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信仰风暴
  感受到教皇那恐怖的精神力,陈奈下意识的就给了教皇一个探测,收集获取对方的数据。
  结果就看到了那爆表一般的精神力,十万!
  这怎么可能!
  陈奈第一眼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确认了好几遍,这才肯定自己没有看错,的的确确是六位数没跑了。
  可这怎么可能呢,要知道艾玛觉醒了泰坦一族的血脉,体质和力量现在也不过才两千多,就算是艾玛升级到了极限,这数值顶破天了也不过才上万而已。
  嗯,虽说精神力的浮动比较大,提升的空间也比较多,法师一方的精神力要比没脑子的强上数十倍甚至上百倍,但也不可能强这么多的。
  毕竟还有安娜这个精灵皇族在这里可以参考,以她的成长度来计算的话,满级了精神力数值也不过几万,距离十万还有一段十分遥远而漫长的距离。
  就算有神器加持,这也是一个无法实现的目标,所以教皇这个精神力大有问题。
  教皇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力,肯定不是天赋异禀,毕竟精神力这玩意,除非是种族特殊,不然天生不可能那么强。
  人族的体质比很多种族都要差劲得多,精神力也是如此,唯一独树一帜的,也就是学习能力了吧。
  短暂的生命爆发出强大的学习创造力,魔法和武技这些一开始都不是人族所拥有的,但最后却都在人族手上发扬光大了起来,考得就是强大的学习和创新能力。
  所以教皇那种异常的精神力,天生的可能性太低了,倒很有可能会是传承积累,上一代传给下一代,这样不断积累传承的可能性比较大。
  精神力这一项数据太离谱了,而教皇的身体,也就体质而言,根本无法承受如此庞大的精神力。
  健全的灵魂,寄宿在健全的和健全的精神之上,灵魂的地位比和精神更加重要,但三者又是不可分割彼此联系,相互成就的存在。
  所以精神力强大的同时,身体和灵魂也得跟得上,而教皇现在的情况,就好像是一个膨胀的气球,按照常理的情况来讲,恐怖的精神力,应该把教皇活活撑死了才是!
  但他没有死,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但教皇也必须因此付出代价。
  这或许就是每一任教皇的寿命,普遍都在七八十岁有关系吧,这海量的精神力,是他们的根本,但同时也是他们的负担,每使用一次都会给身体造成严重的损伤。
  牧师们吟唱的圣歌越发的响亮,歌声似乎响彻了整个天地,与之产生了特殊的联系。
  天与地,就仿佛形成了一个扩音器那般的存在,让圣歌的歌声更加响亮动听,并且灌入到每个人的耳朵,甚至是脑海之中。
  不管你愿不愿意,这歌声就是往你的脑海里面钻,让你接受歌声的洗礼,让你连想要发个呆都不行,甚至连烦这种情绪都感觉不到了。
  圣歌这个东西吧,你说它是魔法,它本身又没有太大的作用,唯一的作用,似乎是能让信徒更加虔诚。可是谁也不知道效果!
  唱唱歌就可以让自己的信仰更加坚定,哪有这种好事啊,可你说它不是魔法吧。
  这个圣歌又需要魔力,才能够吟唱唱得出来,而且必须是光明系魔力,魔力越强,声音传出的距离就越远,歌声越发响亮!
  就在圣歌达到最高点的时候,教皇突然来了个无差别的精神法术,‘信仰风暴’。
  信仰风暴这个魔法,是属于小禁咒级别的魔法,级魔法,它得拥有强大,虔诚而坚定地信仰,才能够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此时在牧师、主教等人吟唱圣歌,进行祷告的情况,这个信仰风暴的威力更加巨大,已经达到了禁咒级别。
  霎那间,各国使臣全部跪下,进行祈祷。
  这些人受到的影响并不大,因为教皇释放的这个信仰风暴,主要的作用对象,是陈奈和海因。
  精神力凝聚而成的风暴,侵入到陈奈还海因的精神之中,风暴要将他们的精神意志全部摧毁掉。
  “这是信仰风暴!”
  感受那恐怖的精神力,在自己的冥想世界之中,形成一场恐怖的大风暴一般,疯狂肆虐破坏,海因终于明白了,安排这一场祷告的真正用意到底是什么了,他心中的不安因何而来了。
  这分明就是一场阴谋,来自教皇的阴谋。
  他要用这一场信仰风暴,将他和陈奈给洗脑,让他们成为光明神的信徒,如此一来海因和陈奈自然就会对光明神,对教皇唯命是从,教皇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
  到时候就真的是猫神教并入教廷,不,不是并入,而是被教廷给一口吞,彻底吃掉了。
  没办法,谁让传送点网络的前景太大,光是一个运输赚钱就足够让教皇心动了,更何况是还有其他的用途,让教皇的野心大大地膨胀起来,想要尽情的大干一番。
  想要做到这一切的话,那么这个掌控权就绝对不能在陈奈的手上,所以教皇必须将其夺过来。
  想了很久,教皇决定用这种方式,将陈奈给掌控起来。
  至于海因,人老成精的教皇看得出来,海因对于教廷并没有太多的好感,他对于陈奈倒是唯命是从,可这样是不行的。
  海因已经被汉特认定为接班人,神圣骑士可是教廷未来的金牌打手,这样的人绝对不可以有二心,如果没有忠诚,那就创造忠诚。
  信仰风暴会摧毁海因和陈奈现在的精神意志,然后塑造新的精神支柱,那将会是一人一猫终生的信仰。
  只是这样的方法,有点后遗症。
  因为精神意志被摧毁了一遍,所以重塑之后的三观,可能会有一点小小的问题,为人处世会变得极端起来,会为了信仰而变得疯狂,只要咬人稍微对他的信仰进行一点抨击,就会展开疯狂的报复。
  或许这就是狂信徒跟疯子之间,只有一线之隔的原因吧,疯与狂是不分家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