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北荒苍茫四
  星夜卷尘、马过无痕,在一巨石背阴处,袁诚麟看着篝火前的阡百陌,正如守财奴般和曹达分脏款,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而在连日来的紧张和刺激心情下,原本阴郁和离别的伤感之情也淡忘了不少。
  “阡公子,谢谢你。”
  “嗯?”袁诚麟突来的一句,让正在数钱的阡百陌不由一愣,随后狐疑地打量起袁诚麟。
  “咳。”一时间被阡百陌瞧着全身起鸡皮疙瘩,袁诚麟只好急忙轻咳了下后解释道“多谢你出手相救和连日来的照顾,袁某无以回报只能一言以谢之。”
  “哈哈,原来是为了这个。”阡百陌好像放下某种担心般大笑道“我还以为袁公子是准备多分点钱防身。”
  “这,阡公子真会说笑。”
  “对了。”这时一旁的曹达看着手中一堆钱不由发愁道“阡公子,你说我们是来逃难的,身上带这么多钱干什么?”
  “这个嘛。”阡百陌稍作沉思后,从背包中翻出地图看了片刻后笑道“有了,我们去这里吧!”袁诚麟和曹达闻声同时凑过来,就看到阡百陌手指着一处偏离原定路线的矿山。
  “甘得烈夫矿区?”袁诚麟不由双眉一皱道“我们去那里做什么?”
  “当然是行侠仗义了!”
  “行侠仗义?”两人不由又愣住了。
  “嗯,我们既然做济世三侠,抢了这么多钱,那当然是要用来救济穷苦大众了。”阡百陌说着脸上露出了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甘得烈夫矿区长期受无良黑帮控制,矿工生活苦不堪言、生活水深火热,既然我济世三侠到此,又岂能再容这等恶霸之人为祸!自当出手相救,散财义助!”
  听着阡百陌慷慨激昂地说完后,袁诚麟和曹达身后顿时一阵冷汗,这明摆的就是去砸人家黑帮场子。
  “可是阡公子。”
  “袁公子。”袁诚麟话才出口,就被阡百陌一把打断道“我明白,我们逃难至此,多少也要点薄资防身;不过据我所知这矿上存钱也不少,所以自不必担心散财后之事。”
  两人听此顿时无言以对,阡百陌这不仅是去砸场子,还顺便要打劫一番,虽然心中都有不满,可身体却是莫名的激动,仿佛一个沉睡已久的自已苏醒过来般,居然都产生了某种无法形容的期待感。
  “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阡百陌说着站起身,有如救世大侠般指着远方说道“这被黑暗和罪恶笼罩的大地啊,你的黎明就将到来;身受苦难的人们,就让我济世三侠带你们脱离被恐惧的枷锁!”
  “啪啪啪!”看着阡百陌有如戏剧般的走步、台词和表演,袁诚麟和曹达不由的鼓起掌;阡百陌闻声越发来了兴致,轻了轻嗓子又重新演起戏剧中的大侠……
  一夜而过,次日晨光刚起,三人便起身收拾完毕,策马朝甘得烈夫矿区疾驰而去,在有忌在天空的导航下,三人花了一个早上的时间终于顺利来甘得烈夫矿区百米外。
  随后先由阡百陌带着忌前去查探,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后阡百陌回到藏身处,随手在沙地上画道“我刚才确认了,矿工人数不超过八十人;监工的话大概有十至十五人之间,目测修为最高的是丹体三境,一共有两人 。”
  阡百陌说着就在地上画出了甘得烈夫矿区的布局图;“这个是他们的主楼,这边是监工宿舍、马厩和厨房,这边是矿工的住所,这里是矿石仓库,这里是炸矿所用的仓库;这样,等下他们开工后,我负责仓库吸引那些监工,曹达你负责放火烧监工宿舍,袁公子最后就去主楼找保险箱拿钱和贵重珠宝!”
  “可是我没开过保险箱,只怕……”
  “没事,第一次难免会紧张,一回生二回熟,下次就好了。”
  “什么?”听完阡百陌的安慰,袁诚麟原本紧张的心情越发提到了嗓子,声音都不由变了道“还、还有下次?”
  “你以为?”阡百陌白了一眼袁诚麟一眼道“难道就这一个矿区你就满足了?”
