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焚天玄组二
  星夜昼转,雷牛蓬车在茫茫黄沙中行走了一夜后终于来到了一个绿洲小镇中。
  “这个歇马镇后就是焚凤帮的地界了,三位公子不如先在这里稍歇半天时间。”
  “好啊。”不等白无净把话说完,阡百陌便扛起钱袋跳下了蓬车,随之空中传来一声鹰鸣,化成鹰隼的忌快精准地落到了阡百陌的肩上。
  “好一声鹰鸣。”随后而下的白无净,忍不住轻笑地称赞道“没想到阡公子年纪不大,却已经拥有如此训鹰和养鹰的好手段了。”
  “哈哈,那是。”阡百陌大笑着,边拿出肉丸喂鹰边自吹道“别看它个头不大,但经我这四五年的精心,别说这片沙漠了,就是那无里冰川之地也是来去自由毫无阻碍。”
  “原来袁公子能在这万里黄沙中来去自由,全是阡公子的功劳啊。”
  “那是。”阡百陌笑着,毫不客气地搂住了白无净地肩膀凑耳轻声道“我这鹰隼不仅探路是把好手,而且对于探寻什么珠宝玉器的更是精通,以后白兄弟要有什么好介绍,到时赚到好东西我七你三如何?”
  “好啊。”
  “白兄弟果然爽快,哈,等我日后吃香了必不忘白兄弟这一份情。”阡百陌说着扭头就看到依次从蓬车下来的袁诚麟和曹达,便松开白无净的肩膀叫道“袁公子,咱们在这沙漠里闹了这么久,就乘今天好好喝一杯吧!”说完便大步朝不远处的酒馆走去。
  阡百陌扛着两袋钱一推开大门,便迈着极度嚣张的步伐走到了吧台前,然后将钱袋往桌上一砸,直接取出一把钱往桌上一扔后大叫道“今天这场子小爷我包了,大家想吃啥喝啥随便点!”
  顿时在场十几人都投了看白痴的目光,而酒保就在准备赶人时,看到白无净随后跟进对自已点头示意,于是也就将钱收好,然后倒了扎啤酒推给了阡百陌。
  “嗯?”阡百陌看了眼的啤酒不由一愣,接着便对酒保不满地叫道“喂,你这是看不起小爷吗!看见没有,小爷这里两袋全是钱,你居然给小爷上啤酒!”
  “阡公子。”这时白无净坐到阡百陌身边笑道“你刚来不知道,我们这里喝酒不仅要钱,还需要有相应的帮牌才行。”说着就将一面纯金打造的小牌子放到桌上,片刻之后酒保便端着一杯热茶放到白无净面前。
  “咦。”阡百陌看了眼桌上的金牌又看了热茶,顿时惊讶地叫道“你这一看就很厉害的金牌居然只能喝茶,那想要喝到这里的好酒岂不是要很大的一块金牌了!”
  “呵呵,阡公子真会说笑。”白无净笑着品了口茶后对分座旁边的袁诚麟和曹达问道“两位公子可想喝点什么吗?”
  “有劳白公子了,在下也杯清茶吧。”
  “我就来扎啤酒。”
  白无净听两人都点完后便对酒保笑道“给这位公子来杯弥香茶,另一位来扎中黑啤,至于这位阡公子,就来怀醉天涯吧。”
  “是白先生。”酒保应了声后便离开了;阡百陌见此便又凑到白无净身边小声问道“你们这里先生职位很高吗?还有这金牌决定是什么等级的?”
  “先生只是他们表示对我的尊敬。”白无净边品茶边回答道“我们这里一共分木、铜、银、金、青玉、白玉、黄玉七个等级,木级就是普通帮众,铜级是高级帮众,银级是总管,金级是堂主,青玉是护法,白玉是副帮主,黄玉则是帮主和长老。”
  “哟,这么说来白兄弟还是一堂之主了!那岂不是有很多手下!”
  “我只是等级相当于堂主而以,但职位只是招待像三位公子这样的贵客而以。”
  “哈哈原来如此,既然像我们这种贵客到来,那是不是最少也是个银牌总管级别啊?”
  “那必然的,以三位公子的身手和如今的悬赏身价,说不准还能直接升为一堂之主。”
  “是吗?”阡百陌急忙端起酒杯朝白无净的茶杯一碰后谄笑道“既然如此,还希望白先生帮忙美言几句了。”
  “呵呵,阡公子言重了。”
  ……
  在酒吧经过一阵小歇后,大汉也购置完补给品,同时也将三匹沙漠马交托给到镇上,便重新驾驶雷牛蓬车,载着四人继续前行。
  雷牛蓬车又行驶两天的时间,才在满天星光下进了焚凤帮的总舵之中。
  “白先生。”当白无净一下车,一个身穿暗红色锦袍的男子迎了上来拱手说道“帮主吩咐,只要白先生一回来就马上去‘天逸阁’见他。”
  “哦,有劳杨副堂主了。”闭着双眼的白无净回一礼后,便对下车的袁诚麟和阡百陌介绍道“这位是朱羽堂的杨翊副堂主,就由他先带你们去客馆休息吧。”
  “多谢白公子。”袁诚麟朝白无净揖一礼鞠躬后,便对杨翊拱手道“那就有劳杨翊副堂主了。”
  “袁公子多礼了,请跟我来吧。”杨翊回一礼后,便带头朝另一个方向离去。而白无净在原地等四人远去后,这才轻笑着闭眼大步朝主楼走去。
  片刻之后主楼旁边的天逸阁三层主房外。
  “白无净拜见帮主。”白无净话音刚落,房门便缓缓拉开,一个蓝色绵袍的童子对白无净说道“白先生好。”
  “夏方好。”白无净朝童子打了个招呼后,就大步走到正中间。
  “白无净。”正座前,常侍翻看着手中的书籍缓缓问道“袁诚麟此人如何?”
  “回禀帮主,袁诚麟此人拘礼慎言、举止书雅,不似会敢如此出格之人。”
  “哦,那会不会是他故做其态?”常侍若不关心般翻了一页书。
  “属下也曾这么想过,但经过这几日同行观察,袁诚麟资质虽不错,但其书生之性以成,绝非这短短几日就能改变。”
  “既是如此,那他们此行所做真只是一时的意气用事?”
  “虽然袁诚麟还需更多历练,但属下却发现随行的阡百陌与众不同。”
  “有何不同法?”常侍将眼光停在了书页之上。
  “因为属下看不透他。”
  “嗯?”常侍缓缓放下书本,脸上不由露出轻笑道“怎么,这年轻一辈中还有你这‘素眼’看不到的‘心’?”
  “正是,这几日属下一直看不到他的‘心’;所以属下猜测,也许只有这等人才会有如此胆识。”
  “那此人修为如何?”
  “应该只是在童修之境。”
  “什么?”常侍不由地愣住了。
  “属下无法准确感知他的修为境界,要么他是达到成婴三境的高手,要么就还只是停留童修境之人;而根据此人的年龄和千年修行历史判断,此人或许和属下一样是拥有某古法的特殊血脉,只是因为血脉之力未激活所以导致境界只能停留在童修。”
  “这样啊。”回过神的常侍稍做思索后,便轻搂着胡子笑道“既然如此,那明日你就带此人来见我吧。”
  “是帮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