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就值这个价
  苏蜜不知这噩梦一般的一夜,强势而痴缠的男人到底要了多少次。
  天光微亮时,身上不知厌倦的男人,总算是得到了彻底的餍足。
  他松开了一直扣着的她的双手,得到自由,苏蜜探手在花田中乱抓,碰到一个硬物,本能抓起就往身上的男人头上拍。
  “甜女孩儿,告诉我你的名……嗯!”
  男人的话尚未说完,便被苏蜜出其不意的一石块拍个正着,许是餍足后,正是慵懒松散时,他竟然中招了。
  他身子一晃,苏蜜将男人推倒在地,男人因头脑受击,惺忪的眼眸凝望着苏蜜。
  苏蜜抡起手中石头,砸死他!她这是正当防卫!
  不行,不能因为一个畜生成为杀人犯,葬送了一生!
  最后她还是丢弃了手中染血的石头,摇晃着起身,迈了一步,脚下却踢到了她的手机。
  苏蜜捡起手机,抽出手机卡通透明壳里塞着的一张五块钱,那是她买菜找零后顺手塞进去的。
  将五块钱甩在男人身上,苏蜜恨声道“五块钱买你一夜,不用找了!也别嫌少,你就值这个价!”
  她说罢,转身便踉踉跄跄的往花海外走。男人眼前已模糊,头顶的血沿着凸起凛冽的眉骨,渗透过浓黑微颤的睫毛,染红的视线中那女孩的身影纤细,雪白裙摆上的紫色花汁,似曼陀罗盛开,提醒着方才的一夜沉沦。
  “别走……”
  他呢喃出声,伸出手,却终抵不住晕沉,腕上百达翡丽绚丽的表盘在清晨的熹微中划过一道耀眼光芒,脱力的垂落进花丛。
  两个月后,苏家。
  “未婚先孕!苏家丢不起这样的人,你滚吧。”苏镇海怒声推开苏蜜。
  “这是小镇,民风纯朴,你好的不学,怎么能跟着那些私生活乌七八糟的明星学呢,走吧,走吧!我只当没生过你这女儿。”刘淑珍一脸失望厌恶,摆着手。
  “姐姐,你还是赶紧走吧,让邻居听到了,你让爸妈还怎么有脸在镇子上生活?我可还没嫁呢,你别影响了我的名声。”
  苏蔷用牙签扎了一块苹果,坐在沙上,一边吃一边嘲讽看向苏蜜。
  苏蜜指着苏蔷,道“爸妈,是妹妹为了得到出镜的机会,那天半夜将我关在门外,我才被强暴的,你们为什么不信我!”
  苏振海站起身来,两步冲至苏蜜身前,一巴掌狠狠扇在苏蜜脸上,“逆女闭嘴!自己做了男盗女娼的事儿,还诬陷你妹妹!走!再别回来!”
  “你妹妹是我生我养,最是善良,对你这个姐姐有多好,我这个当妈的看在眼中,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妹妹!”刘淑珍将一脸委屈的苏蔷抱在怀中,谴责被打的摔倒在地的苏蜜。
  “妈,难道我真像王奶奶说的,不是你生的吗?为什么你不肯相信我?”苏蜜不想落泪,眼泪却太过沉重,滚落而下。
  “你……你自然也是我生养的,所以我才知道你的品性!你未婚先孕还好指责我这个当妈的?走!走!”
  “好!我走!”苏蜜撑着从地上站起来,转身一步步往门外走去,身影孤绝毅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