈,我没事。这是怎么了?”戈薇疑惑极了,爸爸的车技一向都非常稳,刚刚的急刹车可是大失水准。
  “姐姐,你快看前面那辆车,哈哈,像不像个球!”戈棠突然唧唧哇哇叫起来。
  戈薇闻言抬头看向前面,这一看,她整个人都懵了——
  天啦噜,前面那辆车上竟然密密麻麻爬满了成人拳头大小的马蜂!
  那些马蜂正疯狂用自己的尾刺攻击悬浮车,而悬浮车只能徒劳的不断飞腾,却根本无济于事。
  马蜂尖锐的尾刺泛着丝丝黑色光泽,显然有剧毒,只见马蜂用尾刺一戳,悬浮车便肉眼可见的瘪下去一个小坑。
  而且每只马蜂嘴里还在不断分泌一种黄色的黏液,腐蚀性极强,眨眼功夫那辆拉风的超酷限量版悬浮跑车便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爸爸,这是怎么回事?”戈薇有些摸不着头脑,那群黄蜂怎么好像专门盯着那辆悬浮车攻击?
  戈武低沉说道,“我也不太清楚。”
  林云接口道,“我只看到那辆车开过去后,树上掉下来一个马蜂窝,然后就这样了。”
  戈薇瞪大了眼,这是捅了马蜂窝?也不知那开车的人是无意碰到还是故意去碰的!
  此时,被马蜂包成了“黑粽子”的悬浮车内,马俊后悔的肠子都绿了,他刚刚到底是抽了什么风啊,居然蹭掉了树上的马蜂窝!
  没错,这马蜂窝是他觉得路途太过无趣,故意靠近大树蹭掉的。
  当初看到树上的马蜂窝有多鸡血,现在的他便有多懊恼!
  坐在车里被动看着外面不断蠕动的马蜂,他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整个人瘫在了驾驶座上,这马蜂真是长得太狰狞可怖了!
  车队后方,戈武目光落在那一只只硕大的马蜂上,他突然感到身体深处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渴望,在他体内叫嚣,蠢蠢欲动。
  这一刻,他竟然觉得那群马蜂都变得顺眼可爱了起来,甚至在他心底,有个声音在呼唤他,让他想和那群马蜂来个“零距离”接触。
  戈薇坐在爸爸后侧,突然发现他的状态有些不对劲,整个人好像陷入了一种迷幻的境界,目光直勾勾得望着前面的马蜂,好像那是一盘令人垂涎欲滴的美味。
  “爸爸,你怎么了?”戈薇有些担心得问道。
  听到戈薇的呼喊,戈武的脑海一清,连忙收回摸在车门上正欲开门的手,眉头微皱——刚刚他是怎么了?
  “老公,你……”林云收回看马蜂的目光,这才发现戈武的神色不对劲。
  “我没事。”戈武摇了摇头,目光再次落在马蜂身上,该死的,他还是越看越觉得这马蜂很可爱!
  军队的悬浮车也赶了过来,组织其他车远离开来,对着那辆被马蜂攻击的悬浮车开始喷射刺激性液体,隔着老远戈薇都好像闻到了那股味道。
  终于,马蜂也受不了那味道,四散逃离。
  良久,马俊才从悬浮车里爬出来,熏的晕头转向的他一看自己的“爱车”,差点没心疼得直接晕过去。
  “你这车差不多报废了,你先暂时坐这辆!”
  军用悬浮车自内打开,马俊篶答答的爬了上去。
  没过多久,车队又重新发动了起来。
  又约莫过了半个多小时,车队来到一处视野开阔的坡地,前方传来指令,原地休整半小时,车队里立时一片欢呼。
  大多数悬浮车依然停在半空中,少数几辆悬浮车脱离队伍停在了下方的草地上,打开车门在草地上铺上垫子,打算来个野炊。
  “爸爸,我也想下去玩。”戈棠见了眼馋得不行。
  “阿棠乖,现在外面很危险。”戈武一脸严肃得拒绝了。
  戈棠瘪了瘪嘴,生气得将头扭向窗外。
  戈薇暗自偷笑,和妈妈一起将早就准备好的午餐拿出来。
  一阵诱人的香味在悬浮车内弥漫,戈棠下意识吞了口口水,肚子唱起了空城计。
  他悄悄瞄了眼吃的,看到有他最喜欢的煎牛排,眼睛立马亮晶晶的。
  戈薇用刀叉将牛排切好,装到弟弟的小碗里递过去,“阿棠,吃饭了。”
  戈棠闻言冷哼了一声,接过小碗闷头吃起来,他是君子,才不和臭粑粑一般计较!
  就在戈薇一家和乐得吃着午餐时,下面异变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