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童修比试二
  一个月后,福陵城一年一度的童修比试正式开始了;作为斗修界公开的修行选拔,只要能通过比试的儿童,就能免费进入斗修书院学习,同时每升一境还能获得一笔丰富的奖金,因此每年的童修比试都引来上至贵族、下至贫民的参加;而此次参加比试除了晋家的五个适龄儿童外,还有城中各大家族、百姓及贫民近千名适龄儿童的参加。
  比试一共分五项,分别是耐力、记忆、属性、灵感和知性,一共分七天;第一天为耐力,主要项目有长跑、躲避、忍痛三项,只有综合达标的才能进入第二阶段记忆考试,第二天比的是速记能力,第三天是考验记忆的准确性;第四天就是合格者的属性测试,第五天是灵感测试;第六、七是为期两天的野外生存综合生存测试,主要考验儿童的判断能力和分析能力。只要五项测试内容总评分达标的儿童,而这种选拔方式,让一些天低属性或低灵感的人,也能通过后人的努力进入斗修界。
  而此次比试,夺冠最大的呼声自然就是晋义燃,除了他拥有斗修天才的火系满属性灵感四级外,还有三年的军旅训练,使他的身体综合素质就远超所有同龄人,也让他的名声在霄阳帝国中传开,所以使得这次比试也变得异常热闹,其中包括有霄阳帝国的以皇室为背景的皇麒书院、斗修界巨头创办霄阳分院及天下第一教的天宗教分院都派一等教员前来考察、确认晋义燃的实力。
  作为众目眼中的天才新星,在第一天比试中,晋义燃就以绝对的压倒性优势和破历史记录取得满分,虽然排在第二名的韩严也是满分,但从相差近两个时辰的完成时间,和晋义燃完成比赛后的满脸轻松及郭严脸色青白就显示两者真实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至于晋知崖,虽然在众人眼中就是个木讷的痴儿,但明霞山庄三年多的野小子生活,使他的身体综合素质也于晋义燃相差不大,但是晋知崖由于身上带着“噬魂磁”,不仅极大抑制了知崖的斗气,同时也加剧了知崖的体力消耗速度,所以导致知崖只能勉强进入了第二轮。
  等第一天比试完全结束后已是夕阳西下,而为了保证下一轮比赛的公平、公正,所有晋级的选手都会按排名进入相应的候选期休息,以避免实力相差太大的选手在比试相遇,进而影响弱方在比试中的正常发挥。
  而此刻在候选排名区中,暂位于甲等一席的晋义燃,就如众星拱月般,在无数同辈羡慕、嫉妒的眼光和长辈如潮般的赞许下,在所有选手最前面闪耀着不可一世的光芒,由主办会长亲自授予甲等特优令,只要凭着此令,晋义燃在童修阶级就可在东翎大陆任何一个斗修协会创办的学院、旅馆、竞技场等享受最高级别的代遇。
  在长达近半个时辰对晋义燃的特别授奖后,就是对余下三百多名选手的排名分席,整个过程在嘈杂有序中只用了不到时辰就全部完成,而晋知崖作为晋氏选手中辈份最高的,但却是排名最后的丁级四十二级。
  修心台,作为第二阶段的记忆比试场地,为了保证比试者都能正常发挥,因此当比试开始后会有修神期的木属斗修在这里展开静音领域和明心领域,以断绝任何会干扰或帮助比试做弊的声音、事物。但对于大部分才满五岁的儿童,都是第一次接触斗修领域难免会产生不适,所以在子时之前举办方特意展开领域,让所有晋级儿童进来适应。
  作为首席的晋义燃虽然已经体验过四五种不同属性的斗气领域,但为了保证明天比试依然的绝优势,晋义燃在同族和好友的簇拥下前往修心台,与此同时,作为同样晋级者的晋知崖也生存好奇前来体验下什么是斗修领域。于是巧合之下一群人先后来到了修心台前。
  此时的晋知崖虽然一身普通墨青色素服,在一群丁级比试者当中毫不起眼,但依然还是被前来的晋家子弟们一眼找出,而对于一群正处于狗厌人烦年龄的儿童,一见到晋知崖这个族中所传的痴呆儿,自然心中也没有任何顾虑,于是就起哄的朝晋知崖而来,至于晋义燃,由于族中长辈的严格管教和叮嘱,心中虽然也看不起自己这个白痴小叔,但也是强压住了自己的儿童心性,只是冷眼看了下知崖后,便带着好友直径朝修心台走去,就剩三个同族子弟及其他家族十来人极度嚣张的往晋知崖走去。
