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与茱蒂的交锋
  “唔”
  服部平次和柯南两人看着逐渐消失在视线内的救护车,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
  “唐泽刑事,你怎么看?”柯南开口问道:“高井先生真的是自杀吗?”
  “那虽然思考这个问题没有太大的必要,毕竟等高井先生醒来就知道真相了。”唐泽说着拿出了一部手机,“不过也有不是自杀的可能呢。”
  两人凑过头看向手机屏幕,发现在高井跌落下来之前,正在和一个名叫川上的人进行通话。
  除此之外,在一分钟之前,高景还查看过一个名叫仲町的人传过来的邮件。
  “看来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还真不好说呢。”服部平次摊了摊手,“不过看来是没有我们出马的必要了,毕竟等高井先生醒过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吧。”
  “真相大白?你们在说什么啊?”
  就在这时,服部平次的背后传来了说着一道带着蹩脚霓虹语的女声,“还有这里发生什么了吗?为什么突然围了这么多人?”
  “茱蒂老师!?”
  听话语声,服部平次扭过头看到茱蒂后惊讶道:“你怎么在这里?”
  “吼!你们两个人在我家弄了那么大的动静,之后又急匆匆的从我家冲出来,真的,我什么都听不到吗?”
  茱蒂叉着腰疑惑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为什么唐泽刑事也在这里?”
  面对茱蒂突如其来的发问,服部平次和柯南两人明显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刚刚的突发事件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原本不该露面的唐泽刑事此刻也暴露在了地方眼前,恐怕此刻对方心中已经充满了怀疑吧。
  而就在两人冷汗直流,大脑疯狂开始运转找借口之际,一旁的唐泽却是一脸平静的率先开口了,“是这样的,我和服部平次的父母是好友。
  服部的母亲静华夫人知道儿子去了东京,便打电话来拜托我多关照一下服部君。
  得知他来东京后我便给他打了电话,准备喊他吃个饭,顺便给他安排一下住处。
  结果得知他和柯南,跑来拜访茱蒂老师了,我便也开车赶了过来。
  只不过没想到居然正巧碰到有人跳楼”
  “没错,就是这样!!”
  服部平次连连点点头,肯定道:“刚刚在茱蒂老师你家门外等你的时候,唐泽刑事打了电话过来,说要请我吃饭。
  我说和柯南一起来拜访茱蒂老师后,唐泽刑事说干脆喊大家一起吃个饭便过来了,谁知道居然碰到了这种事”
  “是啊!太吓人了!”
  柯南也在一旁心有余悸的说着刚刚发生的跳楼事件,不着痕迹的开始转移着对方的注意,“对了茱蒂老师,有件事要和你说抱歉,因为情况紧急我把你的衣服包裹着扔下来了”
  “为了救人,这些都是小事。”一旁的茱蒂听完柯南的解释后,摆了摆手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然后扭头看向唐泽神色夸张道:“实在太幸运了!如果不是唐泽刑事你这么碰巧的过来,说不定就有人牺牲了!!。”
  那夸张的表情,蹩脚的霓虹语搭配在一起怎么看都一种尬演的感觉,但那双在眼睛下的美眸中,却带着一丝意味深长与玩味之色。
  “确实赶巧了呢,”
  但唐泽却仿佛没有看到一半,嘴角挂着一抹微笑,“还好我车技不错来的及时,视力也不错看到了上面的人影,不然还真是会发生悲剧呢。”
  “斯国一,唐泽君。”茱蒂带着崇拜之色夸赞道:“霓虹的刑事真是优秀呢。”
  “过奖了。”唐泽看着对方,嘴角抹过一丝弧度,“相信在茱蒂老师的国家,fbi也同样这般优秀吧。”
  茱蒂听到对方语气中略微加重的“fbi”眼神一凝,但旋即立刻露出了笑脸,“当然!霓虹的刑事和美利坚的刑事一样优秀呢!”
  两人的谈话看似平常,实则每一句话都带着深意,其中暗藏的“剑影”与试探,也唯有其中的两人能够听懂全貌了。
  而一旁的柯南与服部平次两人,也只能听懂茱蒂所暗指的试探“进攻”,对于唐泽的话语,因为缺少必要的情报,倒只是觉得那是唐泽搪塞“防御”的话语。
  但即便如此,也足够柯南与服部平次两人心里,暗暗为唐泽捏了把汗了。
  毕竟唐泽的身份还是有些敏感的,如果对方只是普通人的话还好,对于唐泽的说辞基本不会引起怀疑。
  但如果对方有问题…那恐怕早就看出来今日他们的行动了,对于他们今日的拜访恐怕也都已经洞察明白了。
  不过即便如此,唐泽还是能够如此镇定自若,也确实值得两人学习了。
  “朱蒂老师,今天出了这种事,恐怕也没法请你吃饭了。”唐泽笑着道:“我这边还得去医院一趟,处理一下案件。”
  “我们也跟着去!”服部平次连忙道:“这件案件还有很多蹊跷的地方,如果不弄明白我睡觉都不安生。”
  而一旁的柯南也是连连点头,一副想要赶紧离开的模样。
  “喔…那可真是遗憾。”朱蒂用这蹩脚的霓虹语有些失落道:“我本来还想跟酷boy、唐泽刑事还有这位外国朋友一起去吃顿饭呢…”
  “噗…”听到朱蒂的话,一旁的柯南看着服部平次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外国人…平次你居然被当做了外国人了…噗哈哈哈哈!!!”
  或许是因为白天的时候被服部平次坑了一把,此刻“现世报”来的如此之快,让柯南有种大快人心的舒畅之感。
  面对朱蒂的这个误会,柯南一点也没顾及会不会失去这个小伙伴,径直的放声大笑了起来。
  而一旁的唐泽看到肤色与黑暗的环境隐隐融入的模样,也不禁笑了起来。
  “连唐泽刑事都…”服部平次看到身边发笑的两人,也不顾及对方的身份了,有些气急败坏的看向朱蒂道:“我是霓虹人啦,只是肤色有点黑而已!!!”
  “ohsorry!”朱蒂闻言不好意思道:“但是你的腔调也有些怪怪的…”
  “八嘎!!那是大阪腔啦!!也是很棒的霓虹语!!!”
  “大阪枪?”朱蒂看着气急败坏的服部平次疑惑道:“那是什么?来福枪的一种吗?”
  服部平次: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