  “这。”袁诚麟脑中千言万语闪过,可到口中却已不知如何说起,接着便听阡百陌说道“好了,别这个那个了,马匹物质由忌照看,我们行动!”阡百陌说完便扛起两袋钱朝前跑去,袁诚麟和曹达见此,也只好无奈的各扛着一袋钱紧跟而上。
  很快三人就来到矿区崖边,阡百陌伸头望去,就见监工们正在挥鞭驱使矿工干活,于是便和其他打了个手势,背着钱袋小心翼翼的朝仓库潜行而去。
  阡百陌凭借着多年的丰富经验,无惊无险地潜行了到仓库的后面,从通风小窗朝里望去,确认里面已经无人后,便取出三张“五雷符”从窗缝间笔直的扔到了三个桶上,然后快速后退到神识感应范围的边缘,用神识连接“五雷符”心中默念法诀启动“风雷道印”效果。
  “轰!”随着巨大爆炸声响起,整个甘得烈夫矿区仿佛地震般剧烈颤动起来,躲在宿舍后的曹达见几名监工跑出时,就飞速跑到宿舍旁边的马厩和草料堆,先松开五六匹的缰绳和拦板,接着双手一搓顿时化成一双火掌,所到之处火光便起。
  “撕!”受惊的马匹瞬间全都发狂地跑出了马厩,曹达同时双手挥舞,一捆捆草粮就如一颗颗火球般朝宿舍飞去。
  而一众监工正在慌忙检查爆炸原因之时,又看到宿舍起火,正准备分批救火时,只听几声枪响,三名监工应声倒地。
  “可恶!”为首的大胡子魁梧监工见此,才刚暴发出星域之时就听空中传来叫道“我济世三侠不满黑德尔帮残暴不仁、欺压矿工,今见义行侠助尔等脱离苦海!”话音一落,便是满天钱雨飘下。
  这一众矿工虽不屑于阡百陌的正义言辞,但在满天实在的钱币诱惑和长久积累的怨念下,矿工们也随之暴发了。
  “摩柯惊滔!”随着一记排山倒海般的掌势击出,不仅一众监工,就连阡百陌也吓了一跳。
  “我去,没想到这群矿工中居然还有如此高手!”就在那一击之下激起的风尘狂卷中,阡百就看到仿若有无数鬼影纷飞般,瞬间就将为首的监工逼得毫无反手之力。
  “咦,难道这就是《鬼影七步》?”阡百陌愣了片刻,抬头一见主楼还无动静;“袁诚麟不会因为第一次干这活就失手了?”阡百陌想着也就不在理会已经乱成一团的矿场,直接化成一道疾电朝主楼而去。
  “啪!”阡百陌一记飞腿直接破墙而入,就看到袁诚麟愣在原地,而另一旁一个胖子正紧抱着一个近一人高的柜式保险箱。
  “干什么呢!”
  “嗯。”被阡百陌一吼,袁诚麟不由略微胆怯地说道“他、他宁死也不松开那保险箱。”
  “我去。”阡百陌没好气快速上前踹了那胖子一脚道“松不松手!”
  “不、不松!死也不松!”
  看着胖子宁死不从的样子,阡百陌懒得废话直接右掌一翻一根闪着淡淡雷光的银针射进了胖子脖子,胖子随之便晕了过来。
  “你个要钱不要命的死胖子!”阡百陌一脚踢开已经全身松软的胖子,然后对袁诚麟叫道“你直接用斗气将这把手扭开就行了!”
  说着便捡起袁诚麟扔在一旁的钱袋,快速跑到阳台叫道“甘得烈夫矿区监工已死,从今天起,这矿区的一切就都属于你们的了!”说完便将钱全部撒了出去。
  此时下面已打成一团的矿工,一听此话和新一轮的钱币鼓舞,瞬间士气大振打的十几名监工只能落荒而逃。
  阡百陌见大局以定,便忙回头就看到袁诚麟急的满头大汗,于是忙上前问道“怎么了!”
  “这、这打不开。”
  “打不开?”阡百陌上前一看,顿时一阵无语,只见保险箱的旋转把手直接被袁诚麟扭碎了,导致里面的机簧完全卡死。
  “我去,这次可是赔大了!”阡百陌心知现在下面已成暴民的矿工,根本不会给自已两人有破柜的时间,只好一咬牙说道“别管它了,这就当是行侠仗义了!”说完便拉着袁诚麟直接破窗从主楼的后面快速离开了矿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