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童修比试一
  明霞山庄,一座依着山林瀑布边而建的普通山庄,而山庄主人就是被世人称为八方城主的玄离城主晋重奎。此时山庄的院中,在满天晚霞之下,年幼的晋知崖身穿普通的青白素服,正静静地坐在石椅上,满脸毫无表情呆呆的看着空无一子的围棋棋盘;不远处的晋觉明在走廊处悄悄地观察了约一柱香的时候后,见知崖依然是满脸呆木的样子未下一子,终于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让后面的仆人去收拾下知崖的行装,自己则直径朝晋重奎房间走去,以商量这次童修比试的事项及有关晋氏后辈继承人的问题。
  也就在晋觉明走后不久,知崖呆木的脸上突然出现大喜的欢笑,而后手棋子毫无章法的落在左中位置,就在这子碰到棋盘的一瞬间,周边环境仿佛出现轻微的扭曲,空气就像受到某种看不见的阻隔形成轻微的旋风。同时以此子开始产生裂痕,而这裂痕仿佛有生命般,延着某种规律在棋盘上游走起来,最后在棋盘上形成了某种怪异的纹路图案。
  “哈哈,原来火燃心经第三阶段的突破问题是出在这里。”知崖满脸笑容的将落下的棋子重新收起,这时随着棋子离开棋盘,棋盘上的裂痕也随之全部消失,整个棋盘完好如初、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而周边的小旋风也在一瞬间全部消失不见。
  此时在晋重奎的房间,满头红发和满嘴红色大胡子的晋重奎在听完晋觉明的来意后,端起身边的茶杯喝了一口后,便漫不经意的对晋觉明说道:“觉明,以你现在的年龄家主之位暂时不用担心,而知字辈中,知皓不论品行还是修为算最出众,将一切军中职权由他来负责到也无防;至于童修比试这事,不管结果如何,终究还是要靠知崖自己去承担,老夫相信,知崖也不会让你我失望的;所以觉明你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需要再娶一房帮你稳住族中的内事。”
  “大伯,您!”晋觉明一听到晋重奎要让自己再娶正妻,不由地感到莫名的心慌,正准备想说点什么时,就见晋重奎摆手打断他的话说道:“觉明,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有些事情宁可信其中,知崖这孩子跟了我快五年了,但我却一直看不懂他,直到近年来我的星光感应又提升后才突然明白,不是知崖痴呆,而是你我的灵感与这孩子差距太多无法接触到他而以。”
  “这、这怎么可能!”听完晋重奎的话,晋觉明顿如五雷轰顶一下愣在了那里;“觉明,我知你难以相信,你看下这个。”面对晋觉明吃惊的表情,晋重奎毫不在意的从怀中取出一小本递给了晋觉明,晋觉明翻开一看,只见上面毫无章法的画着怪异的图案,初看之下就像是稚童的随手图鸦而以,于是晋觉明又好奇的望向晋重奎。
  看到晋觉明望向自己,晋重奎这才继续说道:“这些看似稚童的图鸦,却是我晋氏独门火燃心经引星光提高灵感的关键;老夫起初也以为这就是知崖的随手图鸦而以,但在一次星光洗髓修练中,老夫无意想到此中一副图,然后偿试用火燃心经按此图运行,结果发现比以前顺畅很多,后来老夫又凭着这近百年的修行经验对这些图形进行重组,这才在突破瓶颈,让老夫的星光灵感境界又上一步。”
  “大、大伯,这应该只是巧合吧?”
  “唉。”看着依然不可质信的晋觉明,晋重奎深深地叹了口气后说道:“也许你不相信,知崖这孩子已经完成童修七境进入练气一境了。”
  “这、这怎么可能!”晋觉明彻底惊呆了,一把站了起来。五岁就完成童修七境的,自古以来就从未有一例,这使得晋觉明更加震惊地问道:“如果崖儿真达到了练气一境,为什么我会一点都感觉不到!”
  “因为这孩子身上带了噬魂磁。”
  “噬魂磁!”
  “对。”看着仿佛就像完全石化的晋觉明,晋重奎无奈地说道:“噬魂磁能吸收任何生物的斗气及破坏灵感,是斗修界最为阴狠的暗器,也是我们用来对付妖兽的主要武器;老夫也是这几个月星光灵感突破后,才开始留意知崖这孩子的一举一动,后来发现武库中存放的噬魂磁少了几块,才从管家口中得知是被知崖拿走了。”
  “可、可是知崖为什么要给自己带噬魂磁?”正在逐渐恢复冷静的晋觉明,依然满脸疑问的缓缓走下。
  “斗修界之所以定五岁开始童修,因为此时正是孩子身体正处于身体肌能的第一次爆发期,合理利用这身体自生产生的巨大爆发能量,对斗气的修行就能取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同样此次时身体也非常脆弱,根本无法承受练气境产生的斗气运转,所以斗修界经过千年修行的总结,得出在十五岁二次身体爆发期前达到练气境才是最佳的选择;而此时知崖体内一方面是肌能生长暴发的力量,同时又要运行练气境的力量,如果不采用噬魂磁将体内的斗气吸走,他的下场就会和知遥一样。”
  听完晋重奎的话,晋觉明不由地陷入沉思当中,晋重奎见此,也无奈地叹了口气,举起茶杯一饮而尽后再次说道:“知崖此子,非我晋氏一脉能够承担,如果一但传开,仅老夫这一玄离城主的空头名号,又如何能与十大斗皇、十大家族、五大帝国这些人相抗衡。到时让也不是、留也不是,就怕我晋氏五百年基业也不保。”
  “可。”晋觉明看着晋重奎那无奈而又坚决的表情,原想的说的话又全卡在了喉咙;而晋重奎仿佛看穿了晋觉明,摆手说道:“我知你对知崖心中多有愧疚,老夫自然也不忍我晋氏这千年才出的天才就此淹没,所以老夫准备乘此次童修比试,让天下人都知道知崖就是个无用的普通人,而你也借此娶妻表明对知崖的失望;然后由老夫将知崖送往江夫子处,江夫子虽非斗修之人,但知识广博、为人正直,正好在知崖长身体的这几年间教导他的忍性和性格,到时等知崖身体长到能够承受练气之境后,在秘密接回由老夫亲自安排闭关修行,只要等知崖进入斗神之境后,便是我晋氏再振辉煌的时候。”
  听完晋重奎的安排后,晋觉明只能慢慢地闭上眼睛,伸手接过晋重奎递来的红色名帖,以无声来表示接受晋重奎的一切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