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救人
  “嘭!”
  洗浴室的大门被大力推开,发出了巨大的动静。
  但此刻两人已经顾不得失不失礼了,相比于失礼或者原本试探的打算,对比现在的突发情况都算不上什么了。
  两人听到唐泽从侦探徽章传来的话语后,便是极度的惊骇,但两个人都非寻常的高中手,遇到的严峻突发情况可谓数不胜数。
  短暂的惊骇之后,几乎是对视的瞬间,两人便默契的开始了行动。
  一旁的柯南快步来到阳台,只是看了一眼阳台的构造,便立刻将伸缩腰带卸下。
  来到阳台的时候,柯南还想看看情况,能不能用足球一脚把对方踢回卧室,但可惜只是看了一眼构造,便明白没可能了。
  这个公寓的门并不是正常住户那种两门对立的,而是两门在同一个墙面上的。
  两个房间可以说是一个横放的长方形,中间只不过被一道墙隔开了而已。
  而在格局的设计上,也是互相对称的,而阳台则是在长方形的“长”上多出的一个小方形。
  至于紧贴着“宽”的部分,则是卧室。
  而朱蒂的卧室和对方的卧室,就在这个大长方形最左右两侧的“宽”上,所以此刻死者即将掉下去的窗户,柯南压根是看不到的。
  如果他想要踢球把人踹回屋里,那就需要直接来个九十度射门,从朱蒂老师的阳台上来个横线,然后一个九十度折线,精准的命中目标。
  而且还是盲射。
  这风险实在是太过巨大了,柯南就算对自己的球技再自信,也没把握一击命中。
  毕竟要是挑战游戏啥的有容错的机会还好,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容不得一丝错误。
  而且足球腰带里只有一个足球,万一踹飞了可没有第二个足球给楼下的唐泽充气充当缓冲垫。
  所以只是看了一眼构造,柯南便已经明白没可能采用其它方法了。
  他手上不停的直接将腰带拆下来,同时抄起阳台上的衣物和晒在外面的毯子将腰带包裹起来。
  毕竟是21层高的楼层,直接扔肯定会把腰带摔坏,所以用厚厚的衣物之类的东西充当软垫进行缓冲。
  而他的一切行动,也都通过侦探徽章告诉了唐泽。
  “我知道了,下方没有人,开始扔吧。”唐泽应和了一声,柯南听到后直接将包裹好的球状物体向着阳台外使劲扔了出去。
  而另一边,就在柯南将伸缩腰带扔下之际,和柯南一同跑出的服部平次也冲出了房间,来到了对方的公寓门前不停的拍动起了房门。
  “喂!!里面的先生!!听到了吗!!不要想不开啊!!”
  巨大的声响不断在走廊响起,服部平次不知道有没有作用? 但他现在能够做的也就是尽量制造大动静? 然后吸引里面人的注意力,以此来尽可能的拖延时间了。
  他不是没有想过要踹门而入? 但是这里毕竟是高档公寓? 房门的防护性也很好,服部平次撞了两下门是纹丝不动? 肩膀却撞得疼痛无比。
  所以暴力破门的事是不可能了,但服部平次的举动也不是没有作用? 他明显的听到了房间之中传来了有些模糊的嘟囔声。
  “这位先生!!听到的话请保持现在的动作不要动!!”服部平次朝着门内大吼道“千万别想不开啊!!”
  但服部平次的大吼却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待到服部平次喊完不过几个呼吸,下一刻屋内却是突然传来了隐隐惊慌的呼救声,让服部平次脸色不禁大变。
  毫无疑问,对方恐怕已经陷入了危急之中了? 甚至情况再坏点甚至已经掉下去了也说不定。
  想到这? 服部平次径直跑向朱蒂老师所在的2104号房间的阳台之上,俯身向下看去,但可惜的是离得实在太高,根本看不到具体的情况。
  “没问题,千钧一发赶上了。”
  一旁的柯南早就趴在了阳台的护栏之上? 通过阿笠博士特制的眼镜上面的放大功能,看清楚了下方的情况。
  在下方? 巨大的足球缓冲垫已经升起,而其上方有一个身影跌落在上面? 旁边还能看到唐泽向着对方跑去。
  “虽然昏迷过去受了伤,但人应该没事。”直到柯南手中传来唐泽的话语? 紧张的两人这才缓缓松了口气。
  而其下方? 检查这个跌落的倒霉家伙没有生命危险后? 唐泽也松了口气,利用医学知识将其在地面放好后,便站起身开始维持秩序了。
  毕竟是在公寓的门口造成了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也吸引了大量的路人围观。
  不过好在唐泽有刑事证,很快便疏散了人群,而就在这时,围观的人群之中一个女人突然面色焦急的向着地上的男人冲去,“高井,你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想不开自杀啊!”
  “冷静点!他没事,只是暂时昏迷过去了,我已经叫了救护车。”
  唐泽拦住了这个疑似倒霉蛋家属的女人,免得对方情绪激动触碰摇晃伤者使其情况进一步恶化,一边安抚着对方,一边大致将前因后果和对方说明了一下,同时也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下田千加,地上这位名叫高井男人的女朋友。
  今天他们招待同事来家里喝酒,没想到她出门送同事两人离开得途中,高井居然会选择自杀。
  “为什么要这样想呢?”
  一旁坐电梯匆匆赶下来的服部平次两人来到唐泽身边之际,便恰巧听到了对方的话语,不由询问道“为什么你能这么肯定呢?万一是有人推他下来”
  “我当然知道因为房间里就他一个人啊!”
  下田千加哭着扭过头道“我之前出门的时候,可是把门给锁上了,而且仅有的一把钥匙也在我的手上。
  再加上他那时候睡在卧室里面,就算门铃响了,也不一定会听到
  这样的情况,不就只剩下自杀这一种可能了吗?”
  听到对方的话,服部平次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救护车却响着警笛声到来,下田千加也顾不上再说什么,跟随着被抬到车上的高井一同上了救护车向着医院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