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焚天玄组三
  次日清晨,当阡百陌才刚用完早餐,就见白无净闭目轻笑地推门走了进来。
  “阡公子,吃住可还满意。”
  “嗯,就是床板有点硬,要是能像小姐姐那样松软就好了。”
  “呵呵,阡公子果然是真性情之人。”白无净轻笑地右手一举,阡百陌只觉得眼前好像一花,然而却什么异样也没有发生。
  “唉呀,这是醒的太猛产生错觉了?”白无净听阡百陌一副错愕的言语,表情也稍稍一愣后笑道“呵呵,阡公子用完早饭了吗?,我们帮主已经在客厅等候了。”
  “是常帮主亲自招见吗!”
  “对。”
  “啊,白兄怎么不早说!”阡百陌急忙对着镜子梳理一番后扭头问道“我这样不会太失礼了吧?要不要换身新衣服或你们的帮服啥的?”
  “不用了。”白无净依然淡定地笑道“我等江湖中人,又何需拘于那等俗礼。”
  “哦,既然如此那我们快走吧,千万不能让常帮主等急了。”阡百陌说完便率先走出了房门……
  十来分钟后,阡百陌在白无净的指引下来到副楼的客厅当中,就只看到一个头发微白的魁梧老者正在品茶。
  “啊,这位气质出众、英明神武的大爷想必就是传说的常帮主常大英雄吧!”阡百陌一下自来熟的上前打招呼道“在下阡百陌,从小就听常大英雄的故事长大,今日一见才发现原来那些故事都是假的。”
  “哦,那是如何个假法?”常侍轻笑地放下茶杯。
  “就今日见到常大英雄这风采,才发现原来都是那些说书人的无知之言,所说之人何及常大英雄本人之一成气概。”
  “哈哈。”常侍忍不住捋着胡子大笑道“阡小兄弟,果然有趣。”
  “对啊。”阡百陌也同时灿烂地笑道“常大英雄,你瞧我这么好看又有趣的人千里而来,常大英雄是不是应该给个好差事呀?”
  “哦。”常侍没想到阡百陌如此直接,于是玩味地打量阡百陌笑道“既然如此,那阡小兄弟想要个什么样的差事?”
  “当然是能赚大钱的差事啦。”阡百陌说着一下就坐到常侍身边兴奋地说道“就是要那种能很快就赚到买很大很大房子的那种差事。”
  “嗯,我现在到是有这差事,只是不知阡小兄弟的修为和武艺如何了?”
  “这个嘛。”阡百陌随之脸色一红,不好意思地喃喃说道“我学的是家传的古道法,然后这些年又学了些剑法。”
  “那是何等古道法,可否让老夫见识一下?”
  “这个。”阡百陌咬牙想了半天后,这才一副痛下决心的样子说道“好吧,既然常大英雄开口了,那我就只能显丑了。不过我需要先回房拿施展古道法的物品。”
  “可以,这样的话老夫就先到演武场等阡小兄弟了。”常侍笑着站起转身离开了客厅,阡百陌见此不敢怠慢,急忙快步跑向自已的客房,一直在旁不语的白无净轻笑地跟在了阡百陌身后。
  半个小时后,阡百陌在白无净的带领下来到了最近的一个演武场,就在阡百陌开始挑武器时,白无净走到台上常侍的身边。
  阡百陌很快挑了把顺手的长剑来到演武场正中,朝正台上方的常侍一拱手后,便从腰包中取出一面不到手掌一半大的古铜八卦镜,调整背面的卡簧扣在剑格上后,又取出十来张“五雷符”裹在了剑身上。
  阡百陌重新确认古铜八卦镜和符纸不会掉落,这才举剑对常侍叫道“这几年我根据几家古道法和学到剑招中,自创了一套‘道极风雷剑法’,就此献丑了。”
  阡百陌手完剑身一挥, 手中长剑顿时变成了一把雷剑;“雷煞为引、道转为风,凝化成灵、聚散无形,柔而扶云、罡而破壁,亘古于世、万载无变。”随着阡百陌口念剑诀,手中的雷剑缓缓施展开来。
  “这剑招。”台上的白无净不由眉头轻皱道“好慢。”
  “嗯;不但很慢,而且破绽百出。”常侍也捋着胡子看了眼白无净道“你对此剑法是有其它看法?”
  “没有,只是总觉得此剑法不应如此简单。”
  “既然如此,你何不试试看。”
  “是帮主。”白无净说着往前走了一步,衣服上的墨绣莲花仿佛轻摇了一下。
  于此同时,突然出现了一片落叶飘到了阡百陌的雷光剑尖上,瞬间疾风骤起,同时卷起落叶也从一片变成二片、四片、八片……剑风越急卷起的落叶便越多,瞬间就在阡百陌周围形成了五股被数不清落叶包裹而起直冲天际的龙卷风。
  “灵化五行、生而不息,削壁化尘、剑贯山河!”剑诀声起,白无净闭上的眼皮不由一阵跳动,五道龙卷风随之合在一起,化成了一头银色长龙,数不清的落叶就像组成的群山壁垒般撕碎贯穿,片刻之间,整个演武场就像变成了一副无垠、壮丽的江山百川图。
  “好、好厉害的剑法。”
  “嗯?”常侍看到白无净脸上露出的震惊表情,也不由地动容问道“你的‘素眼’看到了什么?”
  “江山。”
  “江山?”
  “能开拓出一片无垠江山的剑心。”
  “什么!”常侍闻言,顿感震惊地望向场地中,依然缓缓施展剑招的阡百陌;“此剑法真有如此威力!”
  而此时已是满头冷汗的白无净一个踉跄后退几步,急忙用自已的右手捂住自已的眼皮说道“请帮主恕属下无能,无法完全看清这剑心和破绽。”
  “这世上居然有你‘素眼’都无法看清的剑心。”重新恢复冷静的常侍,捋着胡子凝重说道“看来这小子应该是悟出这剑心,却苦于环境问题而无法使自身血脉觉醒,所以空有这剑心却无法在剑招上发挥出来。”
  而此时已逐渐恢复过来的白无净,擦去眼角的泪水问道“那依帮主的意思,此人能留否?”
  “现在‘墨侠令’和‘五御盘’虽然已经到手,但现在妖兽森林深处有蚩狼旅团占据,要想夺取被封印的‘五御兽灵’只怕也是人手不足。”
  “帮主是想将此人收为已用了?”
  “还不好说。”常侍看着阡百陌剑上雷光开始逐渐消失说道“剑心虽强,但如果无法在近期内突破自身血脉限制,也只是个无用之人。”
  “这个嘛。”白无净稍作思虑后道“既然他的血脉于古道法有关,帮主何不把无名道剑借给他,也许正能助其突破血限之用。”
  “无名道剑吗。”常侍听此不由地犹豫起来,白无净接着说道“无名道剑虽然是把千名古剑,但我们至今依然不明此道剑有何独特剑意,而且工艺也不及当下名剑之锋;帮主于其留着只能赏玩摆设;何不借于此人一用,如真能助他突破血限,对我焚凤帮可是添一大助手。”
  听白无净讲完后,常侍又想了片刻功夫,最后终于点头答应道“行吧,就先将无名道剑借于此人一用。”
  “是帮主,属下这就去办。”白无净朝常侍一揖礼后便身朝已经收剑的阡百陌走去……
  。