  此时晋知崖身边大多都只是贫民或普通百姓家的子弟,在一见到十几个身穿豪华锦缎的富家公子朝自己走来,自然纷纷散开让出了一大片空地,只剩还一脸茫然的晋知崖呆立原处。
  “哟,这不是我们的晋少城主嘛。”就在片刻功夫,晋知崖便被这一群纨绔子弟给包围,其中一个长的白嫩、憨直的小胖子,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对晋知崖说道:“听说晋少城主在忍痛比试中承受住了一级打击力度,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说完小胖子直接一拳打在了晋知崖的脸上。
  面对小胖子的突然攻击,还未完全反应过来的晋知崖,左脸在硬生生的吃了小胖子的一拳摔倒在地;而众人一见到小胖子一拳就将比他略高半个头的晋知崖击倒在地,不由地就全都哄笑起来,而晋知崖的痴呆之名虽然早以传开,但一直生活在明霞山庄中受到晋重奎的保护,所以这还是人生第一次被如此当面打脸和嘲笑,顿时心中的怒火开始无法抑制的爆发,就在一众子弟还在各种嘲笑不绝时,知崖的双瞳从墨褐色开始变得青蓝,并且还出现了丝丝的电光,同时这群子弟身边的环境也开始产生常人难以查觉的变化,而就在知崖慢慢站起准备给予众人反击之时,突然耳中闪起怒雷吼声,瞬间心中所有的怒火被一下击散,原本正在凝聚的力量也全部消散,青蓝的双瞳再次变回了墨褐色。
  这次众人仿佛也都听到吼声般,全都闻声去,就看到晋重奎满脸怒色的朝众人走来,顿时吓得这些屁大的孩子全都哭喊的四散跑开,只剩晋知崖一人木然的呆在原地;等晋重奎走到知崖面前后,一句话也没说直接拎起晋知崖,接着一个纵跃跳起,有如一颗火球般飞离修心台。
  大约一柱香时间后,晋重奎几个飞跃纵跳来到修心台十几里外的偏僻处,接着展开自己的离火领域,确认周围百米内没有任何人后,这才放下晋知崖,然后蹲下身轻拍去知崖身上的尘土满脸怜惜地说道:“崖儿,你忘了下山前怎么答应过大爷爷的吗?”
  “可、可是。”面对晋重奎充满怜爱的质问,晋知崖心中顿时只感到心中无限的委虚,泪珠随之开始在双眼中打转,只能靠着小男子汉的骄傲强忍抽咽着;看着晋知崖这副略显傲骄强忍哭泣表情,晋重奎只感到又无奈又好笑,只得将晋知崖抱到怀中一把坐到草地上,举起厚实的手掌边帮知崖擦去眼眶中的泪水边语重心长地道:“崖儿,大爷爷知道你心里有很多委虚,但为了你和我们晋氏一脉的将来,你现在只能忍着。”
  “嗯。”而此时心中依然充满怨气的知崖,对晋重奎的安慰只是敷衍地应声,而对于经历无数风雨的晋重奎,自然一眼也看出晋知崖此时心中的不满,于是继续叹声说道:“唉,崖儿你要明白,在这斗修界上千年的争斗中,有多少少年天才,就因他们的怀壁之罪、不懂收敛,最终在未成为耀眼的明星前就陨落了;你的二爷爷、大哥知遥,当年就是因为心性不够坚忍,最终才会陨落在这斗修之路上。崖儿,大爷爷知道,你是这千年斗修史中唯一出现的绝世天才,你的天赋必然会让你成为压倒所有群星的太阳,但是同样你这惊世的天赋,也必然会让无数人产生最可怕、最邪恶的贪婪之心;如果你不够坚忍的去隐藏自己,那么在你成为那最耀眼的太阳前,就会被那无数可怕、黑暗、肮脏的贪婪之心所吞噬。唉,崖儿,你要怨,就怨大爷爷吧,因为大爷爷太无能无法保护崖儿,所以才让崖儿要受这么多的苦。”说完晋重奎也难忍心中的凄冷之间,一拳重击在了地面上,顿时百米范围内的所有野草都被冲击的倒翻而出。
  看着晋重奎满脸愧疚、自责的样子,晋知崖心中的稚童怨气一下就全部消散,忙用两只小手捧住晋重奎的大脸稚气地说道:“大爷爷,崖儿懂,崖儿以后一定会记住大爷爷的话,在崖儿成为太阳之前,不会在乱脾气的。”
  “哈哈,好。”看着知崖那稚嫩的坚毅表情,晋重奎心的一番愁苦和自责也暂时消散,一把抱住知崖站起,大笑着用自己满嘴的大胡子去蹭知崖粉嫩的脸颊,痒地知崖也不由地“咯咯”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